第354章 离去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74 字 8个月前

车队继续缓缓前行。

转眼,半年。

虽然车队修士众多,但由于太过招摇,途中也引得麻烦无数。

有邪修聚集,控制整个村庄,经东家传音提醒后,众人灭杀半数,却也使之逃脱数人。

有山贼使用兵阵,突然袭击,最后虽斩杀数千人,车队中,仙基境之下修士,也损失过半,最后还被三大头领逃脱。

有妖物集结,共同发起进攻,众人奋力击退,却也损失惨重。

有无辜百姓,受人逼迫后下奇毒,还好被专修毒功之人发现,众人才免遭毒手。

有……

在这一年的路途中,原本几百名修士,如今剩余不足一半,活下来的,都是有手段,有运气之人。

前方是一座县城,名叫石羊城。

到达石羊城,路程便走了一半。

城门口,两头三角石羊像簇立两侧,城门上方,也有一只三角羊的头颅石像,栩栩如生的雕刻其上。

此城以三角羊为图腾,且传承久远,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民间传说。

有人说,这曾是一只温顺的绵羊,与主人相依为命,后来不知何原因,成为了霍乱城池的妖魔,被高人镇压城下,后世为了警醒众人,才建此雕像。

有人说,这曾是一个人类,因为复仇,而化作妖魔,最后被仙人点化,感化后护佑人类的故事。

有人说,这是人与羊,跨越种族的爱情,其中有着许许多多的版本,被世人津津乐道。

也有人说,这是一只被人类感化的妖魔,为了守护城中之人,与群妖为敌,最后与同归于尽,从此被城中人纪念。

传说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。

东家欲在城中休息几日,众修士也在东家吩咐下,自由在城中活动。

城中很热闹,刘缘正准备游玩一番的时候,冯平丞带着两个成熟许多的徒弟,邀请他共同饮酒。

左右无事,又与几人相熟,刘缘就跟随几人,来到一处豪华酒楼。

酒菜很丰盛,满桌美味菜肴,加上几坛灵酒,几人有说有笑的闲聊着。

冯平丞叫刘缘饮酒,也没什么特殊事,仅仅是学其他人而已。

刘缘早就看出来,这师徒三人,似乎不太通人情世故,如今还在一点点练习中。

酒足饭饱,刘缘客套几句后,告辞而去。

之后几天,刘缘都住在客栈中,每天除了出去闲逛几圈,偶尔还会与几位相熟的修士聚聚,天南海北的聊着。

这日,刘缘估算着车队该启程了,于是穿梭于各个商铺间,将自己路上需要的物品准备一番。

刚走出一座灵物杂物铺,便见街道上,有一队金甲队伍,列队整齐的走过。

队伍中,每人身穿金色雕纹甲,头戴遮面盔,践踏金色皮靴,一侧腰挂符文密布的劲弩,一侧悬挂金柄长刀,手带金色甲套,不见面容。

近百金甲神秘人,整齐的排成两队,于街道中央走过,途中所遇路人皆避。

这不是与那守护马车的护卫,穿着气势相同吗?

这么多人,显然不是那守卫马车的金甲人,那这些人,怎么会出现在此地?难道东家加派人手了?

望着近百金甲人,向马车方位走去,刘缘疑惑的跟在其后。

途中又有一些车队中的修士,议论着跟随。

“这帮金甲人,应该也是东家的手下,为什么现在才来?”

“这金甲护卫虽然很少出手,不过仅仅见到的那回,却是记忆犹新,这么多金甲护卫来此,我们想必会轻松许多了!”

“未必啊!接下来的路程,可能有很大危险,所以东家才会加派人手的,没准又得死很多人了!”

“……”

听着身边修士的议论,又看向金甲护卫的武器,刘缘不由想起了金甲护卫的第一次出手。

那是半年前,车队被几千山贼伏击。

这些山贼都不是普通人,多数有武功在身,还有许多修士追随,其中三个头领手段更是了得,以军阵围困车队,斩杀了许多修士。

最后还是由金甲护卫出手,射出手中金色弩箭,箭矢一根连着一根,穿透重重防护,射掉对方弓弩手后,抽出手中金刀,组成刀阵杀敌,为众修士解了围。

虽然是靠着身上法器,根据刘缘观察,如果普通仙基修士,同时被几名金甲护卫围攻,没有利器斩破盔甲,和防御住其无视法力防护的弓弩与长刀,应该不上几个回合,更别提多人组成阵型后的威力。

以后也得弄点这样的法器,太实用了!

刘缘心中想着,跟随这队金甲人,来到东家马车所在的院落。

院门大开,两名金甲护卫看门,见到众人后并不阻拦,直接放行。

宽敞的院落中,百多名金甲人汇聚,一言不发,列队整齐的将马车护卫,车夫斗笠压低,悠然的靠在马车前端,对周围发生的情景,仿佛视而不见。

面善老者背着手,看着跟来的众修士,说出了一句令人诧异的话语:

“诸位道友一路辛苦了!如今行程过半,在前两日接到临仙城传讯,为了安全着想,已安排好人手接应。

如若诸位道友有想离开的,老夫会按照任务完成后的奖励计算,当然,如果继续留下,我们也是非常欢迎的。恩,你们可以互相商量、通知一下,明日再回讯便可。”

众修士闻言,面面相觑。

刘缘听到如此变化,心中倒是没有太大波澜。

对他来说,继续与否都无所谓,关键是看报酬!

第二天。

众修士重新聚集,根据面善老者给出的条件,各自做出选择。

刘缘领了一万多枚下品灵珠,离开了车队。

身上已经有了几万灵珠,而且这灵珠来的很容易,所以对这任务的万多枚灵珠,刘缘已经不是很需要了,至于换其它东西,能换的,灵珠就能买。

继续跟着车队,先不说危险与否,赚的太少,时间太长,不爱干!

冯平丞和两名徒弟留下了,应该是想一路增加点见识。

柳千刃应该和刘缘想的一样,不差这点灵珠,又或者有其他事情,也离开了车队。

这些报酬按理来说,还是异常丰厚的,许多修士攒了一辈子,可能也剩不下这么多。

不过由于各种原因,修士们留下与继续跟随的,各占一半。

刘缘目送着车队缓慢启程,见城外,有大队身穿兵甲的兵将接应,又有百余名服饰各异的修士等待,不由摸了摸下巴。

看来,这车队接下来的行程,应该会比前半段更危险啊!

不过,现在和我没关系了。

接下来。

刘缘回忆了一下当初看到的任务,目光望向一个方位。

心道:一年时间了,那妖物也不知道被没被人除去,先去那附近打听一下,看看是不是当初从自己手上逃走的那两个妖物吧!

想着,背后长剑飞于脚下,踏剑向距离不远的一座城池飞去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