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3章 刺杀刘缘 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508 字 7个月前

“哒哒哒”

马蹄轻踏。

凉风习习,朵朵墨云飘荡,遮掩日光。

两匹白马不紧不慢的前行。

刘缘摇头晃脑,哼着小曲。

肩头小兽转着圆溜溜的眼珠,东张西望。

小和尚爬在马背上,昏昏欲睡。

“施主,我闻到菜香了,前方有人!”小和尚抽了抽鼻子,忽然精神起来,伸手指向左前方提醒。

“嗯,我也闻到了,有酒气,有酱牛肉、扒猪手、糖醋鱼、炒青笋……还有味道不错的烧鸡,应该是家客栈。”刘缘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们?”

“要下雨了,我们就先到那里住上一晚吧。”

“正好小僧馋,饿了!”

“……”

没多久,小路边一座三层客栈,映入眼底。

有些人会离开竞争激烈的繁华之地,专门在野外寻找合适的位置建造客栈,价格会比城镇中贵上许多。

这种客栈招待的人三教九流,因此其主人多少有点手段,以便震慑来往之客。

其中不乏妖魔所化与黑店,但身在野外,没有多少选择,一些江湖人又是艺高人胆大,有经验或是不在乎,总会有人去的。

刘缘当然也不怕了!

他不单有经验,艺高,同样也不在乎!

“二位客官快请进,打尖还是住店?”

客栈大开着,店小二一直盯着门口,见刘缘两人下马,连忙小跑着迎来。

“要下雨了,当然是住店,来两间上房,几个小菜,全素,再二斤酱牛肉、一只烧鸡、花生米……一坛好酒,有灵食就上灵食。我这马不用喂,赏你的。”

将白马交给店小二,刘缘随手扔出一块银两,吩咐着。

“好嘞!二位客官先坐。啧啧,这马真白。”

店小二笑容满面的接住银子,牵着马向一侧走去,背对刘缘两人的时候,神色瞬变,不屑的将银子收起。

走进客栈,便见一楼十几张桌子边,已经半数有食客占据,见刘缘两人进入,习惯的扫了一眼,便继续享用桌上美食。

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,刘缘悠哉游哉的揉着小兽软绵绵的毛发。

“小二,再来坛酒,不够喝!”一胖一瘦两名中年,有意无意的扫过刘缘的方向,大声呼唤着店小二。

一桌四名男女,悄悄打量刘缘,刀兵不离身。

“给我再上碗素面,多放葱花,多放点汤,面要是能多点也行!”

一位干瘦中年招手呼唤着店小二,身边坐着一男一女两名十岁左右的小孩,桌上只有一个空碗。

“等着!”店小二应声,忙里忙外的小跑着。

没多久,店小二将一盘盘小菜放在刘缘桌前,恭敬的开口:“二位客官请慢用!”

刘缘点了点头,缓缓拿起筷子。

“施主,又来了!”小和尚感受手腕佛珠的动静,苦着脸,纠结的看着盘中美食,传音道。

客栈内,一个个食客的说话声似乎变小了。

“啪!”

刘缘将筷子放回桌上,神色不悦的扫视一圈,突然大喝一声:

“为什么老子菜里的毒,和他们不一样!”

“铮!”

“哗啦啦!”

此话一出,周围食客面色皆便,顿时刀剑出鞘声连成一片,掀桌而起!

“奇老怪!你想黑吃黑,连我们也下毒!”

“快快给我们解药,否则单凭你一人,无法对于这魔头!”

“快解了我们身上的毒!”

食客们各自运转功法查看身体,同时向后堂方向呼喝。

刘缘轻笑一声,再次扫视众人。

总共十九人,七名先天,九名通窍,还有那干瘦中年修为不足先天,身边两个小孩更是只有一点修为。

“爹爹!”两个小孩胆怯的躲到中年身后。

“别怕,别怕,我们躲远点,别溅身上血。”中年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安慰着孩子们,慢慢向远处退去。

这三人,是碰巧来的。

后堂走出一名面白青年,阴沉脸看向众人。

想来他就是众人口中的,奇老怪了。

“我这秘传之毒,无色无味,遇水既化,遇食既融,每道菜下一种,多种混合再经最后一毒引诱,才有效果,曾拿下过数名金丹高手,你是怎么发现的!”奇老怪沉声问道。

“因为……你猜!”刘缘手腕轻抖,红光一绕而回。

奇老怪脖颈间,一抹红痕浮现。

“不好!快合力围杀这魔头,不要让他施展出魔功!”

“替天行道,为百姓除害!”

“杀!分宝贝!”

“砰!”

几声呼喝回荡,一道道劲气冲天而起,轰鸣声中,整座客栈化为一片废墟。

刀光剑影,轰鸣不断,各色光芒交错间,惨叫连连。

没多久。

“你们就没提前打听好我的手段?瞧不起谁呢!”法剑抵在男子眉心,刘缘神色有些不悦。

“我们,我们打听了啊,所以才联合一起,没想到会,会差距这么大!我……”

丝丝缕缕的光华从对方五官、五脏飞出,没入刘缘体内,声音戛然而止。

片刻后,敌人身体倒地,刘缘手腕断颈蛊在其脖颈一绕而回。

旗幡入手,僵大僵二现身,在一具具尸体上吸取精华。

此时的旗幡,已与当初有所不同。

自从幡面在红枫外破损后被刘缘缝合,没几年在另一场战斗中又破损了,那一次百诡袋也再次裂开。

然后刘缘就凭着一双灵手,和师姐曾经传授的“缝缝术”,用剩余几根得自那女魃的头发,将它们拼合在了一起。

成为了个看着布满补丁,很掉价的旗幡。

但效果还是很好的,不但两种功效没变,还能靠着不知何物的黑体金纹幡杆,收纳蕴养魂体。

就是一直不能收到紫府去,也不太美观……

小怪飘出,跟在两僵身后收取着残魂,熟练的翻动战利品。

小兽有样学样,跟着小怪身边翻找战利品……

从最开始屠城事件后,刘缘就一直没洗白,加上这几十年杀戮过多,用的手段有时候奇怪点,又屡次动用法相等原因,传出去就变了味。

刘缘这几年得罪过的不少,身份的原因也很富有,脱离了赵二佰的势力,有些人便动了心思。

“走吧,这里刚死过人,晦气,我们换个地方休息。”

招呼小和尚一声,刘缘不着痕迹的扫过躲在远处树后,战战兢兢的三道人影,召回小怪和咿呀,留下最后一具尸体没搜,身形逐渐远去……

刘缘走后不久。那名干瘦中年,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小心翼翼的向废墟走去。

“你们离远点,别用手碰,小心有毒,拿个长棍子也行。”

“爹爹,这些人好穷,一个铜板都没有。”

“爹爹快看!这里有个小袋子!”

……

骑着白马前行了数十里,刘缘神色一凝,马蹄停止前行。

前方,一道身穿铠甲的高大人影,骑着一只三眼白虎,横拦途中!

“嘿嘿!刘兄,这就走了?韩某送送你?”人影语气不善的看向刘缘。

“韩继明,你自己来的,能打得过我吗?”刘缘环视四周,身后滚滚雾气缭绕。

韩继明,原武庭王麾下将领,二十年前刘缘等人带军攻破城池,其见势不妙,归顺赵二佰。

此后立下不少功劳,重掌重权后,见自己的地位依旧比不上,这个修为不足自己的小子,与刘缘一直不对付。

没想到,这次竟会亲自出手。

“当然不是我自己,毕竟一起这么多年,你的手段韩某还是知道一些的,为了稳妥。”

韩继明顿了顿,忽然朝着不远处的一颗枯树恭敬行礼道:“我为大师寻来的珍品,可否满意?”

“阿弥陀佛!”

一声佛号回荡天地,原本空无一物的枯树上,一名僧人凭空出现。

僧人看似年纪不大,眉清目秀,面容祥和,身穿白袍,手持法杖,头戴一顶毗卢帽,脚下没有法器,无丝毫波动,虚空而立。

“不错!”僧人微笑的看向刘缘双眸,满意的点头。

踏空境!

“敢问大师……”

刘缘话未说完,随着一声佛号,僧人头顶毗卢帽,缓缓升空。

僧人毗卢帽掩盖下,头上一只只大小不一的眼睛,密密密麻麻的眨动!

传闻武州有一僧邪僧,乃近百年出现数一数二的奇才,头生千眼,百年踏空,千眼齐出,同境难有敌手!

此僧独来独往,嗜爱挖漂亮的眼睛收藏,被人们称之为千眼邪僧!

传说,千眼邪僧凭他那千眼神通,曾与武仙交手一招而未死。

“你,你可是,可是千眼邪僧?”

刘缘面色大变,结巴惊呼的同时,身下马匹不安的后退。

“阿弥陀佛,正是小僧!”

千面妖僧微笑着,同时头上千眼睛变幻隐没,只留下一双,变幻成与刘缘一模一样的双眼,眨动着,眼底微光闪闪!

然而,话音刚落!

刘缘怀中,葫芦玄光流转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