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2章 这不是勒索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317 字 8个月前

“咚!”

颇有韵律的弦响,伴随抑扬顿挫的歌声回荡耳畔,白絮如雪花洋洋洒洒而下。

漫天白絮中,一道道无形丝线跳动,似乎随时能将这片白色天地内的一切切割。

躲过一次攻击后,刘缘周身金光泛动,背后一道丈许法相若隐若现,六臂虚抱,将自己全身笼罩。

此翻不似普通音攻,从每片飞舞的棉花之中,刘缘都能察觉淡淡的危机感,棉花所落之处,皆在攻击范围内,无形的力量,随时随地都会从飞絮内袭来。

所幸,棉花飘落速度不算快,距头顶还有些距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刘缘手中拂尘轻拽,将束缚的青年男女挡在两侧,同时一把精巧唢呐入手!

“呜~喔~哦……”

唢呐音时而高昂,时而低沉,时而如诉如泣,呜呜咽咽,时而铿锵有力,荡气回肠,犹如高山流水,宛转悠扬。

唢呐音一出,两种不同的音律交织,漫天飞絮静止。

紫府内,辽阔无比的水面波涛起伏,滚滚法力送入唢呐,刘缘手指连动,音律扩散开来。

一曲过后,漫天飞絮微微颤抖,两曲过后,飞絮倒卷升空,第三曲刚吹出……

“停,停!不比了,不比了!老夫我认输!”

“吱呀!”

随着气喘吁吁的声音传出,漫天飞絮无影无踪,不远处,一间房门缓缓开启。

门内,一位高瘦老头,身前案板上大团棉花翻腾,一手持似弓器具,一手持个木锤,雪花般的飞絮满屋舞动。

檀木榔头,杉木梢;金鸡叫,雪花飘。

这是,在弹棉花?

“师父!”

安静许久的青年男女,这时才开口呼唤。

“老人家用的一手好乐器!”刘缘手中唢呐耍了花,称赞道。

“年轻人,好深厚的法力!”老者放下手中器具,目光转向刘缘手中裂开几道缝隙的唢呐,抱拳道:

“老夫百音殿汤三曲。想必道友刚刚所用的唢呐,就是曾碎尸两万铁骑的乐器了,闻名不如相见,汤某甘拜下风。”

“那次啊?碎了,这个后换的。”随手收起唢呐,刘缘笑着回应。

如今法力太多,全力施展之下,普通法器却是撑不住几个回合了。

“汤道友,可是为了袭击刘某之人出手?”抖了抖手中拂尘,丝线微微勒紧,刘缘看向汤三曲。

“这两个小娃娃是汤某的徒儿,刚出山历练,不懂世事,被有心人蛊惑,还望道友饶我这两个徒儿一命,汤某感激不尽。”汤三曲正色行礼,以示歉意。

“师父!我们没有被人蛊惑,我们是自愿的!这魔头……”

“住口!刘道友实乃大仁大义之辈,休要被世人闲言碎语所扰,你们看看,刘道相貌堂堂,一身正气……”

汤三曲打断两个徒弟的话语,摇头晃脑的背出一大串赞叹之词。

这话说的,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不过,我爱听!

刘缘嘴角露出笑容,不着痕迹的扫视四周。

他们的交手,并没有惊扰的镇中百姓,这一小片区域仿佛被剥离了出去,处于另一片空间。

从刚刚的交手来看,汤三曲是武道金丹修为,身体衰老,这种手段非他所能轻易施展。

远处,镇民们热热闹闹,各自忙着自己手中事。

一个小孩嬉笑着奔跑,手中拨浪鼓在撞击发出欢快的声响。

一位中年木匠,坐在店门口制作桌椅,手中器具敲敲打打。

一名靠在街边的乞丐,有气无力的敲着缺牙的破碗。

忙碌的店铺中,掌柜笑呵呵的拨弄算盘,发出一连串清脆响声。

刘缘无法分辨出哪位是真正的高手,这也代表着,对方还有最少一名手段很高深的同伴!

“两个年轻人初入江湖,犯些小错还是可以理解的。刘某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,倒是可以放过他们,不过嘛……”刘缘神色不变,慢悠悠的开口。

“不过什么?”汤三曲止住一连串的夸赞之词,连忙问道。

“我这白马,本与另一匹是一对,两马恩恩爱爱十几载,又陪伴刘某多年,如今却被你那徒儿所杀,从此阴阳两相隔,唉!”

刘缘说着,慢步走到另一匹白马身边,温柔的抚摸马头,似乎在安慰它。

白马随着刘缘轻轻抚摸,眼神更灵动了,似哭泣般哀鸣一声,眼中流出一串晶莹泪花。

小和尚微张嘴巴,呆呆的看着刘缘与白马。

“这,这……马死不能不生,还望道友节哀,老夫回去一定会好好教训,这两个不懂事的小娃娃,至于这白马,汤某愿用身上之宝赔罪!”汤三曲见状神色一僵,随后歉意的行礼。

“师父!”

两个徒弟见自己的过错,竟须师父用宝物来赔,顿时深感愧疚。

“也罢,初入江湖,刘某就放过他们这次了,唉,我的小白!汤道友,听说你们百音殿精通各种乐器,我就这一个唢呐,还快坏了,您老人家看看,还能修不?”

“这……老夫手上收藏了一把精金紫纹唢呐,还未舍得用一次,若道友不嫌弃的话……”

“小子就不客气了,多谢汤老前辈!刘某喜好不多,最爱乐曲,听闻百音殿收藏了许多音攻之法,不知汤老有没有可传的,刘某愿用灵物换上几样。”

“道长与汤某乃同爱此道之人,遇到知己,送上一些佳曲又有何妨?”

“道友大义,对了,刚刚汤道友所弹之物甚是奇妙,敢问是百音殿秘传吗?”

“……”

片刻后。

拂尘轻动,白丝收回,青年男女小跑到汤三曲身边,气呼呼的瞪向刘缘。

“年轻人,你们是幸运的,遇到个好师父,庆幸你们身在百音殿,庆幸我今天心情不错。”揉着肩头小兽,刘缘意有所指。

“你才幸运!做了这么多恶事,杀了那么多人,还活着!”

两个徒弟脱离危险,又有了师父在身边,立刻有了底气,对望一眼,相互鼓励着反驳。

“那怎么不早刺杀我,非要等到刘某离开军中?说除恶的话,这镇里的妖魔祸害百姓,你们怎么不帮他们?当初武威王麾下,屠杀数百万难民,怎么没见你们的影子?红绣夫人每日吸百童精血,三狼寨以人为食,你们又在哪里?万骨山庄……”

刘缘嗤笑一声,说得那对年轻男女面色青白闪烁。

“年轻人,跟着你师父好好学,学对了,少走弯路。”语重心长的提醒了两人几句,刘缘对着汤三曲打了个眼色,叫上小和尚,向镇外行去。

武州三大宗,影宗、百音殿、浩气阁,皆有武仙坐镇。

汤三曲的修为,在百音殿应该算不上什么厉害物,但身边竟然有高手护法,这三人一定有不简单的地方。

三大宗门,刘缘不想因为一点小事招惹,况且,人家也给了面子不是?

修炼至今,已有一百多年了,对于两个初入江湖,心性不坏的小辈,刘缘该有的胸襟气度,还是有的。

配合汤三曲,默契的演了一出意外之戏,给徒弟长点记性,顺便收点辛苦费,也挺有趣。

想着自己刚得到的精金紫纹唢呐,那高深的弹棉花之法,还有一些新的乐曲、乐器,刘缘心情不错。

走出小镇,从储物法器内取出一个纸马扔出,灵光闪动间,又是一匹白马落地。

怀中旗幡轻动,一匹战马虚影没入白马,白马略显呆滞的眼神灵活。

“天元,走喽!”

轻身上马,刘缘招呼一声。

“施主,我们不是去镇中除妖吗?”小和尚连忙提醒。

“镇中有高手在。”

“有高手?那他们怎么不早点除了那妖物?”

“也许是,修为高了,懒着理会这点小事吧?”

“……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