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1章 刺杀刘缘 上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314 字 7个月前

皎洁的月光挥洒,满天星辰闪烁,夜风轻拂,树叶微摇。

一只猫头鹰瞪着幽亮的眼睛,静静站在树梢,几只飞蛾扑腾着翅膀不知飞向何方,阵阵虫鸣于旷野回荡。

随着一阵哒哒的马蹄声,两匹白马缓慢前行,走过的地方,被惊扰的夜虫鸣叫声渐渐变小,没多久,便重新恢复正常。

“施主,我们为什么要晚上走啊?晚上小僧总犯困……”

天元打着哈欠,无精打采的趴在马背上扭动,似乎想找个舒服的姿势。

“因为晚上妖魔多呀!而且,我想看看晚上的萤火虫。”刘缘伸出手掌,手心飘出点点星光。

一只萤火虫被星点吸引而来,围绕手心不断飞舞,紧接着,第二只,第三只……

没多久,一只只萤火虫自四面八方飞来,围绕刘缘旋转飞舞,连成一片星云。

灵动的光点闪烁,似与天上繁星相交辉映。

望着身边围绕的星星点点,刘缘嘴角露出由心的笑容。

他似乎很久,没有这么放松了。

“呀!”

小兽站在肩头,大眼睛弯成了月牙,伸出毛茸茸的小爪,欲抓向眼前飞来飞去的小生命,却又怕将它们惊扰,犹豫着收回小爪。

“一只、两只、三只……三千……呼……”

天元见到眼前美景,顿时来了精神,不厌其烦的数了起来,然后,发出一阵细微的鼾声。

“修炼这么多年,怎么还贪睡,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长不大了,这心性根本没变啊!”

摇头笑了笑,随着收回掌心,萤火虫失去了吸引它们而来目标,缓缓散开。

引萤。

一个能引来萤火虫的小法术而已,类似的法术刘缘得到过许多,战斗中没什么用,闲来的时候,偶尔用出来玩玩,感觉还不错。

马匹继续缓慢前行,刘缘饶有兴致的观望夜景……

两日后。

“施主!施主!前方小镇又有妖气了,我们快去!”

小和尚拍着马背,然而马儿没有反应,继续保持均速踏蹄。

刘缘拍了拍怀中旗幡,两道虚幻的马影没入马体,白马原本呆滞的眼中,闪过一丝灵动之色,速度加快。

此时是清晨,朵朵薄云飘荡,小镇人来人往,很是热闹。

经过多年战乱,人们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安宁。

两匹白马驶入小镇,百姓们好奇中带着警惕之色,看向这陌生的和尚与青年。

此时的刘缘没有隐藏身份,身下白马一尘不染,两柄连鞘法剑背于身后,手持白丝拂尘,身着一身青色白纹法衣,肩头雪白小兽东张西望。

这身打扮让人一看就能知晓,若不是一名云游高人的话,就是一骗吃骗喝的假修士。

“老高,你猜这人是来干什么的?是修士不?”

“看着挺像,不过也没准,上次来的那仙风道骨的老头,还带着两名俊俏小道童呢,一看就不似凡人。结果怎么着?还不是骗了钱财,大吃大喝好几天,最后没找出那妖物,偷偷跑了。再说了,就算是修士,修为也不会高到哪去。”

“看那小师父,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祥和气息,有点高人模样,那小兽也不似寻常灵兽,应该不是假的。”

“唉?这人的模样,好像在哪里听说过……”

百姓们小声议论猜测着。

刘缘摇了摇头,轻拍白马向一张告示行去。

武州,空中灵气比其它地方稀薄,以修武之人为尊,因为武者对许多特殊妖魔的手段相对单一,常有人扮成修士模样招摇撞骗,久而久之,百姓见到修士装扮之人,多会产生质疑。

来到告示正面扫了眼,见上面大概写着,镇中常有人夜间无故失踪,多为年轻人与孩童,如今最少已有十人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请求高人捉拿真凶,事成后,必有重赏。

刘缘发觉镇子内有股淡淡的妖气,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残留,却是无法确定妖物具体所在。

不过无妨,这妖物应该刚成型没多久,逃不出刘缘的手心。

“天元,我们向里走走,顺便听个曲。”

侧耳倾听,一阵悠扬婉转的乐曲吹弹声,传入耳中,刘缘摸着下巴一笑,望向街道内,身下白马移动。

“施主,真好听的曲子,比施主奏乐还好听,不过施主,我们不先抓妖吗?”小和尚挠了挠头,疑惑的问向刘缘。

“捉妖不急,我们先听曲。”

刘缘无事时喜欢听曲,这是许多熟人都知晓的。

没走多远,前方一些闲来无事的百姓,或蹲或站于一旁,街上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,似乎在卖艺,琵琶与箫合鸣,美妙动听的乐曲缭绕耳畔。

轻身下马,刘缘与小和尚靠着街边站立,似乎要好好听上一曲。

一男一女,年纪不大,身穿麻布衣,男子帅气,女子秀丽,一人吹箫,一人手指轻弹琵琶弦。

曲子刘缘没听过,婉转悠扬,时而舒缓,时而激昂,如之音,令人陶醉。

琵琶与箫合奏,两种不同的乐器完美结合,细听下,在两人不远处半掩的木门内,又有另外一种古怪乐器混入,常人无法察觉。

刘缘微微合眼,似乎沉醉其中,脑袋随着音律的起伏轻点。

一男一女微笑着,含情脉脉的对视一眼,眼底闪过一抹异色,微微点头。

随着两人的对视,乐曲悄然变化,周围百姓似乎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做,陆陆续续离开。

“施主,不对劲。”小和尚见状,悄悄传音。

刘缘微微睁开眼,拂尘搭肩,另一手伸出怀中。

此时还有几名百姓没有离去,一男一女眼底闪过焦急之色,乐曲节奏加快。

“当啷!”

几块碎银落在那对年轻人脚边,刘缘友好的对他们笑了笑,继续眯起眼。

乐曲停顿一瞬,便又重新响起,直到四人之间,没有了百姓阻隔。

“咚!”

箫音回荡,震动神魂,琵琶弦轻弹,无形的力量划过刘缘身躯,与身后白马。

白马瞬间化为碎片,刘缘周围微光一闪,安然无恙。

“咚!”

年轻男女见状,不再掩饰,手中竹箫灵光闪动,一圈圈波纹扭动空气,琵琶轻弹,凝成一根根如雨细针,劈头盖脸的攻向刘缘。

“音攻,我也会呀!不过不想用而已。”

面对迎面而来的攻击,刘缘伸出右手,手心魔气滚滚而出,房屋大小的巨掌,瞬息汇聚成形。

巨手虚指轻弹,针雨崩碎,波纹倒卷,年轻面色一变,连忙抽身后退。

“功法不错,乐器挺好,可惜修为太弱。”

魔气巨手轻握,那倒卷而回,即将摧毁房屋的音波被捞在掌心,一攥之下,化为虚无。

与此同时,手中拂尘一甩,化作漫天白丝,在那一男一女躲闪不及,惊慌的神色中,裹成两道露着脑袋的白茧,拽至近前。

“不知刘某,哪里招惹二位了?”

巨手化为魔气没入体内,刘缘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被白丝束缚的两人。

“你这杀人无数的魔头!人人得而诛之!”

两人虽然被牢牢束缚,但似乎心中有着力量战胜生死之惧,硬着脖子大喊。

“哦!原来如此。”刘缘一副了然神色。

“可惜了,多好的年华。二位,不用留遗言了,刘某这就送你们上路!”

仔细打量两人一眼,刘缘样做惋惜,手中法力缓缓凝聚。

“咚!”

正在这时,刘缘轻轻侧身,身边地面忽然出现一道深深的细痕。

未知乐器的音调紧随其后,与此同时,颇有韵律的声音回荡。

“咚!”

“弹棉花喽!”

“弹棉花喽!”

不知何时,这片区域,飘起漫天白絮。

“弹棉花呦,弹棉花,半斤棉花弹成八两八……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