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8章 王妃怀了 崩离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79 字 7个月前

青云上国,分东、西、南、北四道,每道地域中间又各夹一道,总共八道。

八道呈八方围拢之势,八道中间为都城,青云城。

刘缘所在之地,为东来道第二大州,武州。

武州,西临青云第一大州,乱州,东邻津亭、四水,两州,南北有群山、一江分界。

津亭、四水,两州,水域广阔,陆地多为山川、岛屿,人烟稀少,依水生灵繁多,州内妖物精遍地,各大小宗门势力林立,没有封王,也同样难被各王掌控。

乱州,刘缘去过,那里一直是公认,青云最乱的地方,至今自然没有被各王攻占。

而武州夹在中间,虽然州内王侯有点多,却也因地域特殊,没有被外州势力侵扰。

尽管如此,武州战乱百年,依旧未被一统。

这么算起来,打上两千多年也还正常。

“对了,那消息散播的怎么样?”刘缘略一思量,便提起了三个月前的计划。

“消息是散出了点,可没多久便被人压了下去。”

赵二佰摇了摇头,犹豫了一下开口:“刘兄,关键时候,又没有证据,这点谣言不会有人在乎的,咱们还是不要用这些,恩,这些不好的手段了,若被我那些兄弟们知道……”

“证据当然有。”刘缘见赵二佰支支吾吾的模样,轻声回了一句。

“嗯?证据?还真有这事不成?快给我看看,什么证据?”赵二佰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。

“你不是说过,青云皇室子弟,未登国位,无法有后吗?”

“是啊?难道宏汨王妃有孩子了?”赵二佰一拍桌子,神色更兴奋了。

“当然!只要我们稍稍推一下,她瞒不了多久,要捉紧时间,别让她生出来!”

“生出来?怀了?刘兄怎么知道的?”赵二佰更惊讶了。

“你难道忘了?我上次出去了几个月,正是去了一趟环水城。”

赵二佰眼睛忽然瞪的老大,满脸不敢置信之色,结结巴巴的开口:“你出去几个月?王妃就怀孕了?那孩子……”

“咳咳!孩子不是我的……什么表情?别乱猜,听说慢慢道来……”

“快,快讲!”

……

半个月后。

环水城,宏汨王王府。

“谁传出的谣言?皇室威严岂容他人诋毁?”

王座上,宏汨王放下密保,眸中冷光闪烁。

神情闪烁的静坐了片刻,宏汨王起身,走向那已经两年没有去过的后院。

“王爷!”

“王爷来了!奴婢这就去禀报娘娘。”侍女们敬畏的行着礼。

“不用了,本王要给爱妃一个惊喜。”宏汨王挥手,大步走向王妃的住所。

“王爷来了!妾身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,未能远迎,还请王爷赎罪。”

走进殿内,便见王妃盘膝而坐,周身灵光缭绕,似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。

宏汨王笑着挥了挥手,在侍女的服侍下,静坐一旁喝着茶。

良久后。

“七百多个日日夜夜,妾身好想王爷。”

王妃收功,欢喜中带着哀怨,丰饶身姿轻舞,衣裙飘飘,欲要扑入王爷怀中。

将要入怀的时候,似感觉有些不妥,曼妙身影一绕而过,犹豫的欠身行礼:

“妾身最近心有所感,将要凝结金丹,却是不能轻染外人之气了,还望王爷赎罪。”

听得爱妃话语,宏汨王目光一凝,认真扫视面前玲珑有致的诱人躯体。

突然,身影一闪。

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来到王妃身边,单手抓住其白嫩的手腕。

“王爷!”

王妃惊呼挣扎,却无法挣脱分毫。

一阵微光自王妃的衣裙闪过,仔细看去,她的身有了一点变化。

腹部,好像大了一点!

“你!你!”

宏汨王的脸,仿佛瞬间变了一个颜色……

……

横平郡。

距离王妃吃下红颜果,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。

大殿内,众人神色严肃。

“王爷,据密探来报,三王已初步达成休战协议,宏汨王于二十几日前返回环水城。武威王、武庭王已经将大半兵马调离横平郡,似有放弃放弃之意,我们要尽快做出决断。”毕谨慎沉声禀报。

“先做好撤离准备,我们再等上几天。”赵二佰沉吟片刻,做出决定。

“是!”

众人应声,又相互商议一番,陆陆续续离开大殿,唯有刘缘与赵二佰没动。

“我这个哥哥手段非同一般,否则也不会逼得另外两个哥哥联合。回去这么久了没有消息,刘兄的计划,恐怕……”赵二佰摸着大光头,犹豫的开口。

“没关系,我用方法的太低级了,没有起到效果,也在意料之中。”刘缘摇头苦笑。

仔细想想,自己用出的手段,实在不入流。

也就是当初思考计策的时候,看到了红颜果,从而联出一系列结果,才用了这等损招……

回忆起自己这些年见识过的高明手段,不说远了,就说当初北顺郡步步紧逼的阳谋,刘缘不禁用手,捂住了自己半边脸……

差太远了,还得学啊!

以后还是用点高明手段吧,这种下流无耻还不顶用的东西,少用。

心中想着,刘缘和赵二佰打了声招呼,便重新回到小院,等待撤离的同时,认真思量下一步改怎么走……

两天后,一份密报送入赵二佰手中,突如其来的震撼消息,随之传遍武州各大势力。

本欲和解修养的武威王、武庭王,突调大军攻打宏汨王地界。

宏汨王得知消息后,亲身带兵还击。

然而,就在这关键时刻。

孙三金兵变了!

孙三金,可称得上一代武学奇才,短短数十年踏入武道金丹,自幼跟随父亲于宏汨王左右。

其父战亡,兄弟血撒战场,就连他的四个孩子,也是只剩一儿一女。

经百年沙场,为宏汨王立下汗马之劳,可以说,宏汨王的地盘,有一大半是他打下来的,而军中将士,也多追随过孙三金。

如今又突破至踏空境,可以说是宏汨王的地盘中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存在。

如今他兵变,武州也将要发生一场大变!

得此消息,众人立即调集兵马,开始为下一步做出考虑。

三日后,密探再次传来消息。

宏汨王大怒,放弃自己地盘的防守,调集全部兵马而回,与孙三金进行了一场惨烈大战。

战斗尚未结束,不过宏汨王麾下多郡,却失去了防守。

赵二佰、武威王、武庭王,心照不宣,各自发兵,向就近地盘吞噬……

如此,一个月后。

孙三金溃败,带残军投入武威王麾下。

而宏汨王虽然胜利了,却也因此损失惨重,经营百余年的地盘,已失大半。

此事给武州战局带来巨变。

但对刘缘来说,他更关心另一件事。

魁猪妖王,不知何故被宏汨王针对,重伤逃离。

“一百多年了,也是时候了结了。”

仰望月空,刘缘目光灼灼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