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短暂的等待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00 字 7个月前

“荣锦祝姐姐天天开心,永远如今日一般,美若天仙。”

孙荣锦快步从远处走来,满脸微笑的行着礼,将手中精美礼盒奉上。

“还是我弟弟懂事,来,快坐下。一年没见了,让姐姐瞧瞧你,唉,又瘦了。”

王妃瞧着孙荣锦苍白消瘦的面孔,黛眉微蹙。

“姐姐也瘦了。”孙荣锦笑嘻嘻的坐下。

“你呀你!对了,这位便是朱将军吧?家父常常提起将军,上次多亏朱将军相助,才免得家父落入敌军围攻之内,欣蓉在此谢过将军。”

王妃玉指虚点孙荣锦,似乎想起了身边还有外人,看向那身材魁梧的壮汉,微微欠身。

“哈哈!娘娘不必如此,我与孙将军乃八拜之交,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魁猪妖王摆手,语气中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,眼睛似不经意的扫过孙欣蓉,那曼妙诱人的身姿。

“朱将军请入坐,娟儿,上茶。”

“恩恩,好茶!”

“……”

几人又聊了一会。

“荣锦有个好消息,姐姐听了一定会很更高兴的。”

孙荣锦将手中抛动的橘子放回果盘,忽然露出神秘的笑容。

“什么好消息?难道是王爷今日要回来吗?”王妃美眸一亮。

“这……王爷正在谋划大事,这几日倒是无法抽身回来。”

“那还有什么好事?”王妃神色一暗。

“爹爹在前几日,突破了。”

“你是说,爹爹他进入踏空境了?”王妃美眸亮起。

这确实是一件好事,能使她的地位,在王爷心中,又提高了很多。

一直站在王妃身边,化作绣莲恭敬侍立的刘缘,双眸微微一凝,转瞬恢复正常,和其它侍女一样,羡慕向往的相视,没有被察觉分毫。

“爹爹更进一步,这真是值得庆祝呢!弟弟今日不会走吧?我们姐弟好好喝上几杯,嗯,朱将军意下如何?”

“好啊,好啊!”

“……”

王妃院中皆女眷,本来不应让男子入内。

但孙荣锦是王妃的亲弟弟,今日又是王妃生辰日,倒也无妨。

至于魁猪妖王,也不好赶人家走,宏汨王外出,这里一切都是王妃说的算,加上有孙荣锦这个弟弟在场,没人敢会说闲话。

夜,双月挥洒清光,星光璀璨。

待洗过澡的王妃带着微醺之意回到寝宫,刘缘也进入了自由时间。

回到绣莲的闺房内,刘缘静坐梳妆台前,忽明忽暗的烛火下,神情闪烁。

王妃吃了红颜果,今日宏汨王未回,恰巧又有两个男子前来,如此的话,计划近乎完美。

“没想到这么快就完成了,就是不知道结果如何。”

“也该离开了,女人的身体始终有些别扭,再待下去露出马脚就不好了。”

打量镜中玲珑的身姿,刘缘将几缕秀发撩到耳边,纤手摸着白皙柔滑的下巴,思量着……

数日后。

刘缘化作的绣莲,在王妃应允下,再次走出宏汨王府。

而绣莲出行后,就此在轿中悄然消失了。

身为王妃最受宠的丫鬟,绣莲的消失,使王妃震怒,也在城中掀起了一阵波澜。

最后,当然是查而无果。

因为绣莲平日仗着有王妃撑腰,在城中作威作福,自然得罪了不少人。

人们以为是绣莲的仇人,或者哪位大侠看不过,暗中除了她,一时间津津乐道。

而作为当事人的刘缘,已经重新化为一名风流公子模样,摇着折扇,悠闲的站在船头,静望湖光水色,口诵名诗。

“公子,外面风大,快进来呀!我家小姐欲吹箫一曲,换公子留诗一首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下了船后,刘缘没有过多停留,将风流公子的身份赶紧换掉,化为了一名留疤江湖客。

一路急行,数日后,重返横平郡。

横平郡氛围紧张,交界处小战不断,连带郡内其它两王的势力,也偶有摩擦,可谓是危机四伏。

所幸赵二佰散出去消息,二王得知有王老坐镇,加上这里的高手、军队也不少,又有宏汨王势大牵制,皆不敢轻举妄动,倒也没有闹出大乱子。

不过这种微妙的平衡,维持不了多久。

只要战局发生大变化,横平郡将会被重新拉入棋局。

现在,他们要做的,就是尽多招揽高手,扩充兵马。

横平城,赵二佰的书房。

“你是说,让我散播宏汨王妃,不守妇道的消息?这,无凭无据的,不太好吧?”

赵二佰嘴上虽然这样说,但神色却有些兴奋。

“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,不用急,等上几天,先放出一点点消息,最好是在环水郡内传出。嗯,先这样吧,我去修炼了,有事叫我。”

刘缘说完,闪身而出。

“怎么感觉,刘兄好像变了呢?以前他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啊!”

赵二佰疑惑的摸着大光头,喃喃自语。

密室中。

刘缘将自己离开时藏起来的东西,取回后贴身放好,扔给小兽一堆灵食,任由其欢快食用,便进入了短暂的修炼中。

紫府内,白体黑纹丹悬浮,瓢泼大雨依旧。

辽阔无比的水面,随着密集的雨点落下,一串串水珠相撞,荡起阵阵波澜。

神魂顺着一个方向游荡,一里,两里,十里,百里……

半日后,终于来到水面边缘。

“这回法力够用了!可这金丹,什么时候能凝成啊!”

望着紫府上空,丝丝缕缕雾气汇聚的巨形球体,又看了看虽辽阔无比,却依旧没有多少波澜的水面,刘缘很是无奈。

金丹境,需要在紫府内,用法力自然凝成一枚金丹。

根据得到的各种书籍上分析,需要先让紫府的水面翻涌起浪,从而使法力升华而上,逐渐汇聚、凝结成金丹。

浪涛越大,凝结金丹的过程便越快。

修炼的时候,主人可以将水面的波澜,控制到自己能掌控的极限。

而刘缘目前能掌控的极限,也就是泛起一层微波,聊胜于无。

书上说与心境有关,而心境这东西,需要自己体会。

刘缘也不知自己到底差到哪,只发现自己两次入魔后,水面波澜都增加了少许。

他试过使用魔法相,可对紫府内水面没效果。

多次实验皆无果,最后好先行放下,先将那白体黑纹丹炼化再说……

转眼,三个月过去了。

“探子传来消息,三王再次僵持不下,三方皆损失很大,打算重新进入修养状态。”赵二佰神色凝重。

“一但他们三方讲和,下一步就是收拾的就是我们了?”刘缘接下后面的话。

“是啊!我的这些哥哥,占据武州这么多地盘,无论哪方面,我都是比不过他们。打,我们是打不过的。”

“那你打算?”

“为了减少损失,目前最稳妥的方法,就是尽量整合我们在横平郡掌控的资源,重新退回肃风郡。”赵二佰沉声说道。

“那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啊?”刘缘脱口而出。

“当年我父皇争夺国主的那一代,一共打了两千三百一十六年。”

刘缘:“……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