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3章 狂暴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555 字 7个月前

“禀大人,探子传来消息,赤玉郡分三路人马欲再次袭扰我横平郡周边,每路两千余人,皆为骑兵。”

一身银色铠甲高策谋,动作熟练的行礼禀报。

“几位将军怎么看。”

刘缘正坐营帐首位,身着青色法衣,语气平静的问向众将领。

众将面面相觑,最后纷纷将目光投向长眉中年毕谨慎,与高策谋两人。

毕谨慎揪着长眉,沉吟片刻,起身行礼道:

“赤玉郡屡次袭我横平郡,我们曾多次派人追击,可敌军来者皆为骑兵精锐,抢掠一番便撤回赤玉郡境内,我们追不到。”

“这么多人,就想不出个解决的好办法?”刘缘神色淡然的扫视众将领。

“大人,属下试过提前埋伏于他们的必经之地,可每次都被提前发觉。而且敌人每队骑兵都有高手带领,属下不敢分兵追击。”毕谨慎再次起身禀报。

刘缘轻敲身边扶手不语,营帐内陷入一片寂静。

“倒有个办法可以试试,不过……”良久后,高策谋犹豫着开口。

“说!”

刘缘眉头一挑,示意他继续。

“敌军骑兵比我们快,又能提前发觉我们大批人马调动,显然不是抓一两个细作就能解决的。要想将其留下,最好的办法就是暗中派高手将其拦截,不过他们也可能隐藏高手,加上军阵辅助,很危险。”高策谋沉声分析。

“哦?那刘某倒也可以试一试。”刘缘闻言点了点头,似乎对高策谋的分析很满意。

“大人!万万不可!”

“事关大人安危,以毕某之见,还是谨慎为好。”

“大人可不能以身犯险啊!”众将领大惊,纷纷起身劝阻。

“不必劝阻,此事就这么定了!敌军骑兵将要入境,每耽搁一会,也许就会多一位百姓受难。为了百姓,刘某愿试上一试!”

刘缘面色庄严的起身,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。

上位者,在手下面前,不都这样吗?

“大人!”

……

横平城与赤玉郡交界处。

一片荒凉的原野。

一片乌云遮挡日光,凉风吹动草木摇晃,一只野兔从草丛中探出脑袋,好奇的看向面前,不知何时出现的人影。

“小家伙,你好啊!”刘缘转身打了招呼。

野兔见面前人影突然动了,吓得转身没入草丛。

摇头笑了笑,刘缘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喂鱼的灵丹,随手扔进向远处,身形一闪,在原地消失……

宏汨王如今手中掌控十四郡,赤玉郡向内,皆是宏汨王地盘。

尽管有另外两王牵制,没有大规模攻打横平郡,但要想攻入赤玉郡内,宏汨王随时会调兵增援。

赵二佰兵力无法与之相比,只能勉强能保住刚夺下的城池。

宏汨王兵强马壮,一旦另外两王稍有败退之势,横平郡独木难支,也就守不住了。

若真到了那时候,报仇的机会将更加渺茫。

趁现在宏汨王被两王牵制,无法轻易调集大量兵力攻打横平郡,刘缘打算试一试。

宏汨王身为皇室之人,又在占据武州一地多年,手中底蕴不是赵二佰与其它寇首能比的。

但刘缘想通了,他不能再等。

就算遇到危险又如何?

总要面对的。

身影如轻风般掠过荒野,没多久,前方有阵阵马蹄声音传来。刘缘身形不停,直掠马蹄传来的方向……

“停!”

令旗挥动,队伍缓缓停止前行。

“有高手!回去!”

前方将领挥手,众骑兵听令,列队整齐的迅速调转马匹。

尘土飞扬,骑兵调头而回。

孙将军有令,不管遇到任何不可知的危险,立刻传讯,同时赶往最近城池。

远处,刘缘身形一顿,皱眉望向远处调转而回的骑兵。

“他们这是,有什么计谋吗?引诱我上钩?”

刘缘自言自语的分析。

话音刚落。

“那你去不去?”

一道熟悉的苍老声音,传入耳中。

刘缘神色一凝,连忙转头望向不远处的一颗枯树。

光秃秃的枯树上,几只乌鸦悠闲的梳理羽毛,王老捋着胡须,笑眯眯的拿着酒杯望向刘缘。

“王老,您怎么……”

“老夫会在关键时候出手帮你一次,你去不去?”没等刘缘将话说完,王老再次问道。

“去!”

毫不迟疑的吐出一个字,刘缘身形一闪掠出……

“哈哈!红枫县城快到了!”喜悦的声音传出,紧接着,人仰马翻。

挥手几道流光飞出,最后几匹战马上的人影滚落,挣扎着向远处朦胧的城池跑去。

城门没有闭合,一队队兵马蜂拥而出,随着队形变幻,强烈的威力感袭上心头。

几只空中翱翔的飞鸟,仿佛突然间失去飞行的力量,无力扑腾着翅膀坠落。

军阵!

非同一般的军阵!

心念至此,刘缘却并没逃走。

有王老在,他想试试!

正在此时,地面微震,远处战旗烈烈,枪戈如林,四面八方,似有千军万马来袭!

刘缘面色一变,不是因为对手人多,而是随着这些兵马接近,自己的法力越来越难调动!

禁法之阵!

除了法宝,刘缘目前最大的倚仗,就是紫府内磅礴的法力。

如果没了法力,别说这四周围来的数万兵马,就算一万,也难抵挡。

“王老,晚辈……”

“小子!城中有高手盯着老夫,老夫旧伤未愈,先走一步,好自为之吧……”

熟悉的声音传入刘缘脑海,似乎他老人家正在奔跑中,还喘着粗气,声音渐渐变淡……

环顾四周整齐迫近的大军,旗幡入手,僵大僵二现身,刘缘手持剑柄,面色阴沉不定。

完了!

浑身法力压制动弹不得,法器只勉强取出来这两件,其余全部被封。

只能动用武道的力量,而且无法外放!

好厉害的阵法!

“哈哈!刘缘!今日看你往哪里逃!”一名青年站立墙头,俯视城下如蚂蚁般渺小的人影。

“杀!”

大军齐吼,声震苍穹,天上云朵四散,双日当空。

“受死吧!”

一名通窍境将领,枪出如龙,一点寒芒直奔刘缘眉心!

手中剑柄轻挥,长枪无声而断,再挥,却被灵巧闪过。

“他手中有宝兵,小心!”将领大喊一声,闪身退入大军之中。

“当!”

僵大僵二横冲直撞,所过之处人仰马翻,刀枪触体,溅起火星阵阵。

然而,同样只能靠肉体强横,又没有多少灵智的两僵,很快便被淹没于潮水般涌来的大军之中。

刘缘就好似夜间荒野的一盏油灯,被不断蜂拥而来蚊冲野兽吞没。

兵器交击,杀喊声连连,刀光剑影间,血染衣襟……

“噗!”

一根弩箭无声无息从背后袭来,诡异的箭头刺透刘缘的法衣,贯穿坚韧的肉身,透体而出。

手中剑柄早已不知掉到了何处,刘缘挥舞破烂不堪的旗幡,荡来四周刀兵。

“噗!”

一柄长剑抓准时机,猛然刺进胸口。

“杀!”

随着杀喊声再次响起,即将胜利的大军们,更加疯狂。

“杀!”

陷入绝境的刘缘怒吼,夹住攻来的长枪兵戈,用力一抖,几道人影四分五裂。

然而敌人太多,一杆长枪趁虚而入,森寒的枪尖刺破幡面,荡开幡杆,刺入刘缘腹部。

“杀!”

一时间,又是一阵刀光剑影,鲜血四溅……

双日当空,杀喊依旧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
“哈哈哈!来呀!”

“来呀!高手呢!那金丹高手呢!来呀!”

刘缘一手持破烂旗幡,一手提着颗未合眼的人头,浑身染血,跨过一具具尸体,那早已被血模糊面部,显得十分狰狞。

四周将士围拢一圈,刘缘每走一步,他们便后退一步。

对这身中不知多少兵刃,依旧没有倒地的人影,心底不由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之感。

“嘿嘿!哈哈哈!”

刘缘仰头,望向那依旧战在城墙上的青年,眼底尽是黑红之气。

“受死吧!”

一道人影从大军内跃出,身形一闪来到刘缘头顶,两柄铜锤宛如流星从天而降!

“轰隆!”

一只雾气缭绕的狰狞巨手,将铜锤稳稳接住,双日隐没,好似乌云密布,整片区域逐渐陷入昏暗。

刘缘嘴角露出怪异的弧度,眼中一片黑红之色,刺入体内的兵刃,纷纷化为粉末。

身后,一个三头六臂的巨大狰狞人影,遮天,蔽日……

……

“你看,痛痛快快打一场多好,这么好的东西,不用多可惜!”

枯树上,王老轻酌一口美酒,笑着自语。

……

城墙上。

“公子,我们走吧,赢不了了。”一名将领神色凝重的说道。

“没想到,真没想到!”

青年,也就是孙荣锦,面色阴冷的望着城外之景。

“公子,我们……”

“屠城!”

“什么?”将领一愣。

“我说,屠城!”青年忽然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

“他死了最好。若不死,我要让他,背一世骂名!”

“这,这……”

“不听令吗?我知道,我爹以前,可是让你们做过同样的事!”

“属下遵命!”

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