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 三年又三年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89 字 7个月前

“王老,晚辈幸不辱命!”刘缘郑重的将封魔坛放在石桌上。

“你小子手上宝贝挺多,福缘不浅啊?”王老笑眯眯的捋着白胡须,而后拍了拍封魔坛,坛口封魔符散发一阵柔和光华。

“都是对手福缘深厚,晚辈只不过是命硬,再加上一点小运气而已。”

刘缘扫了眼王老身边的醉仙酒坛,最后将目光落在封魔坛上,微笑着回道。

“放心,老夫说话算话。醉仙酒给你,觉得什么时候能打过那条小蛇再开吧,这魔物先交给老夫,待炼化后再还你。”

“多谢老王,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,晚辈就先告辞了。”

“炼化之法拿来给老夫参考下,再将天元叫来吧,这小和尚的超度法门不错,有他在身边,多少能省点时间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切安排好后,刘缘重新回到自己的小院。

没有理会池中摇头摆尾的金鲤,直奔密室。

密室中,刘缘取出百鬼袋仔细查看后,心底松了口气。

“还好只是袋子坏了,小怪依然在,除了虚弱点倒也没多大问题,缝上还能用。”

不久前,刘缘与城中魔物交手的一瞬,由于太过突然,小怪没来得及返回袋中,被波及后受伤,连百鬼袋也受损,裂开几道口子。所幸,没有大碍。

接下来的时间,刘缘寻找合适的针线,将百鬼袋重新补好后,便进入了短暂的修炼中……

三年后。

刘缘抱着封魔坛从王老的住所走出,兴冲冲的回到自己的小院。

“希望书上记载的没错。”

根据封魔宗的记载,这封魔坛收入妖魔后,可以用秘法炼化为丹药服用,其中尤以魔类为佳。

以前有炼魔经炼化妖丹,封魔坛炼化妖魔的时间又长,刘缘感觉不划算,便一直没有真正使用。

但这回却不一样了。

此魔纵横武州一地近百年,实力强横,刘缘十分幸运的将其封入坛中,又有王老相助炼化,可以节省很多时间。

也许是王老与封魔符的特殊联系,亦或者境界高的原因,总之,本来单凭刘缘自己,哪怕日日夜夜,几百年也未必能炼化的魔物,在短短三年内完成。

刘缘满怀期待,轻轻揭开已经毫无光泽的封魔符。

这两张符如今已经没了作用,也是他敢直接打开封魔坛的原因。

封魔符揭下后,坛子没有丝毫异状。

双手掐诀,化作残影连舞,一道道光印没入封魔坛。

“嗡!”

黝黑的封魔坛震动,通体符文显露,旋转着,越来越快……

数息后,符文内敛消失,一颗白体黑纹,圆溜溜,拳头大小,没有丝毫气息外露的丹药,从封魔坛口浮出。

刘缘挥手,丹药落入掌心悬浮。

“真大!不愧是在武州一片区域,纵横近百载的魔物。”

刘缘舔了舔嘴唇,肩头小兽也舔了舔嘴角。

盘膝准备运功,刘缘将丹药接近嘴边,在小兽瞪了好奇的眼睛中,轻轻一送。

拳头大小的丹药,在与嘴边相触的刹那,化为一道流光入体……

紫府内。

一颗拳头大小的丹药悬浮半空,浓郁的雾气自丹药周身升腾、扩散,逐渐弥漫整片空间。

几滴细小的雨点自空中落下,平静的水面上,荡起阵阵涟漪。

雨点越来越大,越来越密集,顷刻间,瓢泼大雨降下,无数水花相撞,湖面茫茫一片……

三年后。

肃风郡城外。

“十几年,再围下去,城中百姓怕是要遭殃了。”

万惊山遥望远处高耸的城池轻语,身后跟着一名身穿甲胃的高挑女子,是他的女儿,名叫万雨柔。

万惊山伤势未痊愈,但以他的修为,只要不全力出手也无大碍,一行人在数年前加入。

“北顺郡刚退兵,相信用不了多久,他们会再次卷土重来,到时候恐怕更加疯狂。肃风城,要想办法尽快拿下了。”

赵二佰神色凝重,配上他那大光头,倒也又几分威严气势。

“他们守军太多,又有两名金丹高手坐镇,有什么能轻松点拿下呢?”刘缘摸着下巴思量。

这些年里,武州依旧处于乱战。

宏汨王势大,逼得武威王、武庭王,两王联手抵抗,打来打去,小输小赢中,谁也没讨到大便宜。

而身处武州北部的偏远八郡,依然没有被诸王攻打,各大小势力争斗不断。

至于其它州郡,由于目前还未影响到他们,刘缘也没过多关注。

想来,也是战乱不止。

武州北部八郡,赵二佰占领了一个最小的郡,而且郡城始终没有攻下。

肃风郡两面环山,一面紧临北顺郡,另一面有路,行程近千里后,穿过千峰岭,可抵达武州另一个小郡,横平郡。

地理位置的特殊,加上刘缘等人的实力也不算弱,这些年倒也没有失守。

自从魔灵城中的魔物,被刘缘收走后,重新改为回墨灵县城,肃风郡又多了一城,目前已有十县。

武州北部八郡,由于其它郡相距较远,他们最主要的敌人,还是北顺郡。

北顺郡虽有踏空强者镇守,但听说多年前受了重伤,其它势力也不是吃素的,趁机攻打,使其连连退守,最后将主意打在了肃风郡头上。

真正高手的攻击,普通军队难以抵挡,但有了军阵就不同了。

此间军阵类似法阵,不光需要众多将士勤加练习配合,要想威力更大,还得用到阵图。

若再辅助腰牌,甚至兵甲等特制法器,气息相连下,激活阵法,威力更大。

军阵的威力,还与将士的修为、人数、兵甲等外物有关。

各王手中都会有几个阵图,赵二佰也不例外,而其它非皇室之人却极难获取,这也是北顺郡始终未能攻入的原因之一。

可惜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和时间,打造过多用于军阵的法器,加上又要分兵围住肃风城,兵力不足,只好先行自保。

“爹,这么多年,城中百姓们吃什么?要是饿极了,那些守军会不会为了保持体力,去吃,吃肉?”万雨柔蹙眉,小声问道。

粮食?粮食!

刘缘望向肃风城,心中一动。

“向城中投粮!”

“什么?”

众人闻言愕然。

向城中投粮,除少数大义者为了百姓这么做,很少有人会如此。

况且粮食入城后,百姓也不可能分到,落入守军手中的话,岂不是白忙一场的同时,又资助了敌人?

“向城中投粮,粮食先交给我,给他们加点料!”刘缘看向众人,露出你们懂的表情。

“向城中投粮,守军定会异常警惕,城中高手多,用毒的话怕是会被人发现,就算不被发现,若先给百姓吃了……”

万雨柔再次开口,最后一句话却没说出口,但大家都明了。

“刘某自然不会去害全城百姓的生命,有个小手段,先试试他们能否发现。”

刘缘储物空间中,还有个绿皮鼓,也不知其内孕育蛊虫,能否被人察觉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