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章 退兵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25 字 7个月前

厚重的城门缓缓开启,一队队人马蜂拥而入。

良平城,已被夺下。

城中守军三千余,俘两千余。

刘缘的一万三千兵马,最后入城者,不足九千。

如果不是城中没有金丹高手坐镇,使刘缘抓住了机会冲上城墙,恐怕会死伤更多,也不可能攻下良平城。

不管如何,他们最终胜利了。

接下来,就是接管城池后的一些琐碎事物了。

八天后。

良平城城门紧闭,城池数里外,两万多兵马齐齐止步。

“喂!前方城中,可有人敢出来迎战?”

声如洪钟,一人一马,自敌军中缓缓行出。

“只要不出城,他们便奈何不了我们。”余八月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“当初我攻进宁广城之前,余将军也是这么想的吧?”

刘缘笑了笑,轻飘飘的一句话,却让余八月身形一僵,原本很轻松的神色变换,逐渐凝重。

“刘兄,我们也就只有对面一半兵马,若是出城的话,恐怕……”余八月疑惑的看向刘缘。

“我也想安稳守城,可身后的三县,没有兵!”

望着远处一片黑压压,如蚂蚁般渺小的人影,刘缘轻叹口气。

八天时间,这良平城已被完全掌控,赵二佰也早就拿下了另座一城池,如今他们手上已经拥有了五县。

可同样的,多了两城的他们,略显兵力不足。

当初几乎集结了所有兵力出击,三城只留下数百将士维持日常运转。

而攻下两城后,将士多有伤亡,再加上需要防备敌人攻来,没有向后输送兵马,使后方很空虚。

而就在这几日,北顺郡两路兵马,各由一名武道金丹将领带头,以极小的代价攻下其余四座县城,每城留下几千老兵掌管,而后带战俘入军,直奔刘缘和赵二佰两人而来!

赵二佰那里还好些,他手下将士比刘缘多,又有于大年这名金丹武者坐镇,最重要的是,他占据的城池周围多山,要想绕过去,会很艰难。

良平城却是不一祥了,虽然比赵二佰新占领的城池小上许多,但可以轻松绕过去,而且还有两条路以供选择……

若是出城,没人家兵马多。

要不出城,对面的兵马绕过去,身后三城就没了……

“这,这可咋办!”

余八月脑筋直,又加上在他哥于大年的安排下,有毕谨慎常在身边,很少独自思考这种事情,如今却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怎么办……”

刘缘喃喃自语。

他也第一次经历啊!

这些年来,杀过妖、斩过人,收过鬼,可真正的带兵打仗,应该算第一次。

与自己当初斩杀的敌人不同,两军交战,不光要杀死本与自己没有仇恨的对手,还要看着已方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身边倒下。

当然,刘缘已不似当初那般心软,他只是感觉自己与这些将士们之间,有些不一样。

而且,他不喜欢被人算计。

也许,是我修法的原因?

听说许多王侯手下,都有些修仙者在身边出谋划策,关键时候会用出奇法扭转胜负。

“怎么,不出来?哈哈!那本将可就要去你们后面看看了!”

敌方将领大笑,身后中众将士呐喊。

望着远处密密麻麻的将士,和最前方那道释放出威势气势挑衅的人影,刘缘嘴角动了动,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。

“出城迎战!杀一人,官升两级,赏银千两!”

话落,黑杆金纹旗幡入手,脚下滚滚墨云升腾,飘然而出!

决不能让这些人马绕过去!

三县若失守,自己等人将背腹受敌,用不了多久,好不容易发展的势力,便会烟消云散。

若趁敌人攻击自己的时候,自己再去攻取他们刚刚攻下的其它四县呢?

那样会被他们杀个回马枪,再度失去良平城,而他们同时可以把攻向赵二佰的兵马调回,自己将被围攻,并且孤立无援。

本来前几天还在看肃风城的热闹,没想到,这回轮到自己选择了……

“哈哈!刘某来也!将军接我一招!”

刘缘大笑,声音回荡四野,同时,澎湃的法力透体而出!

法力极速凝聚,眨眼间金光大作,一杆金灿灿的巨锤横空,随着法力不断喷涌而上,越来越大,愈来愈凝时。

“你!你是!快退!”

那将领见状,仿佛想起了什么,面色大变。

然而,已经晚了。

只见巨锤荡开空气,夹杂狂暴无比的力量,笼罩将领以及其身后众多将士,当头砸下!

“轰隆!”

随巨锤落下破碎,化为狂风肆掠,尘土滚滚。

刘缘动作不停,缓缓张开双臂,周身法力疯狂涌出,浩浩荡荡,如万马奔腾,浪涛翻滚,一层盖过一层,越聚越多,越聚越广……

法力荡开尘土,一个方圆半里,有棱有角的巨坑显露而出。

一道身穿铠甲的人影立于巨坑中央,周身劲气缭绕,巨坑另一边外,众将士神情惊恐的后退,而坑内半角,血肉模糊,盔甲成饼。

“杀!杀敌人!得奖赏!”

“杀一人,官升两级,赏银千两!”

这时,良平城城门,缓缓开启,无数兵将面带狂热之色,举起来武器,呐喊着蜂拥而出!

“哈哈!该你了!”

刘缘目光灼灼的望着敌军将领,仿佛充满了战意,周身法力滚滚如浪。

“撤!”

那将领面色变换,最后一挥手,敌军缓缓后退。

刘缘看着敌军的动作,眉头微皱,似乎有些不太满意的样子,周身法力继续喷涌……

良久后。

“穷寇莫追。”

制止跃跃欲试想要追击的众将士,刘缘慢慢收回法力。

感受着就装了这一会的功夫,最后还收回一些法力后,紫府内消失了近十之一二的法力,刘缘有些心疼。

这又得浪费很多丹药了。

他没把握打得过金丹,以及身后那两万多兵马。

刚才都是狐假虎威……

哪怕在乱世,隐藏的高手频出下,金丹也是屈指可数的。

而秋风盗常活动在两郡之间,自然会被有心人关注。

前段时间,武道金丹境的秋风盗头领,不知被谁杀了,原地留下的一个棱形巨坑,也同样被众多势力记在心头。

身处如此境地,刘缘的选择不多,为了减少手下伤亡,灵机一动,只好先试试这个方法了。

结果还算不错,敌军不敢赌,他们退了。

无视余八月的絮絮叨叨,在众将士敬仰崇拜的神色中,刘缘神色淡然回到城中……

敌军退去后,没有再耍花招,而是直接分兵入四县。

而攻向赵二佰的敌军,也在半日后退去,融入四县。

肃风郡城继续被大军围而不攻,却在多了四县兵马轮换歇息、供给下,没有丝毫疲惫之意。

而刘缘几人,继续镇守这两座敌人必经之城,偶尔与北顺郡兵马有些摩擦,却也始终没发生大型战斗。

趁此机会,已占领五县的刘缘等人,开始了又一次的兵马扩充……

四年后。

“北顺郡退兵了?”

刘缘轻语,神色却并不好看。

这几年,发生了一件关乎他们地界大事。

当初见过一次的魔灵城,跨过千峰山,向肃风郡方向来了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