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战起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097 字 7个月前

“哈哈!”

“天赐良机不可失!”

殿内众人相视,眼神中皆透露着毫不掩饰的兴奋之色。

“这确实是个好机会,但是毕某觉得,还需要谨慎一点,仔细谋划后再发兵,以防意外发生。”

毕谨慎皱着他那长长的眉毛,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,仿佛正在思考怎么样才能万无一失。

“机不可失,我们是一定要出兵的!先让将士们提前准备,我们等等接下来的消息,恩,大家正好趁着可以趁着这段时间,好好商议一番。”赵二佰正色道。

“其实最主要的,还是选择先攻几个城池?若是一个倒还好说,两个的话,我们得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接下来,众人开始了对局势、地理,以及攻占哪里,出兵多少,等等一切事物的具体商议……

他们所在的城池位置特殊,处于被肃风郡其它城池半包围的状态,要想再向外发展,很难绕开其它城镇。

而肃风城势力有两名金丹坐镇,经过多年的发展更是兵强马壮,要是真打起来,双方都讨不到好,而且刘缘等人的赢面很小。

北顺郡的突袭,可以说给了刘缘等人破局的机会!

以十余万兵马直奔肃风郡城,在其得知消息,从各地抽调高手、兵马回郡城防御后,再兵分三路。

用最多的人马,与肃风城对峙,使其不敢轻举妄动,剩余两路先拿下县城。

反之,肃风城若不调集人马回守,北顺郡就可以开始真正的攻城!

可谓是一招很普通,却又让人不得不入套的计谋。

而刘缘等人,自然也在北顺郡的算计之中。

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在,才使肃风城,不得不留下大量兵马守卫其余城池,无法全力与北顺郡正面对抗。

既然给了刘缘等人破局的机会,便不可错过。

经商议,他们兵分两路。

赵二佰、于大年、毕谨慎三人,带领一万五千人马。

刘缘、余八月带领一万三千人马。

这回除了留下几百人管理城池,他们几乎是动用了全部兵力。

王老则是跟在赵二佰身边,防止其它王侯的袭击。

至于刘缘?

他手中,有着一张仙人面。

一切准备妥当,兵马齐动,刘缘的目标,良平城。

这是距离宁广城最近的一座城池,也是当初刘缘去过一次,却因已被接手,兵马不足而没有攻打的城池。

掠过途中村、镇,直奔良平城。

一日后,良平城映入眼底。

刘缘挥手,兵马停歇,众兵将就地修整。

一日急行军,这些兵将虽说多少都练了功夫,攻城前还是需要将体力恢复到最好状态。

数个时辰后,双日探出天边,雾气渐薄,天色微亮。

刘缘目光透过雾气,清晰的望着城墙上,一道道向下窥望的人影,胯下战马不急不慢的踏动四蹄向前。

“前方来人止步!”

城墙上,洪亮的声音回荡。

“哈哈!这位将军,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已经很明显,不知将军有何打算?”刘缘朗声笑道。

城上将军没有回话,而是用实际行动,给了众人答案。

巨弩瞄准,数道流光从墙头射出,跨越数里,直奔刘缘而来。

“攻城!”

几道寒光从手中射出,荡开符文弩箭,刘缘神色淡然。

话落,弃马,身影一闪掠出。

身后,早已准备多时的众将士,排列军镇,盾牌在前,齐声大喝,紧随其后。

这次,刘缘没有单独攻城,毕竟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。

无论是对将士日后的发展,还是自己安全的问题,他都不打算再用那种方法了。

城墙上,箭矢如雨而下,各种远程利器飞出,一时间轰鸣阵阵,尖啸不止。

身后,刘缘带来的兵马,不时有人倒下,却也在余八月带头冲锋中,快速接近城池。

“砰!砰砰!”

十几颗葡萄大小的珠子炸裂,冰、火、雷、毒等各种攻击在刘缘身前扩散,将他已经冲上一半城墙的身形逼退。

紧接着,一根根细如牛毛,散发着幽光的针体雨点般射来,周身身法力护罩泛起剧烈涟漪,其中隐藏几根特殊的,无声无息穿透护罩……

连忙躲过临身的细针,刚落地,一张散发微光的巨网,迎头罩下……

晶莹剑柄飞出,剑光划过,巨网四分五裂。

还没等缓口气,一瓶瓶散发异味液体,从城墙上甩下,所过之处,空气扭曲。

后退着躲开这些液体,只见液体落下后,如热铁入雪,阵阵青烟升腾中,沙土腐蚀,石体开裂。

刚躲开这片腐蚀的液体,一轮符文闪动箭矢,迎面的射来……

攻城之战,高手很重要,前提是,能攻进城中。

城门、城墙材质特殊、坚韧,许多地方还会用阵法加持,但凡有些岁月的城池,地下也多有防御,所以一般的攻城战,主要拼的还是人。

用人命堆积,耗尽城中防御器械,从而取胜。

刘缘只有万余兵马,对于城中最少拥有三千的守军来说,数量上的差距,并没有占尽优势。

城上防守器械若是充足的话,这一万多人,可是挺不了多久。

需要尽快取胜!

再次躲过几根法箭,刘缘身形再次射向城墙,而余八月已经带领第一批将士,推动云梯冲到城前。

余八月一声令下,将士们有的架起云梯,有的掏出飞爪扔向墙头,试出各种攀登城池的方法,一道道矫健的身影快速向墙头冲出。

一片火焰升腾,爬到一半的士兵浑身火光弥漫,惨叫着挣扎,从云梯坠落……

几根箭矢刺透盔甲,士兵目光焕然倒地……

一根根绳索被斩断,一道道人影坠落,时而有人影再度爬起,怒吼着继续攀登,也有人偷偷抹了把别人的血在身上,躺在尸体间不动……

一柱香后。

城墙上。

“降不降!”刘缘淡淡的说道。

“不降!”

一名魁梧将领,头盔落在一边,手持半截染血长刀,披散着头发,怒目而视。

“若你降了,刘某可保你官职,想来你的家人,也不想见到你的尸体吧?”

“老子家人早死光了!若不是李大人,也没我了!张某曾答应过大人,与此城共存亡。”

将领环视四周,见越来越多的敌军冲上墙头,己方城池失守,已无力回天,咧嘴一声大笑。

“哈哈!”

断刀斜颈,用力一滑,一颗大好头颅落地,鲜血喷溅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