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千面妖道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08 字 7个月前

老者闻言一愣,眼神中显露茫然之色,随即疑惑的向左右观望。

周围食客连同店家,在刘缘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,齐刷刷的望向老者两人,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看来这里的人,也喜欢看热闹。

刘缘从老者的神色、动作等来看,却是没有发现太大异处,完全是一种普通人正常的反应。

又看向眨着大眼睛,怯生生望着自己的小女孩,刘缘摇了摇头。

听说千面妖道一贯独来独往,怎么还会带着个小女孩呢?

不,千面妖道行踪诡异,谁知道他是一个人,还是两个人呢?

没准还能控制人呢!

都是传出来的消息,谁知道是真是假,或许这小女孩就是千面妖道本尊呢!

刘缘心中暗自想道。

曾经见过一名诡异道童之后,他再也不敢忽略任何看似普通的人,尤其是看似童真可爱的小孩!

其实刘缘也没有发现什么,就纯粹试探下而已。

由于千面妖道变化莫测,刘缘不知道怎么将之找出,于是他想了个笨方法。

那就是每一个进酒肆的人,刘缘都打算诈一下。

这老者和小女孩,是第一个。

“万分抱歉,老人家,我刚刚认错人了。咱们还是继续说说,小朵儿的事吧?”刘缘笑着岔开话题。

“对,对!小朵儿,来,以后这位公子,就是除了祖父外,小朵儿最亲近的人了。”老者摸着小女孩那乌黑头发的小脑袋,语气柔和。

“小朵儿不想离开祖父。”小女孩似乎知道老人的想法,紧抓老者的麻布衣,眼圈发红,一双大眼睛中有水光泛动。

刘缘嘴角依旧挂着一丝笑容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。

“哎呦!这都快给本姑娘看哭了,可是这场景怎么有点眼熟呢?”旁边少女咬了口盘子,嚼的嘎嘣脆,托着下巴喃喃自语。

“少侠好运气,这小姑娘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,养大了……嘿嘿!”一桌食客发出猥琐的笑。

“非也非也,万一他们真是千面妖道所化呢?那岂不引妖入室?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毕竟我们之中,很少有人见过那家伙的本尊。”那桌嗦着鸡爪的老爷子,摇头晃脑的分析。

“千面妖道变化之法特殊,连我都看不出来。要我说,最好的方法,就是将两人都抓了,再用秘法控制住,管他是谁?”一位双眼惨白,眉心还有颗漆黑眼珠的青年,露出诡异的笑。

“用秘法多费事?要我说,切下两片肉尝尝,相信那千面妖道的味道,一定会被老子吃出来的!”店家挥了挥手中菜刀。

“店家,再来坛酒,有戏看没酒怎么行!先别动手!等酒上来的!”

又有食客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喊着。

对面老者面色一变,连忙将小女孩护起,后退的同时,眼神四处瞄着,意图寻找逃走的方向。

小女孩躲到老者身后,惊慌的看向这些怪异的人群。

“请老人家放心,我不是坏人。”刘缘露出和蔼的笑容。

然而,老者和小孩见到刘缘的笑容,更加惊恐了。

“我在找人,只要你们能证明自己不是他,自会放你们安然离去,。”

对酒肆中人所出的主意,刘缘当然不会采纳。

他有更好的方法。

“怎,怎么证明?”老者紧张的开口。

“简单!”

刘缘说着,翻手取出一张刻画繁杂,有灵光若隐若现的黄纸符篆。

“我有一符,可辨人真假。只需唤一声名号,应声便可知尔等真假。”手持黄符,刘缘笑着解释。

这符就是张封魔符而已,刘缘真正的倚仗,却是葫芦。

至于这符会不会认出来?

无尽岁月中,数不胜数的符箓传承流传世间,或改动,或缺失,如今几乎每个传承中,都有着自己特殊的绘制方法,符篆的模样自然也不尽相同。

光说辟邪符,刘缘手中就有十几种不一样绘制的方法,其效果也天差地别。

这种情况下,哪有几人能从符咒上的线条,而认出它的真正效果?

“千面妖道?”刘缘轻唤一声。

老者沉默。

突然。

“叮叮当当!”

一连串金属撞击声回荡。

刚闻其声,只见原本被围在酒肆的红线微微颤动,原本穿在红线上的铜钱接连撞击,红光铜芒闪耀。

却是眨眼间,整座酒肆已被纵横交错的红线铜钱笼罩。

四面八方,密密麻麻的红线闪动微光,脚下、头顶同样如此。

仿佛一座细密的囚笼,虫鼠不能入,蚊蝇不可出。

“嘿嘿!不用担心,我等也想见见千面妖道的真正模样,若不是,自然会放你离去。”店家菜刀在手,抱着膀子,似笑非笑的开口。

“真没想到,你竟然隐藏了几十年。不知本尊与你有何恩怨?”老者挺直腰身,语气低沉的看向店家。

“三十一年前,你杀了我妻儿老小。”店家笑容收敛。

“哦!那次却是着急了,没有斩草除根。”老者点头,随后看向刘缘,再次开口:“你呢?”

“怎么?还想总结下经验?”刘缘却没有回答,反问了一句。

没必要告诉他,就算他死,也让他做个糊涂鬼吧。

恩,要真死了,应该连鬼都做不成。

店家没有动手,和其余食客一起,挤在最远处的角落低语。

刘缘与老者相距丈许对峙,周身法力缓缓升腾,几息后,猛然相触。

刘缘背后刀剑出鞘,化作两道流光斩向面前老者,同时晶莹剑柄入手,身影紧随刀剑后掠去。

“撕拉!”

刀剑划过,仿佛布匹被撕碎,血肉飞散间,没等刘缘再出手,面前老者已然四分五裂。

一张惨白的面皮从尸体中飞出,迎面贴向刘缘脸部!

剑光一闪,惨白面皮化为碎片。

不对!

刘缘见状心中一动,晶莹剑柄脱手而出,目标直奔小女孩眉心!

然而,小女孩嘴角却露出一个怪异笑容,没有躲闪。

随着剑柄刺进其眉心,刘缘瞳孔一缩。

血雾弥漫,只见剑柄刺过之处,一张薄薄的脸皮向下飘落,而原来小女孩的位置三尺外,另一道低着头的白袍人影,骤然出现。

“可惜了。”

怪异的语气回荡,也不知可惜什么,人影轻叹,抬头间,他的面孔出现众人眼底。

人影身披白袍,头围白巾,不辨男女。

身高普通,体型普通,眼睛空洞,无眉、无鼻、无口、无耳,整张面孔扁平,没有器官。

千面妖道,无面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