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意料之外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11 字 7个月前

这日。

修炼资源再一次中断的刘缘,负手站在池塘边,静静的欣赏着含苞欲放的荷花。

肥硕的金鲤挤在池边,摇头摆尾,嘴巴浮在水面不断张合。

“道友在想什么?”一只大白鹅在池塘不断着转圈,在这时停在刘缘近前。

“我在感悟,被你打扰了。好好看家吧,我出去逛逛。”敷衍了一句,刘缘慢步走出小院。

没走多久,便在县衙前见到一名很眼熟,皮肤黝黑的中年,身后还有四个壮汉抬着一口大木箱,迎面走来。

“道长,您交给我们金氏铁匠铺的箭头,已经打造成完整的箭矢了,这些是样品,道长看看可否满意?”面黑中年说着,就欲当场打开木箱。

“进去说。”挥手制止他们的动作,在刘缘的带领下,几人跟随进入县衙。

县衙内,一处宽阔的场地。刘缘和赵二佰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水。

“二位大人,如何?”黑面中年有些得意的指向远处,根根直入靶心的箭矢。

几名将领放下手中弓箭,对刘缘两人点了点头。

“还行。”手拿箭矢弹了弹,赵二佰随口说道。

箭头是当初在铁山寨得到的铁箭树叶,前段时间想起,幸运的是没有被别人发现,便连着剩余的金银财宝都取了回来。

箭头交给了金氏铁匠铺,打造成完整的箭矢,今日是第一批成品。

其实箭矢,只要差不多的话,他们是不会太在乎的。

因为对于高手来说,掂量一下,或者射出一箭,就算是根弯曲的木棍,都可以精准射中目标。

而对普通士兵来说,需要的是练习与运气,这种试箭不过走个形式而已。

“道长,这可是高某带着弟兄们,日夜操劳打造的箭矢,绝对个个是好箭!就由高某献丑试试!”

面黑中年感受到了赵二佰满不在乎的语气,随手拿过一把长弓。

搭弓射箭,一气呵成。

“嗖!”

利箭划过,精准的将一只苍蝇定在墙体之上,仔细看去,却是箭矢正中公苍蝇尾部,的某种器官。

这也不能证明你打造的箭矢多好啊?

只能证明箭法好。

可怜的苍蝇……

刘缘心中替那只倒霉的苍蝇默哀。

“诸位大人瞧好了,刚刚试的箭矢精准问题,这回试试它的锋利。”

黝黑中年放下弓箭,再次取下根箭矢,解开衣襟,露出那强壮的胸膛。

“高某是先天境,大家看好了。”

“噗!”

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之中,只看黑面中年倒拿箭矢,猛然插入自己胸口。

“刚刚没有抵抗,这次我用点肉的力量。”

“噗!”

“再加上一点内气。”

“噗!”

“……”

片刻功夫后,众人目瞪口呆,黑面中年身上,插了十几根深浅不一的箭矢。

“差不多了,这箭矢很锋利的,就算……嗯,怎么有点晕……”

“扑通!”

“大哥!”

“我想起来了,这箭有毒!快,快找郎中!”

“……”

目送黑面中年的手下,慌乱的将其抬走,众人面面相觑。

“这人,有点意思。”赵二佰若有所思的喝着茶。

“是个人才!”刘缘也摇头笑了笑。

这黑面中年是个熟人。

初去金氏铁匠铺的时候,刘缘曾遇到一位叫高策谋的男子。

他清楚的记得,就是这位人才,当初靠着自己的“实力”,从金氏铁匠铺带走了二十把兵器。

也是这位人才,在刘缘清了金氏铁匠铺后,又扫荡了一遍,还顺走了铺中的铁锤。

金掌柜大怒,重金悬赏下,轻松将其抓获。

也因此,连着几十手下,一齐被扣在金氏铁匠铺做苦力,以抵损失。

算是给刘缘背了锅。

“外面乱了。”挥去左右,赵二佰轻声说道。

“是啊,乱了。我们也该动动了。”轻呡灵茶,刘缘点头。

距离占领金窑城,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时间。

两年多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相对于安宁的金窑境内,武州境其它势力间的争斗,可谓愈演愈烈。

从最开始的相互小股兵力的试探,但现在各势力的疯狂乱战,百姓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。

金窑城边界两面为山,另外两面身在于大人的势力范围之内,由于当初毕谨慎两人的承诺,没有被侵犯。

这倒也给了刘缘等人修养的时间。

有金氏铁匠铺在,武器不缺。

有毕谨慎送来的粮草,加上城中已有的大量储存,粮食也很充足。

全县大力招兵买马,如今二人手下已有八千多将士,其中一千余骑兵。

大量的资源砸了下去,将士兵甲精良,体魄强健,训练有素,可列战阵。

可金窑县还是太小,如今资源不够了,刘缘手上除了一堆灵酒,和当初从金氏铁匠铺内拿的东西外,就连修炼的妖丹也都耗尽。

“那我们打谁?”

“余八月的大哥有金丹境修为,掌控五县,又与我们有约定在先,倒是不好出手。”

“有他们在,我们这里倒是安宁不少,但要想出去的话,不光要借路,还得防备他们重新占领金窑城。”

“是啊,难就难在这里。”刘缘捋着胡须,轻轻敲击桌面。

“我们可以留下施小茜三人,再给他们几百将士管理城池,这样若高策谋不守承诺重新占领金窑城,我们也没多大损失。唉,好像也不行。”赵二佰思量片刻,叹了口气,皱眉摸着大光头。

“金窑城不能丢啊!”刘缘也微微摇头。

金窑县是他们经营了多年的地方,这里有郡中手艺最好金氏铁匠铺,有附近十几县内都能排的上号的齐氏布行主家,两者可保证兵甲供应。

最重要的一点,他们手下的将士,多为此县本地人。

若带兵离去,大本营却被别人攻占的话,必定军心不稳。

金窑城没了,他们又要花费数年时间重新开始。

“我们可以相信那位于大人吗?”

“高策谋两人发了誓,不会轻举妄动,其他人,不好说。”

“一个金丹武者的话,我们两人联合倒也能对付。不过他们有两个金丹,生死之交,又有众多通窍、先天,数万兵马,我们却是比不得。”赵二佰挠着大光头,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。

“是啊,我们把自己困在这里了。”刘缘也露出一丝苦笑。

又商量了一会,最后暂定赵二佰和王老留在这里,刘缘过几日带着小股人马去其它地方,看看能不能闯出点名堂。

不过,计划没有变化快。

三天后,就在刘缘将要准备妥当,要出发的时候,变化来了!

“恩?你是说,你大哥被他那生死之交背叛了?”

看着面前浑身是血的两人,刘缘与赵二佰对视一眼。

眼中,泛起异样的色彩。

“于大人为了救我们出来,生死未卜,我二人无路可逃才来了这里,却是给两位大人添麻烦了。”

两道人影,一名身穿盔甲的男子,胸口中箭,昏迷不醒。

另一名黄脸长眉中年,面露悲色的开口。

两人正是当年金窑城的主事,毕谨慎和余八月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