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章 战后琐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82 字 7个月前

“金掌柜,齐老爷子,两年时间不见,贫道观二位面色红润,容光焕发,想必修为定精进不少,恭喜了。这位是?”

刘缘熟络的打着招呼,最后目光落在那位黄脸长眉中年身上。

这几年手下的衣服与兵甲,都是在齐氏布行与金铁匠铺制作,由于经常交易,用量也很大,两家的主事人刘缘自然熟悉。

而长眉中年,刘缘以前未曾见过,但从他刚刚说出的话语能判断出,应该是金窑城现在的主事之人。

“在下毕谨慎,一年前来此接管金窑城,见过道长。”毕谨慎拱手行礼。

“原来是毕大人。既然毕大人掌管此城,那刚刚说的?”手中长刀纹丝不动,刘缘目光盯向毕谨慎。

“只要道长不伤众将士性命,我等愿投诚于道长。”毕谨慎郑重其事的说道。

“好,贫道承诺于你们,只要不反抗,便不会伤尔等性命。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刘缘将长刀缓缓收回。

他若是杀人自然不用刀,刚刚如此模样,只不过是给其他人看的。

“不能投降!要是城池没了,我怎么向大哥交代!老子宁……”

“闭嘴!老子可不管你怎么交代,你要是死了,老子怎么向你大哥交代!”

未等余将军说完,便被面色难看的毕谨慎打断,随后立于高墙头上挥舞令旗,清晰的声音回荡城池内外:

“众将士听令!放下武器,不许反抗!”

士兵们倒是军纪严明,毕谨慎刚喊完,在一阵“哗啦啦”的兵器撞击声中,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将手中武器扔在地上,有的还脱下了盔甲、靴子……

“既然二位已经商量好了城池的归属,我们两个老头子家中还有事,便不打扰二位了,告辞。”儒雅老者见状,向金掌柜使了个眼色。

“以后将士们的重要物资,还要多多倚仗二位了!”

“好说,好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客套几句后,刘缘目送两位掌柜离去。

“毕大人请放心,贫道向来说话算话,待我等接管城池后,定会遵守承诺。”白丝收回,刘缘面露微笑的抱着拂尘。

“哼!你们修仙者,就会靠法器和一些奇奇怪怪术法取胜,要是真刀真枪的打一次,老子不见得能输,输的这么快!”

余将军活动下身子,嘟嘟囔囔的走到毕谨慎身边。

刘缘没有理会他,轻跃城墙高处,静静的观望这不太长的队伍入城……

这次的夺城可以说是相当和平,双方均没有一人战死,以至于入城的手下皆难以置信,对刘缘的手段可谓是奉若神明。

接下来的事情便由赵二佰安顿,刘缘随意在城中逛了逛。

入夜。

金窑城,县衙内灯火通明。

“毕大人是说,明日你们的援军便会到此?那不知二位有何打算?”轻酌美酒,刘缘看向毕谨慎。

“毕某在于大人麾下做事,在于大人身前也算是个能说得上话的人物,而于大人和余将军乃同母异父的兄弟,我们不便继续留在这里,还望道长放我二人离去。”

毕谨慎行礼,想了想,似乎觉得话语中有些不对的地方,连忙又说道:

“道长莫要误会,想必我们就算留在这里,道长也不会放心,况且明日援军就会到来,若是打起来对双方都没好处。道长又刚刚接管城池,若再吃下几千兵马的话,也恐不好掌控。”

“这倒是也有点道理,可你们如何保证回去后,能不再调兵攻来呢?”刘缘将酒杯放下,捋着胡须作思量状。

“这……”毕谨慎见刘缘的模样,不由捋着他那长出额角半尺的眉毛,低头想着什么。

半晌后。

“我毕谨慎发誓,道长放我二人安然回到于大人身边后,只要道长不再与我们为敌,毕某保证于大人及其手下,不会再与道长的势力作对。如不遵守誓言,我毕谨慎必坐火入魔而亡。”毕谨慎神色凝重的发誓。

“毕大人倒是不用发如此毒誓。对了,余将军,你看毕大人说的话,在你兄长那里当真管用?”刘缘将目光移向正抱着酒坛,大口吃肉的余将军。

“管用!我余八月也发誓,和他一样!”余八月晃了晃酒坛子,指着毕谨慎说道。

“如此甚好。但贫道从小就穷怕了,因此任何到了手中的东西,都不舍得送出去。二位可都是通窍境界,就这样放走了贫道感觉很吃亏。况且,大当家那里也不好交代。”刘缘皱眉,皱眉捻着胡须。

“我二人定然不会让道长白忙活的。”毕谨慎一副会意的模样,压低声音说道。

“哈哈!毕大人倒是经验丰富,贫道也就不拐弯抹角了。我只要马匹、粮食!”刘缘笑眯眯的看向毕谨慎。

“啊?要多少?”

“这就要看你们能给多少了?”

“毕某只能做主,最多三百匹战马……”

“两个通窍境高手,哪怕炼成尸类傀儡,也能轻易杀他的千儿八百的人马吧?”未等毕谨慎把话说完,便被刘缘打断,悠悠的拿起翠玉酒杯观看。

“那道长欲要多少?”毕谨慎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“怎么也得千匹上好的战马,至于粮食嘛?只要万军一年的用度就够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贫道不喜欢讨价还价,行就行,不行也不用商量。”

“那,那好吧,我们回去后一定将道长所需送来,我毕谨慎发誓……”

“别,这点小事用不到发下誓言,贫道信得过你们。这样,笔墨都有,写下字据便可。”

“……”

天亮后,毕谨慎带着余八月,带着他们的心腹离开金窑城。

临走的时候,余八月软磨硬泡的从刘缘手中,搬走了几坛灵酒。

作为交换,刘缘又多得了三百匹战马的字据。

与普通马匹不同,战马是从小经过挑选,再用特殊灵物喂养多年后,有了几分灵兽的性质,无论耐力、速度、负重、灵性等,都超出一般马匹数倍。

如今正值乱世,这种战略性的马匹更被各大势力看管紧紧的。

由于是活物,不像其它东西可以直接收进储物空间,这几年下来,刘缘手中拥有的不足百匹。

好在这个问题,解决了。

金窑城已经占领了,剩下的事刘缘也懒着插手,便寻了一处顺眼的院落暂住。

房间内,刘缘从扳指中取出一个个酒坛打量。

王老当年将千酿坊的酒窖搬空,用的就是赵二佰扳指,不过他老人家对别的酒不感兴趣,取了那大坛削弱的醉仙酒后,扳指就扔给了刘缘。

至于那个泡着真的醉仙酒坛子,正被小和尚超度呢,也不知以他的修为,能不能超度得了。

扫过一个个坛子上的标签,刘缘不时拍开一坛品尝下。

“还魂酒,喝上一口可吊住先天之下性命三日,没用。”

“可以不惧疼痛的酒?只能维持一天,还太少了。”

“这个喝完能让人全身僵直三个时辰?这有什么用!”

“叫忘忧城,怎么没有看到忘忧酒呢?咦?喝一坛能让人年轻十载?倒是神奇。”

来来回回倒腾一番后,刘缘将面前近三尺高的酒坛拍开。

向着坛内看去,目光一凝。

坛内有飘出异香的酒气,有灵药,也有一个小小的,蜷缩的人影,一根细长的脐带,在灵酒中飘荡。

“年轻十载,呵呵!”

……

找到小和尚将坛中物超度,接下来的时间,金窑城没有发生大事,平稳发展的同时,刘缘便进入修炼之中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