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出兵金窑城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26 字 7个月前

半数的兵马和粮草,如果换作其它依附于城池下的小势力,恐怕早已答应。

甚至趁此机会为其效命,以求搏一搏机遇,走向更大的舞台。

但刘缘等人不一样。

以他们自身的实力,本就不应窝在这等偏远小镇中,只是因为前些年各大势力的平衡和身份问题,一直有所顾虑而已。

如今,平衡已被打破,自己一方又有王老坐镇,他们再没有了顾虑!

赵二佰的想法,是欲趁此机会,将金窑城的大军抵挡杀退。

这样他们不但有了反击的理由,还能磨练手下,在增加士气的同时,将名号打的更响。

但刘缘却有不一样的想法。

他要直接拿下金窑城!

因为这样能减少不必要的伤亡。

至于理由?都在乱世之中了,谁会在乎!

走进空荡荡的大殿,刘缘随意寻了个位置坐下,翻出本不知从谁手中得来的兵法翻看,静静等待着。

没多久,赵二佰迈步走入殿中。

“刘兄,你这书上的兵法我都看过,要是真管用的话,也不会混到如此模样了。”扫了眼刘缘手中的书籍,赵二佰摇头叹气的坐上虎皮椅。

“也是,小战斗都是高手为主,兵卒为辅,大型战争我们也比不过那帮身经百战的老家伙。”放回书籍,刘缘捋着胡须分析。

如今他们依旧是伪装形态,至于何时恢复原型,恐怕要等到在这武州,真正占有一席之地的时候了。

相信用不了多久。

这时,一名身穿水蓝长裙的娃娃脸少女,带着她的两名师弟,急匆匆走入殿中。

“呀!道长终于醒了!听王老说,您在修炼神功,能让我见识一下吗?”少女见到刘缘后脚步一顿,眼中闪过亮晶晶的光芒。

“不见血的事情,贫道不想浪费法力。”刘缘扫了几人一眼,语气淡然的开口。

赵二佰提起过这几人,听描述应是初入江湖的宗门子弟,这几年可没少给他添乱。

娃娃脸少女是刘缘在忘忧城捡回来的,名叫施小茜,苏醒后说要帮着他们便一直留在了这里。

另外两名男子是她的师弟,在一年前被施小茜找回来的,分别叫做顾志英、顾志俊。

施小茜的修为最高,为通窍境,两个师弟都在先天境。

他们年纪不大,都未过双十年华,能有如此修为想必师门实力不错,恩,资质应该也还行。

也许是受到师门熏陶,或者某种书看多了,这三人凑到了一起后,到处做着所谓“行侠仗义”的事。

对三人的所作所为,由于还都算“合情合理”,赵二佰又不想得罪他们背后的实力,可谓是有苦说不出。

刘缘的想法就不同了,在他看来,不听话就赶走他们!

人是他救的,得罪了又怎样,还能恩将仇报不成?

“不给看就不给看,本姑娘就不信你一直不动手!”

施小茜小声嘟囔着,转身坐在了对面位置,而她的两名师弟,纷纷坐在两侧。

又过了一会儿。

“大当家!”

“道长!”

“道长醒了!”

十几名兵甲在身的男子,陆陆续续入殿。

恭敬的行礼后,各自寻了位置,安静坐下。

他们是分管两千人的头领,每人管理百人左右,听命刘缘与赵二佰的调遣。

“人都齐了,那我就说说今天招大家来的目的。”

赵二佰靠在虎皮椅上,语气顿了顿,慢吞吞的开口:

“刚刚金窑城送来信件,要老子交出一半兵马粮草。”

众人闻言哗然。

“安静!大家有什么想法,可以提出来。”

刘缘挥了挥拂尘,一层薄薄的光罩笼罩大殿,将内外声音隔绝。

安静片刻,十几个头领面面相觑,最后由一名中年起身,走到大殿中央,分别对着赵二佰与刘缘行礼,而后朗声说道:

“事关重大,属下等人全凭两位当家的做主,绝无怨言。”

刘缘与赵二佰相视一笑。

这几年没白训练他们,别的不说,自己的地位倒是分的清楚。

对付一个小小的金窑城,他们不需要有人出谋划策,需要的正是手下服从。

“既然如此,天亮前,给你们半个时辰准备。”赵二佰点了点头,随后便不再语。

受到气氛的感染,施小茜三人也没有添乱,殿中再一次陷入寂静。

直至一个时辰后。

“安排一下吧,半个时辰后,点齐人马,兵发金窑城。”刘缘说着,挥手撤下光罩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打,打金窑城?”

“我们这点人……”

十几名头领闻言一愣。

“怎么?”赵二佰目光一一扫视众人。

“属下遵令!”

……

半个时辰后。

边山镇外。

“第一次打仗,就这么无精打采。是对我二人没信心,还是对你们自己没信心?”

刘缘脚踏一团雾气腾空,望着队形虽整齐,却除了少数面孔有着激动之色,其余都神色担忧的人们,淡然的说道。

“道长!金窑城城墙高十多丈,我们没有攻城的器械,就这么杀过去,恐怕会,会很难。”

一名胆大的手下提出了疑问。

他没有将话说的太漏,因为在他的认知中,哪怕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,两千人若想正面攻下一座城池,也很难。

就算城中只有几百守军。

“哈哈!此次由贫道亲自出手破开城门,尔等可还有疑问?”

刘缘大笑,声音回荡四野。

好不容易训练出的手下,刘缘可不想让他们作无用的牺牲。

这次刘缘要让他们知晓自己等人的厉害,下次,再让这些手下们,尝尝战争的残酷!

“出发!”

一声令下,刘缘几人骑马在前,近两千人浩浩荡荡,向金窑城行去……

金窑城。

“什么!他们竟然敢打过来!”一名黄脸长眉的中年猛然坐起,面露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“刚接到消息,今日天亮后,边山镇外集结了两千左右的人马,预计还有两个多时辰,便会到达城下。”

“两千人马就敢来,必定有所倚仗!传令下去,关城门,集结所有将士!”

“遵命!”

传令的士兵退下。

中年皱眉喃喃自语:

“算上我,军中只有两名通窍境,为防万一,还得去请城中的高手。大人调拨的兵马还有一日便能到达,应该无事。但愿他们之中没有金丹境高手,恩,一定不会有的,那等高手怎么会被他们请去?我这疑心病得改一改了。”

……

金窑城外。

刘缘等人远远止步。

两千人马在这高耸城墙的对比下,不由显得十分渺小。

此时的金窑城,城池紧闭,十余丈高的城墙上,一架架巨形弓弩指向城外人马,隐约看见墙头许多人影晃动。

“城下的人听着!给尔等半柱香时间退去,若再向前一步,休要怪本将不客气了!”洪亮的声音回荡。

刘缘笑了笑,轻飘飘跃下马,却是前行了十几丈。

“嗖!”

一根利箭从城墙上射来,跨越数里,直奔刘缘眉心!

手中拂尘轻舞,一卷一荡,箭矢倒卷射回城墙。

“哈哈!城上的人听着!贫道给尔等半柱香时间,若不开城门,休要怪贫道不客气了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