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 闹僵的小镇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15 字 7个月前

“多谢道长救下我那可怜的曾孙儿,我们老两口实在是感激不尽!”

“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还请道长不要嫌弃。”

这是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,佝偻着腰,枯枝般的手抓着一个干净的竹篮子,恭敬的递向刘缘。

竹篮里有着数根玉米棒,一颗大白菜,两个青萝卜,几个土豆,边缘还有一个用旧布缝制的小袋子。

“师门有规矩,每救一人,只可取一件酬劳,这些却是多了,贫道就要这个吧。”

手中拂尘轻拂,一颗青萝卜从竹筐中飞出,精准的落在天元怀中。

“事情已经解决,让这孩子多修养几日就无大碍,贫道有事,便先告辞了!”略施一礼,刘缘化作的中年道士,慢步走向门外。

“多谢道长!多谢道长!敢问道长可有,可有落脚之处?”

老人学着以前见过类似场景的说话方式,却总是出错,最后更是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贫道四处云游,见此地频有妖魔鬼怪作祟,便在山中寻了个有缘的地方落脚,那地方人不多,名叫佰虎寨。有事去那里寻我便可。”

刘缘说话间,脚下一层薄薄雾气升腾,轻抬脚步,宛若腾云驾雾,掠空而去。

“这回遇到真神仙了!”

“是啊!这可比村头学武的王老二强多了!道长会飞呀!”

……

村外,刘缘两人身影落下,小怪化作一缕青烟飘回百鬼袋。

“施主,小僧还是喜欢这样的修行。”化作道童的天元小和尚,仰头看向刘缘,怀里还抱着根青萝卜。

“第一步已经走出去了,接下来只要多做点好事,很快就可以让佰虎寨的名声传出去了!”

“那施主,我们接下来去哪里?”

“当然是去寻下一个地方。来,我们先把萝卜吃了!”

摄来天元怀中萝卜,剑光闪过,一片片去皮的萝卜分在两人身前。

咬着水灵的青萝卜,两人当成水果般吃的嘎嘣脆,向下一个地方行去。

那两位老人,是刘缘刚下山便遇到的,他们的曾孙出了点小毛病,请过附近能人却无济于事。

正巧被刘缘遇见,就顺手解决了。

他们膝下儿孙已不在身边,留下老两口照顾四岁的曾孙子,如今家里的独苗被刘缘救了,自然感激不尽,相信会有很好的宣传效果。

至于他们的曾孙,只是失魂了而已。

是被一只有点道行的小鬼勾走的,超度了小鬼,然后刘缘便郑重的开始了,叫魂……

又经过一个小村,发现有只灵鸡守护,没有妖物作祟,便继续前行。

就这样走走停停,经过许多村庄,随手解决了一些小事,却也没遇到能让他真正出手的妖物。

这回,两人根据村民的指引,来到一座山清水秀的小镇。

宁水镇。

听说这里,闹僵尸!

刚走进小镇,便见有人群围拢一处,一声凄厉的哀嚎响起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与小和尚对视一眼,刘缘皱眉走进人群。

人群中央,一名满脸横肉的大汉,手中杀猪刀染血,脚下有只黑狗被其死死控制住,鲜红的血液从黑狗脖颈流淌,落入盆中。

“你们也明白如今的世道,这条黑狗可是老子花费重金才弄来的,别想着赊账,用银子、吃食来换!”

将一名上前欲接血的老人推开,大汉挥着杀猪刀警告。

剩下的人面面相觑,有的直接掏出银两,有的跑回家取吃食,有的摇头叹气离去。

不过片刻功夫,本就不多的黑狗血被镇民分取一干二净。

“狗肉,新鲜的,谁要买快点!”大汉蹲下身子,当场分解。

“这位道长,您,您,可是真道长?”

有人注意到刘缘的身影,狐疑的开口。

“如假包换。”

轻挥拂尘,地上黑狗尸体忽然剧烈颤动,发出阵阵骨骼脆响。

大汉见状一个趔趄坐在地上,手中杀猪刀颤抖的指向前方。

随着惊呼声响起,众人总算见到了一次,不再骗人的法术。

“哗啦啦!”

只见白森森的骨骼与黑狗血肉脱离,却是一路狗形骨架猛然从黑狗尸体内走出。

骨狗晃了晃脑袋,踏着骨脚围绕刘缘跑了两圈,而后奔向镇边一处小河,没入河水中不见了踪影。

“道长!请道长救救我们!”

“道长救命啊!我们全镇上下感激不尽!”

“还请道长帮我们一把,我们不会让道长白忙活的!”

“……”

镇民见到了刘缘手段,纷纷将他围拢,或哀求,或利诱。

一刻钟后,镇中最大的府邸。

“道长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四旬左右的微胖男子,正是此地的镇长,一边喝着茶水,一边将事镇中闹僵尸的经过,娓娓道来。

而刘缘拿着茶盏轻轻吹动,面色平静的听着。

镇长说的很简练。

小镇在六天前,忽然发现一名镇民身死街道,颈有两个血洞,疑似僵尸所为,便烧了尸体。

前些年也遇到过类似的事,于是按照经验,向保护自己的势力求助。

可那些势力拿东西行,要他们真心办事的时候却难了,奉上许多银粮后,只派了几个前来查探。

然而不过一晚,派来的几人皆身死街头,再上报却说死了弟兄,

要赔偿,狮子大开口要的更多了。

镇子常年被剥削,已经拿不出来多少钱粮给他们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

期间挂上过告示,可却被骗了钱财,直到今日已经死了十几人,还没有被解决。

而黑狗血,就是众人想出来的方法之一。

“只要道长帮我们解决了这僵尸,这便是镇子的小小心意,当然,得事成之后。”

镇长起身,从一侧取出来木盒。盒子打开,几根金条整齐摆放。

“你就不怕,被你上边的势力知道?”刘缘扫了眼金条,意有所指的看向镇长。

对这区区几根金条,他实在提不起丁点兴趣。

“哈哈!这就不用道长担心了,只要道长将事办成了,什么都好说。”镇长敲了敲金条,笑呵呵的岔开话题。

刘缘见状也不多问,这镇长能说出这话,应该是有其他势力伸出了橄榄枝,这与刘缘目前要做的事,没有冲突。

月高风黑。

夜间的小镇寂静无比,朦胧的月光下,刘缘悠闲的躺在房顶上,天元盘坐他身边,抱着木鱼打瞌睡。

“来了!”

忽然,刘缘好像发现了什么,化作一道残影掠向镇外。

天元也在同时惊醒,连忙起身跟随。

哗哗的流水声自河边回荡,刘缘手持旗幡,皱眉望着一蹦一跳,逐渐接近小镇的人影。

人影不高,有些瘦弱,衣着破烂,粘有泥土与血迹,散乱的长发遮住面孔,随着跳跃间,发丝荡开,一张长着白毛,口露獠牙的面容,迎入刘缘眼底。

从那长满白毛的面容,和其它特征来看,这是一个女子化为的僵尸!

另刘缘皱眉的不是这僵尸的气息,也不是它的性别。

而是透过露洞的衣物,朦胧月光下,它那空荡荡的腹部,以及胸腔!

这头僵尸,曾生过孩子,而那胸腔内,没有心肝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