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12 字 7个月前

“我二人初来乍到,如有冒犯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

听到下方有人喊出如此话语,刘缘与小和尚对视一眼,身影缓缓下降的同时,客套的对下方之人示意。

这武州他第一次来,又只是路过而已,除了了解一些基础信息,并不知道这里还不让飞啊!

从这箭矢的力道与方位来看,下方之人并没有对自己下杀手,应该是警告而已,既然来了别人的事地盘,还是要尊重别人规矩的好,顺便打听下情况,以免因为破坏规而吃亏。

望着下方近百手持弓箭,气血澎湃的人影,又见几架刻画符文,威势十足的巨形弓弩遥指天空,刘缘心中思量着。

两人轻飘飘落地,与对面之人相互打量。

那是一群风尘仆仆男女老少,以身穿沉重铠甲,腰悬刀剑之人为首,其余有人身穿着劲装,手持各式兵器,有人粗衣遮体,肩扛农具,有人抱着婴儿,背负箩筐……

“记住了,你们修士在武州最好别轻易飞行。你们运气好,刚进来就碰到俺们了,这要是路过城池或者大势力的地盘上空,少不了你们的苦头,弄不好还容易丢了性命!”

最前方,一名身穿暗青铠甲,身高八尺有余,肩扛掌宽长刃,浓眉大眼的方脸中年,目光锐利的扫视刘缘二人后,开口间,中气十足的声音回荡耳畔。

“多谢壮士相告,在下刘缘,敢问壮士高姓大名。”

听到中年的话语,又感受其周身若隐若无散发的恐怖力量,刘缘抱拳说道。

“在下万惊山。看来小友不似其它修士那般高傲,且同样修炼了武道,欢迎来到武州。”

中年见状,轻轻将肩上长刃立于身侧,发出一闷响,长刃陷入地面尺于,而后抱拳回礼。

“刘某与师弟初来此地,还请万大哥多多指教。”

“小友客气了,不过我们还有要事,不便在此久留,你们向前走,过百里后可入县城自行打听。”

“那刘某便不打扰诸位了,就此告辞。”

见万惊山这样说,刘缘也不便多言,打算先进城看看,反正也不远。

与小和尚走到这群人一侧等待,示意让他们先过去。

中年见状对刘缘二人点了点头,挥手示意众人前行。

这群人应是以万惊山为首,其余人推着战弩,赶着马车紧随其后,百多名修为不错的武者手持刀兵,护卫左右。

队伍缓缓驶过,路过刘缘两人的时候,不时有好奇的目光望来。

这些人看起来像是逃难者,对自己二人除了初始时的警惕外,并无敌意,刘缘对他们示以微笑。

恩?那个跟在万惊山身后,穿着劲装,小麦色皮肤的姑娘怎么一直看着我?没见过修士么?有点功夫,长的也不错。

感受着有一道异样目光频频看向自己,刘缘转头望去。

只见万惊山身后,一名背着长弓,手持细剑的少女,回头点着脚尖向自己看来,眼中神情好像有些不对,那是温柔?喜爱?渴望?还有惋惜?

忽然,一直在怀中露着小脑袋观望的小兽,跳上肩头,少女的目光随之移动……

“咳!咱们走吧,进城打听下情况,也好为接下来的行程做准备。”见队伍已经走过,刘缘脚尖轻点地,身形飘,顺着万惊山所指方位行去。

小和尚见状连忙跨出一步,身影一晃数丈……

刚前行十数里,前方阵阵马蹄声传来。

刘缘想了想没有隐藏,听马蹄声对方不过百人,骑马的人能厉害到哪里?用不着躲。

继续前行,没多久,一行铠甲在身,弓弩齐配的骑兵,于尘土飞扬中越来越近。

对面之人同样看到了刘缘二人,到了近前时马匹速度放缓。

“这位兄台,在下陆新仁,宏汨王麾下,遵王命追击贼寇来此,所有打扰之处,还望海涵。”相距不足十丈的地方,最前方一道人影朗声勒马。

“无事。”刘缘轻语,声音清楚的传入对方耳中。

“不知兄台可否遇到一队人马急行,如若告知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对面之人下马行礼。

“你打不过他们。”

刘缘摇头,拉起小和尚跃上路边枝头,几个起跃间,身影已经掠到骑兵身后,动作不停,继续前行。

这士兵倒是有眼光,不轻易得罪人,还算礼貌,想必他们追击的正是万惊山等人,以他们这些人的力量,在刘缘看来,还真不够武道已经超出自己的万惊山,一个人打的。

提醒了一句,没有再理会身后的骑兵,前行十几里后,又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。

“施主,又有人来了,好像比刚才的多点,他们是在打仗吗?又不知要有多少生灵会受罪了。”小和尚双手合十,轻叹一声。

刘缘没有回答,继续前行。

片刻后,马蹄声渐近,滚滚尘土仿佛一条长龙,迎面向刘缘两人冲来。

刘缘皱眉,与小和尚退到一边躲避。

“前面的小子!看到与我们一样装束的人马去哪了吗?”一声大嗓门传入耳中,最前方人影举起西瓜大的铜锤,指着刘缘喊道。

刘缘皱眉,眼中闪过不满的神色。

“在那边!”

小和尚似乎感受到了刘缘心情,连忙向身后指去。

“那你们还见到什么人了没有?”大嗓门挥舞铜锤,再次指着刘缘两人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

刘缘摇头,一股微不可察的力量,顺着指向自己的铜锤,没入那持锤的手指。

“算了,没功夫和你磨叽,要是平时的话,哼!走!”持锤的身影一声呼喝,骑兵乱动尘土远去。

“施主,你刚才是不是想杀了他们?”小和尚拉着刘缘的衣角,仰着头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“哈哈!怎么会?除非他们先动手,我可是好人!”刘缘笑了笑,缓步向前行去。

“我就知道,施主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滥杀无辜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数百骑兵奔腾,忽然,最前方人影惊呼一声,手中铜锤落地。

“将军!”

“我的手!怎么回事!”

群兵停止前行,最前方人影下马,颤抖的抬起右手。

只见右手手指尖处,露出一节森森白骨,周边血肉腐烂,一根根漆黑无比的线条,像蠕动的细虫般,沿着手指向上蔓延……

……

另一边,刘缘二人已经来到一座古朴城池前。

第一次用这法术,应该发作了吧?也不知道效果如何?

回头望了眼身后,刘缘摸着下想着,与小和尚走进城池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