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重回青云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63 字 7个月前

“哗啦啦!”

“轰隆!”

浪涛滚滚,狂风卷集乌云涌动,一道道闪电划过苍穹,绽放出蜿蜒曲折的线条。

雷声与水浪混杂,汹涌澎湃的水域中,一个暗青色的螃蟹壳,随着浪涛的涌动,起起伏伏。

如玩偶般被天威摆弄的蟹壳内,刘缘三人通过一方特制的孔洞,观望着外面壮观的景象。

“前辈,七天了,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岸边啊?”苏忆云靠在蟹壳一角,抱着自己带来的大行囊,面色苍白,紧张的盯着宛若天倾般掀起,那即将落下的巨浪。

“快了,快了。”

刘缘盘坐中间,蟹壳内壁刻画了一道道防御符咒,随着丝丝缕缕的法力输入微微亮起。

这回的路程,没有了来时那么好的运气,他们在半个时辰前,遭遇了这一场恐怖风暴。

在岸边观望时,看到的这种壮观景象,与亲身体会这等天威的感觉,是截然不同的。

滔天巨浪席卷,蟹壳摇摆,最终还是无力的被波涛砸入水内。

无数气泡上浮,有巨影从水底游过,一群色彩鲜艳的鱼儿穿梭于蟹壳四周,好奇的触碰其边缘,试探这与以往所见有些不同的物体。

小和尚神色庄严的敲动木鱼,祥和的气息随着经文吟诵,扩散开来。

几具气息澎湃的庞然大物,在接近蟹壳的时候,仿佛被某种力量影响,动作变得温柔许多,与蟹壳擦身而过。

当蟹壳重新浮出水面,没等众人松口气,又有滚滚浪涛映入眼底……

半日后。

惊涛骇浪拍打岩石,发出阵阵轰鸣。

水域中,一颗残破的螃蟹壳,如利箭般穿过层层波涛,射入沙滩。

刘缘掀开蟹壳飞出,手持晶莹剑柄,面色凝重的望向水域。

“嗷!”

愤怒的吼叫盖过水浪,鳞甲遍布的躯体穿梭于波涛,两颗狰狞的头颅仰天怒吼,房屋大小的眼中闪动凶厉的光芒。

这是一只长不知几里,体型粗壮,气息恐怖的巨形水蛇,身上有伤痕正快速愈合着,滴落的血水染红小片区域,引得无数鱼虾争抢。

双头水蛇没有上岸,深邃的双眸与刘缘对视良久后,再次发出一声不甘的吼叫,庞大的头颅调转,血盆大口猛张,将聚集身侧争抢血液的鱼虾,连同河水一口吞下。

巨尾甩动,激起一阵汹涌的浪花,身影逐渐消失于水面。

“总算上岸了!”

苏忆云艰难的爬出蟹壳,湿漉漉的衣物紧贴躯体,显露玲珑有致的身材。

“那大蛇太坏了,又没招惹它,居然追了我们一路,等我以后修为高了,一定要将它抓回去好好超度,让它看守寺庙!”小和尚严肃的绷着小脸,挥舞着拳头。

“休息一下再出发吧。”

理了理滴水未沾的衣衫,修整一番,三人向不远处的山脉行去……

几日后,环香州,一家酒楼内。

“这与我们那差不多啊!男人比红颜国没多上多少,不过这里的东西真好吃!”

少女不断向口中填着菜肴,腮帮子鼓鼓,望着窗外的景象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“这里叫环香州,听说很久以前是属于红颜国的地界,前些年这里经历战霍……”

轻酌杯中酒,刘缘对少女讲起了他所知道的往事。

“是啊!当初我和施主亲眼看到,两州边界的尸体堆积如山,超度了很长时间呢!最后还是施主厉害,将那些尸体都送了回来。”小和尚听刘缘讲到这里,连忙接上话。

“两州之地虽然经历战乱,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也一直安宁,只是不知道,这种状况能持续多久。”

想到被收入葫芦的景明王,刘缘心中叹息一声。

这件事虽然还没有被其他人知晓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。

而景明王的失踪,不知会对这两州之地,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

但愿别死太多人,就算死了也别算我头上,是他先惹我的!

“前辈,你们可不可以晚上几天再走?”苏忆云吃了一会,速度慢了下来,神色有些紧张,带着犹豫的语气开口。

“恩,先在这里住上几日,修整一下。”对于初到异地,尤其是第一次出远门的人来说,苏忆云的这种心理刘缘是体会过的,顺手帮上一下倒也无妨。

少女听到刘缘的回答,神色中带着兴奋,连忙起身帮他重新斟满酒杯。

“正好我带你见见这里的景象,这环香州是青云国女子最多的地方,与红颜国有些相似之处,你可以先在这里熟悉一下再走。”

付了账后,刘缘三人沿着街道行走,一路上不时给少女讲解,传授她一些行走江湖的经验……

几日后,城外。

“先不要急,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,最好将修为提升下,也好有些自保之力。”

“嗯!我知道了前辈。”

“那么,祝你一路好运,早日寻到自己的祖母。有缘再见!”

“前辈!有缘再见!”

遁光冲天而起,少女挥舞双手,神情有些没落。

“我自己能行的!”

握着挂在脖颈上,娘亲留给自己的遗物,少女露出坚定的神色,转身走向城内……

……

遁光掠过环香州,再次踏入乱州境内。

此时的乱州,比起刘缘刚来的时候,显得更乱了。

在空中,不时能碰到匆匆飞行而过的修士,而观察地面上,也总会见到有人激烈斗法。

途中刘缘两人打探过,原来自从九仙老祖失踪,换取寿元丹的法器失效后,这种曾风靡一时的奇异丹药没办法再获取,而拥有寿元丹却没有力量保护它的人,便陷入了危险中。

临仙城身为寿元丹的发源地,没了九仙老祖的震慑,在众多势力的压迫的下,也是自身难保。

乱州从那一刻开始,也便真的乱了。

许多修士或成群结队的离开,赶往其它州郡,或隐匿山林躲藏,以求避开这次各大势力的重新洗牌。

这乱州刘缘是不想再待了,没有过多停留,一路飞遁,途中出手了几次,使得怀中原本即将耗尽的灵物,补充了少许。

几日后,飞过乱州境,越过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,继续向前飞行。

过了此州,再穿过两州之地,便可重新回到东定州。

“施主,这里的灵气好少。”

小和尚坐在一方蒲团上飞行,感受着四周稀薄的灵气,疑惑的开口。

“这里和乱州一样,是一个特殊的地方,听说这里……”

“嗖!”

正对小和尚讲解着,骤然一道森寒的箭矢,夹杂狂暴的力量,向刘缘前方飞来。

刘缘遁速降缓,箭矢于身前掠过,消失于天际。

“哈哈!上面的修士听着!这里武州地界!我们武者的地盘,别总在我们头顶飞来飞去的!”

粗矿的嗓音回荡,惊得空中鸟群飞散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