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比葫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391 字 7个月前

此时,树林中已经是独自一人的冯平丞,还没发现其他人不再,正高举神秘玉碑,异常专注的念动着法咒。

直到最后一句话念完,手举玉碑,恭敬一拜。

“有请师祖降身!”

玉碑流光溢彩,天降彩云,冯平丞浑身气息一变。

“这回还行,能多在人间呆上一会。”

祥和的气息弥漫,冯平丞一声轻语,身影飘飘出尘,身影一个模糊,原地于消失。

正在施法的九仙老祖,感受到了远处异样的气息,雪白长眉微动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忽然,九仙老祖眉头紧锁,挥手对着身侧拍去。

两道恐怖力量相交,强烈的余波扩散。

被束缚的刘缘等人,在这股强力的交手余波下,身影抛飞,撞断一颗颗树木。

“哈哈!没想到在人间还能遇见同道,不知是哪位道友在此?”

一击之后,冯平丞长袍飘飘,祥和的面容露着微笑,负手立于半空。

“哼!你坏了我的事!”

九仙老祖老祖冷哼一声,语气中充满不悦,缓缓转身。

冯平丞微笑的面容,随着九仙老祖转过身来,变得有些僵硬,又看了看其座下的石龟,忽然面露正色,悄无声息落地。

“拜见老祖!”

冯平丞恭敬的低头行礼。

“回去吧,记得去本尊殿中,将今日之事告知。”九仙老祖转身,不再言语。

“是!”冯平丞身体似乎一颤,再次行礼,而后瘫软在地。

另一边。

恢复身体掌控的刘缘,推开身侧断树,却见面色苍白的左情多早已起身,此时正手按剑匣,血液顺着剑匣表面,一幅幅奇形怪状的雕文缝隙间流淌。

而其他人,纷纷四散而逃。

“别,你,你修为不够,杀不死他!”左剑侠虚弱的声音,从一侧传来。

刘缘袖口处,一个锈迹斑斑的铜铃,一个金光闪闪的金钱出现,同时连忙取出来丹药,喂进左剑侠口中。

“没用的,不用浪费时间,快带他们跑!”左剑侠吐出丹药,挣扎着起身。

左情多一言不发,面露疯狂的神色,拍开剑匣最上方,挥手拽出左剑匣腰间三柄长剑,插到剑匣上方。

随着鲜血逐渐覆盖剑匣上的雕文,剑匣浮空,木制表面交错,缓缓开启。

“就算杀不死他,也让他见识见识,咱家祖传法宝的厉害!”这时,左情多面目狰狞的挤出几个字来。

而左剑侠见状,似乎想起了什么,忽然笑了。

“嗡”

奇异的波动从左剑侠体内显现,一颗圆滚滚的金色物体,旋转着,围绕其周身转了一圈,似乎有些不舍的碰了下他的额头,而后一晃,没入左情多体内。

随着金丹入体,左情多原本虚弱的身体,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气息。

剑匣上,丝丝缕缕的血液没入三柄长剑,耀眼的剑光直冲云霄!一柄柄血色小剑,从剑匣各处飞出,以一种奇特的方位,围绕左情多周身旋转,小剑越来越多,飞出后缓缓变大……

“倒是好法宝,可惜。”

九仙老祖的身影,出现于左情多面前,正欲抬手。

“叮!”

空灵的响声回荡,四周刹那安静。

“叮铃铃!”

晶莹剑柄在手,见九仙老祖身形停顿,刘缘正欲冲上前去,又一声清脆的铃声回荡。

却见那枚金钱,不知何时飞出,撞在铜铃之上。

锈迹斑斑的铜铃,有金光一闪而逝。

“咔嚓!”

一声脆响,石龟与雕像的头颅,同时落地。

刘缘发丝快速枯萎、变白,而紫府内,原本形成一片小湖的法力,瞬息见底。

顾不得其它,收起剑柄,甩手拽出来腰间葫芦藤,对着前方一抽,石龟与半无头雕像消失无踪。

但愿那竹子,真如所说的一样,会在绝境中给人一线生机。

动作不停,身形快速闪现的同时,手中两枚储物戒指,一闪没入葫芦内。

身影已来到那片尚未被余波吹散的尸体前,藤蔓再挥,密密麻麻的尸体消失无踪。

“嗯?”

一声轻咦,九仙老祖转身,凝重的望向刘缘。

“轰隆隆!”

震荡灵魂的响声,不知从何处响起。

刘缘只感觉眼前一黑,失去知觉。

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,已经身处另一片天地。

“哈哈!嘻嘻嘻!”

“咯咯咯!嘿嘿!”

“桀桀……”

笑声回荡,放眼望去,漂浮半空,头上、脚下、四面八方,无边无际的葫芦藤,映入眼中。

一个个说不出颜色的葫芦,五官俱全,似乎在荡着秋千,摇晃着,发出欢快的笑声。

“选一个吧!”

“选我选我!”

“选我!选我!”

葫芦争先恐后,发出稚嫩的声音。

“你能做什么?”刘缘想了想,指着身边一个葫芦问。

“我能里面装了很多很多灵气,只要有了我,以后修炼再也不用担心灵气不够了!”葫芦摇晃着回答。

刘缘摇头,指着问向另一个葫芦:“你能做什么?”

“我可以每天变出一个美人,只要……别走啊!我旁边的兄弟,能变男的!”

刘缘嘴角抽动,向前行去。

“你能做什么?”

“我可以收入世间万般妖魔,只需你从此认我为主。”

刘缘摇头,换了个方向前行。

“你能做什么?”

“我可喷出无尽飞剑,只需你从此放弃其它法宝。”

“你能做什么?”

刘缘想了想,摇头再问。

“我可以喷出烟雾,毁肉身灭元神,只需你修炼毒功,每日用精血蕴养,用时再灌入自身精血……”

“我可收入世间万般法术神通,只需你……”

“我可以释放极寒之气,冰封万物,只需你……”

“我可唤出心中所想神兽,为你护道,只需你……”

“我体内孕育一物,可斩断世间万物,只需你……”

“我可每日孕育一件法宝、神通,只需你……”

走过一个个葫芦藤,刘缘接连摇头,也不知过了多久,身边葫芦藤依旧无边无际,而他还在犹豫。

得抓紧了!这么长时间,外面还不知怎么样了。

刘缘想着,快速在葫芦藤间穿梭,又不知过了多久,身形停止,带着满意之色,握着眼前一个葫芦,轻轻一拽,葫芦脱落。

葫芦刚刚脱落藤蔓,空间刹那静止。

仿佛镜面破碎,在清脆的响声中,刘缘眼前一黑……

再次醒来,身处一处漆黑的空间。

“哈哈哈!”

飘渺的笑声回荡,一道道模糊不清的彩色人影,在四周浮现。

其中一个人影踏出一步,手托葫芦,朗声道:

“吾有一葫,可收半海之水,持手中轻若无物,落承半海之重,坚硬无比,世间法宝难伤分毫。”

人影刚说完,又一人影,手托葫芦,踏步而出:

“吾有一葫,内孕九雷,一雷强过一雷,九雷同出,万物寂灭。”

“吾有一葫,可吞吐世间水火风雷。”

“吾有一葫,只要可收世间所有比之低的法宝、神通。”

“吾有一葫,可遮天地日月。”

“吾有一葫,可变化世间万物为所用。”

“吾有一葫……”

一道道人影手迈步而出,似乎略带得意的介绍着,各自手中的葫芦。

摸着下巴,趁间隙的时候,刘缘手托葫芦,同样一步迈出。

“嘿嘿!我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”

众人影回头。

镜面碎裂般的声音再次响起,刘缘眼前一黑。

空旷的地面上,战斗的痕迹残留,一颗颗枯树里倒歪斜,杂草枯叶随着风儿摇曳。

一根纤细的葫芦藤,静静躺在泥水中,藤蔓上,有光芒一闪而逝。

刘缘手中,突然多了一样东西。

“九仙老祖?”

看向正望着自己的九仙老祖,刘缘轻唤一声。

“呵呵!正是本尊!小……”话音未落,刘缘手中,有一物浮空。

葫芦一尺左右,由青中带白,通体迅速变黄,表面皮上浮:

双日,双月,九颗星。

葫芦玄光闪动,带着一小节藤蔓的尖头开启,有流光溢出。

九仙老祖的身影,瞬间化作一缕烟雾,没入葫芦之内。

葫芦流光旋转,化作丝丝缕缕的玄光,飘上九天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