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斗法台上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93 字 7个月前

斗法台上。

已经准备多层防御的刘缘,按照以往的惯例继续放出雾气,小怪也从百鬼袋中飘出,混入雾气中。

随着“啵”的一声轻响,斗法台护罩消失,斗法开始!

旗幡晃动,僵大僵二立于身侧,背后法剑化作流光,直奔对手面门。

对面是一位身穿兽皮衣,脚踏蛇鳞靴,身材足有八尺高,发丝凌乱遮面,微低着头,似乎在发愣的健壮人影。

法剑袭来,人影毫无躲避之意,左手猛然伸出,直抓飞射而来的法剑!

“嗡!”

法剑震动,却被一只布满鳞片的手掌,紧紧握住剑身,颤抖着却始终无法挣脱。

妖?

刘缘双目眯起,同时命令小怪混在雾气中,从后方突袭。

对面人影缓缓抬头,杂乱的发丝间,两道妖异的光点若隐若现。

“不要耍这些小手段,都是修炼多年的修士,当我瞎吗?还有,别总拿一些小孩子玩的东西试探。对了,我叫阎三,你应该知晓。”

阎三左手光芒闪动,不断颤抖的法剑眨眼间变小,左手轻甩,化为不足半尺的法剑,如同废铁般被扔在脚边,布满鳞片的手掌,恢复原状。

紧接着,右手一团黑雾,凝聚成鸡蛋大小的球体,球体内有电光闪烁,向一侧飞出。

一声刺耳的尖叫,伴随雷鸣的闷响,隐藏一侧的小怪被球体击中,不断变换的形体间,有电光闪烁。

“哈哈!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而已。阎道友,久仰久仰!我叫刘缘,想必道友也知晓。”

连忙收回寸功未建的小怪,刘缘目光凝重。

“这斗法台,就是让人看的,他们看不到,可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阎三扫了眼四周雾气,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。

“为了不被他们打扰,专心斗法而已。”刘缘闻言,眉头微皱。

看对方轻易接下自己的法剑,一招击伤小怪就知道,这不是普通修士。

既然能轻易接下自己的法剑,那另一柄的速度,显然也会被对方躲过,只有在其大意的情况下,才有可能得手。

如今又不知对方有何手段,使刘缘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“这样不好玩,我喜欢让别人,看着对手死亡的过程。”

阎三说着,一个拇指大小的酒盅飞空,酒盅如鲸,雾气如水,形成一片巨大漩涡,快速没入小小的酒盅内。

“大家快看!三号斗法台雾气散了!两人看起来胜负未分,这次我们终于能见到……”

解说之人兴奋的声音,又滔滔不绝的在场中回荡。

场外观看的修士见得此景,欢呼声阵阵。

毕竟每次刘缘入台,都会用迷雾遮掩,使他们无法看到斗法过程,而只看到接过的话,显然缺少了很大的乐趣。

而今天,他们终于能见识到,一场期待已久的斗法了!

“请!”

阎三单手伸出,周身微风席卷,杂乱的发丝飞扬,一张毛发茂盛,双瞳异色的面孔,显露于刘缘眼中。

刘缘也不客气,翻手取出一个两尺长,一尺宽的精致木盒打开,一柄柄三寸大小的紫金刀从木盒中飞出,围绕周身快速旋转,随即化作一片紫色寒光,雨点般射向阎三。

这是刘缘准备的,具有极大杀伤力的法器,也是他最近购买最贵、最厉害的一件。

其中盒中共有一百零八柄紫金刀,每柄都堪比一件普通法器,且皆涂满剧毒,群刀袭击下,相信同境界中,能轻易躲过的寥寥无几。

这是刘缘第一次用出来,他打算速战速决。

阎三见刀雨射来,后退两步,翻手扔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黑白兽皮袋。

兽皮袋浮空便涨,眨眼间化为麻袋大小,悬浮阎三身侧。

袋口黑白光芒闪动间,射向阎三的紫色刀雨,位置偏移,排着队一样,老实的一柄柄没入兽皮袋中……

兽皮袋缩小,满天紫刀消失。

“最讨厌用法器了!一些外力而已。”阎三抛了抛兽皮袋,语气不悦的说道。

刘缘看了看对方的兽皮袋,又摸了身上准备好的其它法器,嘴角抽动。

“这两个僵尸看起来不错,怎么一直不用呢?当做后手?”阎三见刘缘并未再出手,目光移动,饶有兴致的看向僵大僵二。

未等刘缘开口,阎三的身影一晃,在眼前消失。

时刻注意阎三动作的刘缘,连忙控制僵大僵二挡在身前,后退的同时,手中一颗雪白圆珠抛出。

“咔嚓”

轻微的玉碎声想起,寒气弥漫,整座斗法台的地面,皆被一层薄薄的冰霜所覆盖。

此时的刘缘已退至斗法台边缘,周身三尺处,火红护罩浮现,身前一把晶莹剔透的剑柄浮空,眼中灵光闪动,警惕的盯向前方。

朦胧浓郁的寒气缓缓变淡,而原来僵大僵二所在的位置,只有一层尺厚的冰霜残留,空无一人!

扫视整个斗法台,身后、上空,没有阎三的身影。

隐身?

可是僵大僵二又去哪了?

剑光飞出,对着刚刚原来所在的位置挥动,冰层化为碎块,方圆几丈内,依旧人影全无。

刘缘心念一动,密密麻麻的妖蚊从袋中飞出。

似乎对冰冷的气息很厌恶,妖蚊从斗法台最顶端的光幕开始,密集的向下搜寻。

而刘缘,也警惕观望四周。

“你在找我吗?”突然,阎三的传音在耳边回荡。

环视四周,整个斗法台,依旧没有见到阎三的身影。

“我在这呢!”

又一道传音在耳边回荡,只见刘缘刚刚用剑扫荡的地方,一道人影从地面显现,身躯由小变大。

剑光飞出,人影四分五裂。

“上当了!”

由于反应太快了,以至于没看清对面的人影穿着,此时地面上,僵大的残躯落在一旁,脑袋在地面旋转,无辜的望向刘缘。

还好,反应过来了,没有切成碎片,再缝上没有大碍……

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一张张七彩网兜,随着一道身影由小变大的出现,瞬间将剑柄笼罩,一层接着一层,眨眼间,一团七彩网兜将剑柄缠绕,脱离了刘缘的掌控,无力落在地面。

“就是用它,杀的老四吧?没了法宝,好好陪你玩玩。最讨厌别人用法宝取胜了!”

瞥了眼七彩网团,阎三咧嘴看向刘缘,不等刘缘有所动作,身影一晃,已经到了其身前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接连几声闷响,躲闪不及的刘缘与阎三硬拼几记,层层防御破碎,身躯被猛烈的力道击飞。

“咳咳!”从斗法台边缘的光幕弹起,刘缘稳住身影后,抬头间,却是愣住了。

远处,眼前一团巨大如同小山的七彩网团映入眼中,网团很远的地方,一颗庞大狰狞,头带红穗帽的头颅,刚刚在旋转中停下。

这不是僵大的头吗?变大了?

“嘿嘿!好玩吗?”

戏趣的声音在头顶回响,刘缘缓缓抬头。

一团黑影在眼中逐渐扩大,山岳般的物体快速接近自己头顶。

这是一只巨大无比的兽皮靴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