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偷心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605 字 7个月前

站立原地良久,刘缘见街上围观人群渐多,身影一晃,窜入一条僻静小巷,饶了几圈后,出现在街道另一端。

今夜万里无云,皎洁的月光撒向大地,街道上人来人往,看样子这里的夜生活很丰富。

走在街道上,有些郁闷的刘缘,路过家豪华的酒楼,点满了酒菜,与咿呀大吃特吃一顿后,心情好了许多。

酒足饭饱,刘缘跟随人群,欣赏着夜间景象。

他在寻找。

既然那妖女引他来此,想必不会这么轻易离去,那么他就只好等上一等,看看那妖女到底想要做什么!

就这样一路闲逛,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偶尔停下来买些喜欢的东西,半个时辰过去,刘缘在一处异常热闹的楼阁门口停下。

“官人~进来玩玩呀?”

“呦!赵公子,快快请进,今儿要去哪位姑娘那儿过夜?”

“周老爷子,您慢点,小心门槛,哎呦!您往哪摸呢……”

“小弟弟,第一次来吧?到这里的可都是男子汉,快进来啊!”

翠鸣楼前。

刘缘站在不远处看热闹,咿呀卧在其肩头,好奇的观望。

走了一圈,又来到了这个地方,别说,还挺热闹,应该是城中数一数二的青楼。

对面有一酒肆,客人很多,边喝着酒,边对着翠鸣楼出来迎客的女子,品头论足。

而附近的街边,也多是些卖胭脂水粉,精美饰品的摊位。

还有几对夫妻装扮的人,领着年龄不一的小女孩叫卖。

这些人倒是真会做生意!

刘缘停顿了一会,从中间穿过,慢悠悠的继续向前走。

半个时辰后,逛了一圈的刘缘,又走了回来。

在翠鸣楼对面的酒肆,寻了个中意的位置坐下,要了几坛子好酒,一桌好菜,与咿呀又吃了起来……

品尝着不算好吃的菜肴,不时喝上几口美酒,听周围客人,议论城中大事小情,观察着过往行人。

双月交错而过,夜已过半。

此时街上百姓渐少,许多摊贩开始收拾摊位,准备回家休息。

刘缘依旧坐在酒肆,懒散的靠在椅子上,看着街上稀稀落落的百姓走过。

对面的楼阁依旧热闹,姑娘们卖弄身姿,使出浑身解数,诱惑着观望的人群。

感觉有异样目光望向自己,刘缘眼珠轻动,看向街头拐角处。

一位手持黑白算命幡,腰挂黄布包的老者,从小巷走出,看向酒肆中,刘缘桌上没动几口的菜肴,偷偷咽了下口水,慢悠悠的向这边走来。

“道友!不妙啊!”

走到刘酒肆边,老者扫视仍在喝酒的众人,最后将目光落在刘缘身上,小走两步到了桌前,凝声开口。

“哦?此话怎讲?”打量着面前瘦弱的老者,刘缘问道。

“这个嘛?天机不可泄露……咕噜……”老者正说着,腹部忽然发出几声异响。

“相遇即是缘,道友累了吧?坐下休息,一起吃,小二,再来两坛最好的酒!”刘缘见状,大方的示意老者坐下。

“这,这多不好意思。不过看道友自己也吃不完,贫道就不客气了。”

老者说完,将算命幡扔到旁边,抓了只鸡腿,就往嘴里塞。

似乎很饿,老者大口的向嘴里填充吃食,刘缘小口喝着酒,等待老者吃完。

没过多久,桌上酒菜一空。

“舒服!多谢道友款待。”老者酒足饭饱,用衣襟擦了擦油腻的双手,靠在椅背上,十分惬意的样子。

刘缘也靠在椅背,摆了摆手,继续观察着街上景象。

“道友。凭借老夫的经验,这女人要先看腿,你看对面这青楼,那身穿鹅黄裙的女子,走路间,若隐若现,白皙修长的美……”

“有腿毛。”

老者说道一半,刘缘眯着眼看去,吐出三个字。

“呃,这不是重点,腿毛可以去除,我就有秘方卖。再看丰满的臀部,配上妖娆的细腰,再往上……”

“你看脸。”

刘缘抬头向前点了点。

“呃!没关系,熄了油灯,这就是极品!”

老者反驳道。

“嗯。”

刘缘打着哈欠应声。

“差点忘了要事!道友,别看老夫修为不高,这算命的本事,却已经祖传了一百零七代,据说祖上还给国主算过命,曾辅助那代国主一统青云,当时正逢……”

老者一拍脑袋,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然后又絮絮叨叨说了一堆。

刘缘感到好笑,也没有阻止,全当故事听了。

足足半刻钟功夫,老者才停下。

而后上下左右,仔细打量刘缘一番,掐动手指半天,用取出铜钱、龟壳、骰子、竹签等物件挨个使用。

最后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道友修为比老夫高,老夫算不出来……”

刘缘闻言,嘴角抽动。

“老夫遵从祖训行走江湖,混不到饭吃,路过此地,实在饿极了,还请道友见谅。”老者有些羞愧的开口。

“无事,这些酒菜,我一人也吃不下。”刘缘摇头道。

老者又与刘缘聊了一会,见酒肆食客相继离去,便起身告辞。

走了几步后,忽然想起了什么,在黄布袋中翻找起来。很快,老者拿着手指大小的一节,布满虫孔的枯黄竹节,转身放在刘缘桌上,挠着有些蓬乱的头发开口:

“这是祖传下来的东西,传说是一根通天竹,被彻地虫啃食,后被祖上发现,炼制成三百多枚卦象奇宝。长带身边,遇到生命之忧时,会给予指引的方向。如今没剩几枚,老夫命中注定无儿无女,百代传承应断绝我手,老夫既然与道友有一饭之缘,便赠予道友,希望能祝道友,在成仙路上多躲过一劫。后会有期!”

老者说完,摇晃着算命幡,潇洒的大步离去。

“哎呦!”

没走几步,被一片瓜皮划了一跤,起身后,低头小跑着远去。

“呵呵!”望着老者离去的背影,刘缘摇头轻笑一声。

“哎!”随后又仿佛想到了什么,又叹了一口气。

拿起枯竹,刘缘仔细打量一番,随后取出几张纸符,将其严严实实的包裹,再放入玉盒后,又贴上符咒。

不管真假,先放起来,以防万一对我有害,还是稳妥一点,先封印起来以后再说。

刘缘想着,将玉盒收起。

街道远处,传来一阵打斗声,两名手持刀剑的身影,在一处小巷打到另一处小巷,没多久,淡淡的血腥味传来,一道人影在几个跳跃间消失。

街道上寂静无比,酒肆店家正在打着瞌睡,对面莺莺燕燕的楼阁,此时也安静许多。

天快亮了,已经结了帐的刘缘,摸了摸在右胸口衣襟内,睡得香甜的小兽,起身向远处走去。

雾气朦胧,刘缘沿街行走,没走多远,前方左侧小巷,传来奔跑与叫骂声。

“救命!谁救救我!我不认识他们!”空灵稚嫩的声音从小巷传出,刘缘侧头倾听,脚步停顿。

“别跑!再跑打死你!”

“快停下,回来给你糖吃!”

两道男音响起。

“救我!”

小巷中,一名身材娇小,上身丰满,穿着粗布衣,面容精致的小女孩,跌跌撞撞的向刘缘跑来。

刘缘站在原地,目光在小女孩皮肤上扫视,心中一动,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。

“她是我们买下来的,别让她跑了!”

“他们是坏人,大哥哥,求你救救我!”

三道身影越来越近,同时大喊着。

“小妹妹放心,哥哥知道他们是坏人,一定会保护你的!”刘缘笑眯眯的说道,同时伸手拔出背后法剑,作防护状态。

“谢谢大哥哥!”小女孩跌了一跤,连忙起身躲到刘缘身后。

后方追来的两人见到刘缘后止步,抽出腰间匕首,相互对望。

其中一人试探性挥舞匕首,刘缘轻挥剑,对方手腕齐根而断,捂着手腕痛呼。

“这位,这位仙长,她归你了!”剩下一人见状,转身便跑。

红光闪过,两颗头颅滚落。

“别怕,坏人被哥哥惩罚了。”捂住小女孩的眼睛,刘缘柔声说道。

“谢谢大哥哥,我会报答你的!”小女孩仰着精致美丽的小脸,俏生生的开口。

“嘿嘿!那你拿什么报答大哥哥呢?”刘缘捏了捏小女孩完美的脸蛋,怪异的笑着。

“哥哥低下一点,我够不到。”小女孩想了想,红着脸对刘缘说道。

刘缘缓缓俯下身子,他已经等待很久了,相信对方也是。

小女孩点起脚尖,双手举起,仿佛要搂住刘缘的脖颈,小手无意间,轻轻在他左胸口摸了摸。

而后,白嫩的手掌,猛然向刘缘左胸口一伸,身体化作一道残影,飘身退去。

“嘻嘻嘻!你又上当了!笨蛋!”小女孩手捧一颗强劲有力的心脏,嬉笑着后退。

“走了,不陪你玩了!不要死哦,还等你下颗心呢。咯咯咯!”一道红光闪过,小女孩的身影,消失于天际。

刘缘站立原地,摸了摸完好无损的左胸口,感受着再次消失的心脏,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。

“嘿嘿!就让你尝尝,这回的心,与以前有什么不同!”

阴笑着,刘缘抬起手掌,两颗虚幻的心脏,在手中凝聚成型,双手一合,一颗强劲有力的心脏形成。

再用力一捏,心脏破碎,化为丝丝缕缕的红雾,融入心口,五脏循环,气息变得弱了少许,一颗崭新的心脏凝成,有规律的跳动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