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挑衅 美人皮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07 字 7个月前

扇面轻移,绝色容颜显露,琼鼻樱嘴,粉面含春,美人朱唇微张,一根雪白的玉指放入口中,贝齿轻咬,媚态横生。

刘缘双眼微眯,瞧得窗口女子,皮肤细腻无瑕疵,举止轻浮,动作勾人心魄,心道:

这一定就是那妖物了!不知为何引我来此?

正思量间,见那美人嫣然一笑,纤纤玉手抬起,白皙的手指对刘缘勾动。

而后,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窗户紧闭,美人身影,被木窗遮掩。

“瞧见没?刚刚她在对我笑!”身边一位牵着毛驴的老头,小声对身边同伴说道。

“多大岁数了,还当年青时候呢?当年你用小驴它爷爷的聪慧,使那些女子投怀送抱。如今你这么大岁数,什么都没有,连小驴它爹也没了,还想……”

老头身边,一位同龄人从小驴背上的筐娄里,拿出水袋喝了口,怪笑着开口。

“哈哈!佳人对我笑,知己红颜娇,千城万楼不见老,此间楼阁今逍遥。”身后一位身穿麻布衣的少年书生,摇着折扇,摇头晃脑的吟诗一首。

“那是翠鸣楼的花魁,乃前任师爷的孙女,新城主上任没多久,这花魁也是昨晚才选上的,想要见,得花金子!没想到,传闻中仙女一般的人物,如今却落入红尘。哎!”坐在墙角卖菜的老大爷,惋惜的叹气。

“……”

此时的刘缘,听到周围人群的议论,摸着下巴,望着那块龙飞凤舞的牌匾,与紧闭的大门,目光闪动。

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几个时辰,这勾栏之处尚在休息,而那妖女藏在其中,如果再等上几个时辰,被其逃跑了的话,自己再想找到它,可就不知得花费多少时间了!

望着美人所在的房间,刘缘思量一番,脚下轻点,身体轻飘飘飞起,向那美人房间而去。

落在三层楼阁的檐边,刘缘轻推木窗,内部似乎被锁死,在纸窗上捅了个小观察,却见屋内漆黑一片,仿佛其内施展了阵法,连法力也很难渗透进入。

望着下方人群指指点点,刘缘轻哼一声,手中法力喷涌。

“砰!”

一声轻响,刚刚那美人开窗的位置,破开大洞,显露出屋内,女子闺房的一角。

淡淡的血腥味传入鼻中,刘缘皱眉望向红粉幔帐间,那道若隐若现的人影,挥手将纱帐荡开。

看到床榻上的场景,刘缘瞳孔一缩。

只见床榻上,一道身姿曼妙的人影平躺,浑身血肉模糊,红彤彤一片,却是没有鲜血流淌,也没有一丝心跳。

绣花枕边,一张薄薄的的人皮,整齐叠放,人皮最上方,有一头秀发,顺着床榻,搭到了地板上。

完美的剥皮手法,如果不是心脏被掏走,人很可能不会死。

上前几步,正欲仔细查看。

“何人胆敢在城中放肆!”

身后有猛烈的法力波动传来,一声大喝紧随其后。

侧身躲过几根射向穴窍的飞针,刘缘同时挥手,击向空中法力凝聚的手掌。

“砰”

法力相击,余波扩散,原本破开大洞的楼阁,在一声闷响中,木屑乱飞,破口瞬间扩大,连带着地板与上下房屋,皆被两人交手所波及。

“道友在青天白日下,毁我城内建筑,难道不将城中规矩,放在眼里吗?”

中气十足,带有质问语气的声音,由远及近。

只见一位身穿玄黑金纹袍,面有两道疤痕的中年男子,践踏长刀,速度不快的从不远处飞来。

刘缘背负双手,静静的望着中年飞来,直到中年飞于身前数丈处,才慢悠悠的开口:

“刘某初来乍到,对这城中规矩不甚了解,以为如其它小城一样,可以随意出手。如今道友如此快速赶至,看来规矩确与其它小城不同,这次出手,却是刘某不对,在此赔个不是。”

中年距刘缘数丈远处停下,踏着长刀,浮于街道上空。

通过刚刚的短暂交手,感受自己修为不如面前之人,又听得刘缘的话语,有了台阶下,紧锁的眉头舒展。

“道友,这……”

中年望向刘缘身后,床榻上血肉可见的人影,双眼眯起,犹豫的开口。

“刘某追寻一妖女到此,发现踪迹后破门而入,却被妖女所逃,这榻上女子,正是被妖女所害!”刘缘指着床榻上的人影说道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中年闻言点头,同时身体轻轻一跃,跳入楼阁内,长刀归鞘。

而此时,街道上有一队穿着与中年相似的人马,或飞檐走壁,或者小跑而来,将楼阁团团围绕。

“道友见笑了,城主大人刚刚接手城池,为防有人作乱,派遣人手巡逻。职责所在,还请见谅。”中年见手下姗姗来迟,笑着对刘缘说道。

“无妨,如今妖物很可能尚在楼阁内,有道友帮忙,想必会多上几分把握。”刘缘说着,伸手取一个小袋子,扔给中年。

“道友放心,王某职责所在,定会寻出这害人的妖物!”接过小袋子,感受其中熟悉的物体,中年义正言辞的开口。

“……”

接下来,两人又客套了几句,刘缘与王姓中年下楼,而后在两人共同指挥中,由其手下,将整座楼阁之人聚集,于莺莺燕燕间搜查。

直到临近夜晚,毫无所获……

“这妖物太狡猾了,这么严密的搜寻,居然还被它跑了!”

“多谢道友帮忙,诸位辛苦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又客套一番后,中年带着手下离去。

原地留下近百位各色女子,畏惧的偷看着刘缘,也有胆大的,为搏一线机缘,悄悄迈动小步接近。

一无所获的刘缘,哪有心情理会这些风尘女子,转身来到花魁房间内,将那张完整的人皮取出。

“可惜了。不过,对于你来说,这也算一种解脱吧?”

轻语一声,刘缘制作符墨后,取出符笔,于这张完整的人皮上,绘制符篆。

良久后。

符咒闪动,人皮直立而起。

秀发飘飘,人皮空荡荡。

人皮绕着床榻与窗口,飘荡几圈,正欲飞出,一道红光从远处飞来,瞬间没入人皮内。

火光闪现,人皮眨眼间化为灰烬。

“好胆!”

见远处一座高大建筑内,有人影一闪而逝,刘缘连忙飞身追去。

几个闪烁,刘缘来到人影所在处,面色阴沉的拿着一张人皮,四顾环望。

“等我寻到机会的!”

牙缝里蹦出几个字,刘缘轻轻抖动手中人皮,人皮在一阵火光中,化为灰烬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