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东家出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96 字 8个月前

各自回到小镇后,众人将事情经过告知东家。

“什么?石青居然也被附体了?”本来没当回事的面善老者闻言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
“不单单石青与宋道长,一定还有其他鬼物附在修士中。”

“这东西诡异,附身之后极难察觉,这些天宋道长与石青接触之人众多,恐怕……”

“得想办法将他们都寻出来!”

小院中传来阵阵议论声。

“召集众人在院外等候。”

苍老的声音传来,却是那神秘车夫靠在车板上,压低斗笠开口。

刘缘凝神看向车夫,却依旧只能见到,其露出的下半边布满白须的面孔,上半边面孔被斗笠阴影遮掩,如被黑雾笼罩,丝毫看不清其面容,显得神秘无比。

跟随众人退出小院,院中只留下东家的一队车马。

面善老者嘴唇蠕动,恭敬的传音道:

“前辈,事情发现有些出乎预料,没想到石青这等有名号的修士,都会中招被杀,我们要不要出手,解决这个麻烦?”

车夫轻笑一声,对面善老者说道:“呵呵!石青的死,可不单单是被附体的原因,那柳千刃想必早就准备对其出手了,否则同境界下,又相互知晓各自的手段,岂会如此容易就被斩杀?”

“前辈说的对。”面善老者恭敬的回应,随后有些犹豫的问:

“前辈,鬼物附体虽然不算稀奇,许多民间小术都可解决,可根据他们的叙说,这东西不同寻常,附体后很难察觉,而且普通方法对其效果不大,如此耽搁下去,恐怕对行程有所影响……”

“老夫便出手一次,也好震慑下那些有歪心思的小辈!”

车夫说着,手持马鞭,盘坐马车前端,不再言语。

面善老者会意退下,于小院外等待众人。

二百多名修士,仙基境不足一半,其它皆为法力境,此时正站在院外,议论纷纷。

“事情你们也知道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面善老者走出,负手看向众人。

“你们中有人被妖邪之物附体,稍后由方前辈施法驱除。所以,在场的就不要离开了,再通知一次,一刻钟后,没来的。杀!”

面善老者说完,便双目微合,站在原地等待。

刘缘找了个人少的角落,目光不断在人群中扫视,看着稀稀落落赶来的修士,不时与身边之人聊上几句。

他们都在猜测,这些人中,都有谁被附身了。

一刻钟后。

面善老者睁眼,扫视众人一圈后,发现无人缺席,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,转身走进小院。

小院内,车夫盘膝而坐,面前一张巴掌大小的金黄纸符悬空,手持精美符笔,缓慢画出最后一划后收笔。

纸符落下,车夫细细打量上面嫣红色,灵光闪闪的符篆,摇头叹息:

“始终差了一点啊!”

随后双手捧着纸符,转身面向马车车厢。

四周金甲护卫见状,脚步移动,一层金色光罩自小院浮现,笼罩马车,使人看不清其中景象。

只见车夫面对马车,恭敬的行礼,凝声道:

“请祖师赐符!”

车厢毫无反应。

车夫面不改色,再次恭敬的行礼:

“请祖师赐符!”

“请祖师赐符!”

如此三遍。

车厢微微晃动,一缕彩光飞出,绕着马车四周飘荡一圈后,没入车夫双手捧起的纸符内。

纸符上,符篆扭动、变换,快速凝成一道与原本类似的符篆,而后有金光一闪而逝,符纸恢复正常。

“谢祖师赐符!”

车夫重新坐回马车前端,纸符轻飘飘落于面善老者手中。

面善老者双手接过符咒,对马车方位恭敬的行礼后,缓步退去。

小院外。

众修士见面善老者,神情凝重的捧着一张纸符走出,纷纷面露诧异之色。

“师父,这是什么符?”

冯平丞的两个徒弟,凑到师父耳边问。

“是降魔驱鬼的符咒,而且非同一般。恩,刘道友,你怎么看?”

冯平丞模棱两可的回应徒弟,而后问向身边,摸着下巴胡茬,面露沉思之色的刘缘。

“恩!冯道友说的对。

此符笔法飘逸,力透纸背,矫若惊龙,符咒看似普通,却隐隐蕴含一种特殊的力量,确实非同一般。

这世间派别众多,同一种符咒,哪怕名门正派之间,无论画法、效果还是使用手法,都千变万化。

况且距离太远,刘某一时之间,也瞧不出其具体用途,不过我们看着便是,相信东家召集大家来此,不会让我们失望的。”

刘缘听到冯平丞问话,略一沉思后,缓缓说道。

这时,就见面善老者挥袖,院中一口装满水的大水缸,忽然飞到其面前。

手中符纸金光闪动,漂浮于水缸上方,老者面露正色,嘴唇蠕动,似乎在念动法咒。

“这……这符不会是泡水喝的吧?”

“还真有可能,我就会一种泡水喝的符咒,服用后,三个时辰,可金枪不倒!”

“我觉得东家应该知道我们中有谁被附体,这符咒是幌子,一会没准突然出手擒拿呢!”

“……”

修士们见面善老者的动作,又相互议论起来。

刘缘也十分好奇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善老者的动作。

只见面善老者双手掐诀,默念不知名的法咒,水缸上空的符咒越来越来亮,其上的嫣红符篆,像一个小人儿般,脱纸而出。

符篆跳到水缸边缘,绕着水缸左三圈,右三圈,而后凌空翻越几个跟头,噗通一下,跃入水缸。

水缸上空,空白符纸忽的燃烧,化作一道旋风,卷着缸中之水,直冲天际!

“轰隆隆!”

电光划过,一声闷雷在小镇上空炸响。

刘缘抬头望去,此时双月当空,清冷的月光挥洒而下,满天星辰清晰可见,天空无一片云彩。

一滴冰凉的雨水落在脸颊,紧接着,越来越多的雨水落下,众修士或用法力凝结护罩,或用法器遮挡雨水。

然而,雨水却视众修士的防护于无物,一滴滴雨水穿透众人的防御,落在身上。

“诸位道友不必抵挡,此雨水乃本门驱除邪物之雨,不但对身体无害,还会对诸位修为与心境有所帮助。顺便见见,是何妖邪,竟混入队伍中,使你们这么多人都无法察觉。”

面善老者跃到门房上方,背负双手,笑眯眯的扫视众人。

天空无云,整座小镇却被一片雨水笼罩。

刘缘伸出双手,仔细观察着落在手心的雨滴。

雨滴如珍珠般滚落手心,不消片刻,便在手心汇聚成一汪,可以发现,那雨水在缓缓渗入体表。

“我什么时候被这东西附身的!”

一声惊呼,只见身边不远处,一位独眼中年身上,忽然有黑气溢出。

丝丝缕缕的黑气,从身体各处飘出后,在雨水的触碰下,越变越小,始终不得汇聚成型。

几个呼吸后,黑气消散无踪。

同时,一道道充满邪气的雾气、液体,没有规律的从各个修士身边显现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