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缓慢的行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62 字 7个月前

刘缘目光不变,摸着下巴的胡茬,微笑着向灰袍道人点头。

最近看着身边成年的男修士,多少都留点胡须,刘缘也打算有样学样,虽然他觉得以自己的寿元来算,还很年轻……

“刘道友,贫道身上可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灰袍道人走近后,见刘缘依旧毫不避讳的打量自己,不由正了正衣装,抱着拂尘,疑惑的问道。

“没事,没事。刘某见宋道长的装扮很是顺眼,也想弄一身罢了。不道长来此有何事?”刘缘笑着说。

“贫道联系了几位同道,打算去那边巡逻,根据秘法显示,很可能有大量妖物躲藏!不知道刘道友可有时间?”灰袍道人,也就是宋道长,传音问。

“宋道长,你看我这灵宠,最近越来越能吃了,似乎随时会进行蜕变,实在是离不开啊!等下次,下次一定会去!”

刘缘指着身侧,吃了比自己身体还大上许多肉肉的小兽,摇头道。

宋道长着埋头吃得正香的小兽,捻了捻嘴上八字胡,笑着点头:

“刘道友这灵宠倒是稀奇。那等贫道下次寻到好任务,再来邀道友同去。”

“一定!一定!宋道长要不要坐下吃点?”

“不了,为防止妖物跑掉,贫道需尽快寻找人手前往,免得这到手的贡献飞走。”宋道长说着,捻着八字胡,向其他人走去。

望着宋道长离去的背影,刘缘摸了摸衣襟内,微微颤动的百鬼袋,笑容渐渐收敛。

果然有问题!这道士难道被鬼物附身了不成?可是这里有几百修士,还有那神秘车夫坐镇,为何没人揭穿他呢?

摸着下巴思量着,直到咿呀将盘中美食都吃完,意犹未尽的要偷吃刘缘手中的肉,他才停止思考。

而此时,冯平丞走来,传音道:“小友,宋道友刚刚叫我去一同巡逻,可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便推辞了,不知刘道友可有什么发现?”

“冯道友,我确实有点发现。这宋道长,身上有特殊鬼怪的气息,极难察觉!如果不是我对鬼怪极为敏感,恐怕发现不了。”刘缘露出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。

“难道是被鬼怪附身了?”冯平丞露出一副凝重的神色。

“也许是他随身携带的特殊法器,或者鬼怪类宠物。”刘缘摇头说着。

冯平丞闻言一愣,待了一会后便告辞而去,临走时,看着宋道长的背影,神情闪烁。

而刘缘,则看着冯平丞的背影,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。

直到宋道长与十几名修士离去,冯平丞正欲跟上,却被自己两个拖后腿的徒弟叫住,再回神的时候,失去了机会,刘缘才收回目光。

这冯平丞,倒是个有意思的人,就是不知,其手段如何?

半日后,宋道长带着十几名修士满载而归。

刘缘有意无意的靠近那十几名修士,并没有发现异常,只有靠近宋道长之时,百鬼袋才会有所反应。

把小怪放出与之沟通,结果小怪也弄不清情况,只是表现出一副畏惧的样子,这使刘缘对宋道长,更加忌惮了。

小怪从修炼最初,一直跟随自己,这些年吞噬了不少鬼怪,这是第一次遇到过另它表现出畏惧的。

之后的几日,刘缘一直跟在马车旁,远离宋道长,同时观察与宋道长共同出任务的修士,却一直没有发现异常。

而宋道长,这几天也没有再出去巡逻,静坐在一只新抓的七彩锦鸡背部,手持拂尘,双目闭合。

也许是我想多了,这宋道长既然一身道士装扮,其手段应该与捉鬼除妖有关,想必身上有比百鬼袋更厉害的法宝吧?

刘缘心中想着,跟随车队继续行程。

没多久,前方出现一条五六丈宽的河流,最近的一座桥距离几十里,按照马车的行程,最少得一两天的时间。

众人商量用法术渡河,却被东家拒绝,因为此车被法术近身,法术便会失去作用。

而又因马车太重,无法用船,于是东家一声令下,众修士便开始了修桥……

有钱人真好,只要舍得花,就没有几样难事。

刘缘看着肩头的小兽,摸了摸储物袋,将一块切好的石柱,扔入河中。

对这些修士来说,建桥是件十分简单的事情。

不用吩咐,有人做桥体,有人做桥面,最后施展法术,将之牢牢固定。

没用上一个时辰,一座坚固无比的石桥,修建完成。

马车缓缓行驶,走过石桥,跃过一座小山间开辟的蜿蜒小路,两日后,车队来到一座热闹的小镇前。

拉车的灵兽有些坚持不住,于是众人在小镇停留休息。

镇中守护的修士,是一位胖胖的中年,见这等修士规模的车队来此,连忙拜见,而后让出一条小街,供众人休息。

车夫从不离车半步,马车连同几十名金甲护卫,同在一处宽敞的小院中安顿。

此时,安静的小院中,金甲护卫紧围马车,三只灵兽疲惫的休息,车夫正了正斗笠,看向刚进门的面善老者,嘴唇蠕动:

“那道士不是你安排的吧?”

“前辈说的是那灰袍道人?不是啊!这段时间我只安排了一些妖兽袭击而已,如今快出了我们地盘,便没有再浪费。那道士难道……”面善老者诧异的说道。

“恩。我看也不想你安排的,因为你没那脑。”车夫点头。

“前辈,那要不要我出手……”

“不用!现在人有点多,修为参差不齐,淘汰一些也好,只要闹得不大,随他去吧。”

……

一间干净的房间内,刘缘舒服的躺在床榻上,小兽在被褥上窜来窜去的玩耍。

“咚咚咚!”

“刘道友在吗?贫道有事相商。”宋道长的声音传来,刘缘轻柔的弹起,盘膝而坐,一副正在修炼的模样。

“宋道长请进。”刘缘说着,轻挥袖,房门打开。

“不知宋道长前来,所谓何事?”

“哈哈!贫道刚刚又寻了一处妖物聚集之地,特邀请道友前往,上次道友可是说了,这回一定来的呀!”宋道长一口气将话说完,捻着八字胡,笑眯眯的看向刘缘。

床榻上的刘缘闻言,有些无语。

我上次说的是客套话,你怎么还当真?这也太实在了……

嘴唇动了动,刘缘目光移向正寻了个舒服位置,打着瞌睡的咿呀,正欲开口,宋道长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“这回妖兽有些少,贫道邀请了冯道友师徒与柳千刃,再加上近日所遇的几位道友,想必也够了。”

有冯平丞?还有柳千刃?而且这宋道长,应该是盯上我了,既然如此,便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!

“倒是麻烦宋道长了,不知我们何时出发?”刘缘伸手,将昏昏欲睡的小兽拎起,笑着问道。

“一刻钟后。”

“好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