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路遇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96 字 7个月前

月色朦胧。

一片旷野中,红光一闪而回,刘缘轻摸手腕,面色平静。

不远处,一条色彩斑斓,生有双头的蛇妖,身躯扭动着,两颗头颅落在地上。

周围修士,有的刚刚放出法器,有的还在掏着储物袋,见状后,纷纷停下手中动作。

“道友好手段!不知这是法宝还是神通?斩头颅竟如此快速!”

身侧一位大脸盘,长相丑陋,缺了门牙的男子,扯着沙哑的大嗓门说着。

这位正是刘缘刚到东家府邸时,开口说话的那位丑男子,名叫黄传文。

黄传文在众修士中,还是很混得开的,不光因其修为仙基境,长相讨喜,还因为能说。

平时没事时,黄传文总喜欢与其它修士闲聊,打听各种事情,却因为能说会道,每每总能问出一些信息,而当有修士需要情报的时候,也去他那里打听,久而久之,众修士都会卖几分面子。

“一件小法器,无意中得到的小法器而已,比不得法宝神通。”刘缘摇头回应,同时嘴角微翘,佯装有些得意的样子。

“这种如此快速一击断头的法器,实属难遇,刘道友谦虚了。对了刘道友,那边战斗有些慢了,道友不如帮上一把?”

黄传文咧嘴笑着,露出缺了几颗的大黄牙,抬头看向远处正在围杀一头浑身鳞甲遍布,头似鸟,身似猿,生有八只,手脚各四,爪如鹰,生有羽翼的怪物。

这几日的时间,常有妖物袭击车队,却因为修士太多,每次众人齐齐出手,都撑不过一个回合。

这次是例外,因为这此的妖物有些多,而这只领头怪物的鳞片防御很强,高手又分散了,所以迟迟未能拿下。

“有这么多人出手,我就不去抢功了。”摸着下巴,刘缘看着众修士施展法器攻击怪物,除了少数人在其身上留下不深的伤痕外,其它人皆无功而返,摇头说道。

这防御,断颈蛊肯定没用,而且其它手段,刘缘还不打算亮出,再说已经有高手去了。

刘缘看着远方飞来的人影,继续留在原地观望。

只见一位面无表情的青年,脚踏锯齿青轮飞去,人在空中,两道青光射出,没等那怪物有所反应,瞬间没入其胸口,脚下青轮同时飞出,身影飘飘落下。

场中怪物此时正在空中,抓着一名倒霉修士,尖嘴刚刚破开其头颅,欲食用浆体。

身形却猛然顿住,胸口处,一层青石浮现表面,眨眼间覆盖全身,形成了一座青石雕像,于空中坠下。

众修士的法器,击打在空中降落的石像上,发出无数火花。

怪物周身,丝丝缕缕的妖气抵抗,石像边缘在这短暂的瞬间,似要恢复正常。

然而,这一瞬间的功夫,已经足够了。

寒光闪闪的锯齿青轮飞来,正中怪物石像头颅。

旋转的青轮与石像接触后,仿佛切豆腐般容易,从头到脚,一分为二。

怪物被两分的躯体落地,表面附着的青石褪去,恢复原状,众修士看着眼前情景,纷纷露出羡慕神色。

远处,又有两道人影飞来,却是柳千刃和玉纤纤。

两人见怪物已经被解决,于半途折返,重回马车附近。

战斗既然结束,刘缘收了战利品,也回到马车附近,同垂头丧气的冯平丞师徒三人,闲聊起来,心中却思量着其它事情。

这几日,不时有妖物在车队附近出没,而且越来越频繁,给人一种随着前行越远,妖物也就越多的感觉。

如果独行,或者是凡人车队倒也正常,可这是几百修士组成的车队,只要有些灵智的妖物,遇见这种车队,不说退避千里,起码打不过也得逃啊!

但这些妖物,好像没有灵智一般,无论单个的还是群体,就算打不过也悍不畏死的攻击,似乎在执行不能抵抗的命令。

刘缘心中猜测,大概率是东家的手段,也许是为了给他们提提神,也许是想看看众修士的手段。

对于这件事,刘缘既然有了猜想,而且对于自己没什么坏处,也就不放在心上了。

不过一路上见识过众修士出手,刘缘原本对自己有些小骄傲的心,渐渐收敛。

石青的手段是双眼发出神通,速度奇快,中者瞬间会被石化,再配合上手中青轮,路上妖物没有能撑过这一回合的。

柳千刃则非常简单,遇敌后,背后长刀出鞘,遇到敌人越强,出鞘的长刀就越多,目前没有碰到厉害妖物,最多只见他出过五柄长刀。

最另刘缘忌惮的则是玉纤纤,因为她的手段有些诡异。

遇到妖物时,那只干瘪的手掌抬起,指尖虚抓,只是隔空轻轻一挥,妖物就像被五个利器同时切割,瞬间分体。

刘缘在玉纤纤出手的时候,曾近身细心观察过,然而一无所获。

如果对我出手的话,恐怕躲不过!

刘缘瞄了眼远处那妖娆的身影,心中想道。

“停下!大家都累了吧,就此歇息一晚。”这时,马车停下,车夫的声音传来。

众修士闻言,不由面面相觑。

不过看着拉着马车的灵兽,倒地虚弱的模样,也不再说什么,各自寻地休息或巡逻。

刘缘就地找了一颗大柳树,跃上树干,看着车顶上那只尽职尽责的,依旧扑腾着翅膀的小鸟,摸着下巴……

车队前方不远处,有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。

小山中间,开辟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。

此时,五名修士走在小路上,边观察四周,边聊着天。

“这任务不错,没有什么危险,还能游山玩水。”一位身材肥胖的男子,咬了一大口肉说道。

“也不尽然,这才出城多久?再说这些天,不是也死了好几个道友了?”另一位高个男子说。

“那是他们不小心,按我的猜想,这都是东家怕我们失去警惕,故意安排的,否则哪有这么多妖物送上门来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想必其它道友心中也猜到了,不过既然有奖励,他们……嗯?小心!”

几人正聊着,突然,最前面的人打了个手势,五人止步,同时法器亮出,警惕的防御。

两侧山壁高耸,中间不算平坦的道路上,五个人影身前悬浮法器,层层光罩显现,警惕的看向前方。

前方不远处,一排破旧的,大小不一的陶瓷坛,将道路阻挡。

每个陶瓷罐,都用符咒封口,而陶罐下方,是一小片三寸石台,每个陶罐底部,都镶入石台寸许。

五人警惕的观察片刻,见陶瓷坛子没有异状发生,不由松了口气,传音议论。

“谁把封印的坛子放这里了?不会又是东家做的,被我们提前发现了吧?”

“我看情况好像有些不对,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叫人吧?”

“叫什么人!我们有五个人呢,怕什么?去看看!”

一名高大男子说着,拿起手中法剑,大步走到陶瓷坛前,用剑敲了敲坛身,而后将手伸向坛口,却在其他人的制止下,悻悻的收回手。

“走!回去叫其他人来,别在这带着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一位瘦小青年,面色凝重的开口。

“等一下,我拿出来一个坛子,回去让他们看看!”高大男子说着,挑了个不足一尺高的坛子,俯下身,双手抱着欲拿起。

“有点重,真好奇里面封印的是什……”

“啪!哗啦啦!”

一声脆响,男子用的力气有些大,本来破旧脆弱的陶瓷坛底,突然碎裂。

一股酱褐色,如同泥浆的液体,散发刺鼻的恶臭,顺着坛底裂口,流淌在地下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