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馋虫与试探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093 字 7个月前

两位身穿黑袍的青年,扫视众人,目光在李夫屠干瘪的残躯上停顿片刻后,移向冯平丞、刘缘和僵大。

“是他们一起,杀了这李老头?”

其中一位面容苍白,背着两柄细刀的青年,语气冰冷的开口。

同时,法力鼓动,仙基境的修为显露于众人。

“怎么?城中不能杀人?”没等冯平丞开口,刘缘抢先反问。

同时,僵大双脚离地,浮空而起,阴冷暴戾的气息,弥漫开来。

出门在外,脸面最重要,小和尚他师父说的!

再说,这里是乱州,虽然自己只是初入此地,但根据观察,城门口有血迹残留,且无人看守,城中又明目张胆的卖着黑货。

显然,这里的秩序不同,很可能由邪修势力掌管,再听青年的话语,明显知道李夫屠是修士,说不定暗中有着来往。

不管如何,修士的世界,实力为尊,只要强到让人忌惮,便不会有人来特意得罪。

刘缘对于自己的修为手段,还是有点自信,不说别的,起码比躺下的那具干尸强。

想当初,幡中这种会飘的僵尸,自己可是丝毫奈何不得,如今却能操控它们,嘿嘿!

“这……”

两个黑袍青年见状,对视一眼,悄悄退后几步。

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我们有规矩,若修士在城中交手,得胜的一方,须分出所得半数灵物,这是城主定下的规矩。道友,身为手下,我们也很为难呀!”

黑袍青年一改先前盛气凌人的神色,语气缓和,十分客气的行礼解释。

“城主?”

“道友不是乱州之人吧?在我们乱州,如今除了几座大城,其它的城池,早就没有朝廷人员管理了,所以嘛……嘿嘿!”

另一个黑袍青年接下话来,露出一副,“你懂得”的表情。

原来这乱州的城池,多数都被修士掌管了!

刘缘本来也猜到一些,并没有感觉惊讶,看向手中绿皮鼓,轻轻敲动。

“咚”

“咚咚咚”

鼓声响起,地上原本动作缓慢,寻找方向的蠕虫闻声后,伸长身躯,化作一条条细线,快速游动,向刘缘所在的方向窜来。

“师父!救命啊!”

冯平丞的少女徒弟见状,连忙跳到桌上,惊恐的大喊。

一条条蠕动的线虫,从四面八方涌来,在离绿皮鼓四周三尺左右的地方,便纷纷弹跳而起,细长的躯体触碰鼓面后,瞬间没入其内。

刘缘在第一条蠕虫跳出后,就御使绿皮鼓漂浮半空,自己跳到了房梁上……

直到最后一条蠕虫入鼓,刘缘跳下房梁,将绿皮鼓收起,转头看向四周。

酒肆的食客都挤在墙角,冯平丞师徒三人也跳到了桌子上,附近的街道上空无一人。

这时,一些人影从酒肆房檐上跳下,却是黑袍人领头的城主手下。

“没想到这李老头的东西,竟如此恶心……咳咳!竟如此厉害。恭喜道友得到秘术与法宝。”背着细刀的黑袍青年开口。

“小手段,不值一提。”刘缘语气淡然的说道。

“道友谦虚了……”

两个黑袍青年站在原地,也不走,就这么与刘缘天南海北的聊着。

良久后。

两个黑袍人表情很难看,相视一眼,对刘缘说道:

“道友,时候不早了,我们还得回去交差,您看这……”

“哦哦!这半数灵物,我倒是忘了,稍等一下。”

听得两人的话语,刘缘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将得到的两个储物袋取出,挑挑拣拣后,将那个装有人体残骸的储物袋,扔给两人。

“这些,你们拿去交差吧。”刘缘十分大方的挥手。

两个黑衣青年打开储物袋看了看,见到里面除了尸骸外,还有一些其它灵物,顿时松了口气。

“多谢道友体谅,我们先回去交差,改天请道友喝酒。”

“好。”

看着黑衣人离去,刘缘神情变得凝重。

这城主既然能让仙基境界的修士做手下,而且如此居然,其修为手段,必定非同凡响。

如此人物,自然不能为了一点小事而得罪。

酒肆中,食客已经离去,冯平丞师徒三人,却依然在此停留。

“道友,冯某本是收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不过,这次却是道友出手解决,冯某实在过意不去,不如道友留下传讯符,待取了报酬,再将之赠予道友。”冯平丞说着,面露惭愧之色。

“道友不必如此,刘某出手,可不是为了区区灵物,而是为了百姓,替天行道!”刘缘面露正色的拒绝。

“道友好心性,如今这乱州,向道友这般的修士,已经不多了,冯某佩服。”

“哪里哪里,冯道友也是为了百姓……”

两人客套了好一会后,冯平丞师徒三人告辞离去。

见得三人离开,刘缘放出小怪,又在酒肆上上下下搜查一番后,失望的走出。

看来这些修士,不像普通人那样,喜欢将宝贝藏在自己的住所,而是都放在储物袋里,贴身存放了。

街道上,又恢复了人来人往的景象。

看着这些走过的男女老少,又想到酒肆食客的话语,刘缘不禁想到:

这些人中,又有多少,或有意,或无意的,吃过同类的肉呢?

或许,他们都知道,也都习惯了吧。

揉了揉咿呀的脑袋,刘缘向城外走去。

他想寻个安静的地方,整理下今天得到的“机缘”。

至于在城内找客栈?

想想那酒肆就知道,十有八九不会太平。

城外。

几十里左右的地方,有一处破败驿站。

进入驿站,几只硕大的老鼠抬头脑袋,见到有人到来,有的惊慌乱窜,有的慢悠悠从脚边爬过。

随意寻了一间房屋,僵大守门,小怪化作一团黑雾在屋内飘荡,不时掠过探头探脑的老鼠,使其化作尸体。

挥手将杂物卷到门外,刘缘盘膝在硬邦邦的床榻上,将李夫屠的储物袋取出。

丹药、灵草、灵珠,还有几件刘缘看不上眼的法器。

这些东西对于刘缘来说,只是锦上添花而已。

不行啊,“机缘”还是太少了。

在咿呀舔着嘴角,水汪汪大眼睛的注视下,刘缘十分大方的抓出一把灵珠,堆到小兽身边,而后取出两本书册翻看。

其中一本是炼制“馋虫蛊”的秘术,另一本是刀法秘籍。

刀法秘籍先放在一边,刘缘又仔细翻看炼制馋虫蛊的方法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