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出手 蠕虫 黑衣人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17 字 8个月前

“当当当”

刀剑相交,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回荡酒肆。

只见那店家李夫屠手中,两柄黝黑的杀猪刀出现,连连舞动,轻易将冯平丞御使的长剑格挡,不得近身。

“卡蹦”

咿呀捧着一个大瓜子,两口磕开,将瓜子仁放入嘴中,瓜子皮扔进刘缘怀里。

“别把我这当垃圾桶,扔外面。”

刘缘将瓜子皮抖出,弹了下小兽的脑袋,训斥道。

说完,自己连磕了好几个,又抓出来一把,摇头看向战斗中的两人,小声嘀咕着:

“赶紧趁着这功夫用法术,一举拿下他啊?俩徒弟干什么吃的,快远程偷袭。这阵势太小了,要是我,这么长时间,他早就人头落地,没准都搜完身了。”

场中。

几个回合的交锋,长剑归鞘,李夫屠看向自己刀上的豁口,咧嘴一笑:“剑不错,可惜修为低了点。”

“师父,他说你修为低。”少女躲在师父身后,小声提醒。

少年拽了拽师姐的衣袖,悄悄说道:

“师姐,一会要是师父打不过,我们逃跑的时候,不用再背行囊了吧?”

冯平丞听到两个徒弟的声音,原本严肃的面孔,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。

“师父,快让我们见识下你说的绝招。哎呦!师父,我肚子疼。”

“啊!师姐,我肚子也疼,好像吃坏肚子了。”

没等冯平丞再次出手,两个徒弟忽然痛呼起来。

紧接着,场中食客,也跟着捂起肚子大叫,就连街道上的一小部行人,同样捂着腹部,纷纷痛呼。

刘缘连忙将手中瓜子收起,警惕的看向四周。

“怎么样?全城吃过我独家秘方的人,生死皆在我一念间,你还敢动手吗?”

李夫屠用刀背挠了挠头,语气略带得意的开口。

冯平丞闻言,皱着眉头对身后的徒弟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偷吃肉了?”

“没有,我们怎么敢吃!”

“没吃,太恶心了。”

两个徒弟连忙摇头说道。

“你们进城后,独自出去玩了一阵,都买什么了?”冯平丞略一思量,开口问起。

两个徒弟对视一眼,少年在师姐威胁的目光下,低头小声回答:

“我们买了糕点、糖葫芦、肉包子……”

肉包子!

不远处的刘缘闻言,心中一动。

不久前送肉的说过,给这店家送完后,还要去包子铺,不会是一伙的吧?

“可惜了,好不容易安顿下来,又得换地方。不过没关系,现在也可以收获!嘿嘿!”

店家阴笑,将双刀别在腰间,翻手取出一个绿皮小鼓,手指轻轻一敲。

“咚”

一声闷响从酒肆传出。

“哎呦!”

惨叫声变大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只见李夫屠手指连动,一连串的敲击声回荡。

随着鼓声变得密集,原本捂着腹部叫痛的众人,纷纷倒地,额头冷汗直冒,捂着腹部,如同煮熟的大虾弯曲,在哀嚎中抖动着。

“师父救命啊!”

“疼死我了!”

“住手!”

冯平丞看着众人的模样,大喝道。

“放心,取点东西而已,他们死不了。”李夫屠咧嘴笑道。

“咚咚咚”

鼓声继续,哀嚎声越来越弱,倒地的众人身体抽搐着,口中皆探出一节细长蠕动的物体。

而此时,冯平丞还在犹豫着,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。

刘缘看着这位貌似高人的中年表现,算是明白了。

感情这是位初入江湖的菜鸟!

这么大岁数,长相气质非凡,又带俩徒弟,以为有多厉害呢,看来,到我出手的时候了!

正了正衣服,刘缘目光看向正敲鼓的李夫屠,向前一步,朗声道:

“李夫屠!你作恶多端,又倚仗邪法在城中残害百姓,当真以为没人管吗!刘某在此,今日便替天行道!看飞剑!”

说罢,面露正色,双手掐诀,背后长剑飞出,化作一道流光冲向李夫屠。

“哼!雕虫小技!一帮只会御器,和一些不入流法术的散修而已,装什么正道!”李夫屠一声冷哼。

小鼓继续敲动,腰间杀猪刀,连同周边刀具一起浮空,围绕周身旋转,刀剑相交,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发出,却是长剑的攻击,皆被抵挡。

刘缘见状,袖子对着桌上筷子笼一挥,竹筷如同利箭,飞射而出。

同时,手腕轻抖,有红光一闪而逝。

场中,李夫屠见这些充满劲气的竹筷射来,不屑的轻哼一声。

紧接着,只感觉脖颈一热,手中敲鼓的动作变慢,四周抵挡飞剑的刀具停顿一瞬。

“嗖嗖嗖”

竹筷穿透李夫屠全身,有两根更是深深扎紧眼窝,带着已经分离的头颅,飞出丈许。

长剑划过,将头颅从额头中央,一分为二,凌空旋转一圈,飞回剑鞘。

正了下剑鞘,刘缘手中动作不停,旗幡轻抖,僵大身影出现。

在幡中曾有众多尸体散发的气息蕴养,两年的时间,如今僵大僵二已经恢复最初强盛的状态,出现后,浮空而起,张口对着李夫屠残缺的尸体一吸。

丝丝缕缕的气体入口,李夫屠还在挣扎的躯体,连同被斩成两半西瓜般的头颅,快速干瘪。

呼吸间,化为干尸。

百鬼袋中,有黑气飘出,在李夫屠干尸上转了一圈,将两个储物袋、绿皮小鼓,连同一堆刀具,都卷到刘缘身边,重新回到百鬼袋中。

“完活!”

将身边物体收起,刘缘拍了拍手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从刘缘出剑,直到搜身完毕,不过几个呼吸时间而已。

“这,这位道友,多谢出手相助!”这时,看得目瞪口呆的冯平丞,反应过来,连忙行礼道。

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刘某自幼受到教诲,这是应该做的。”刘缘面露正色的说着。

“嗯?什么东西!”

这时,刘缘看到众人口中,有物体蠕动着,欲爬出。

“呕”

“哇”

“……”

阵阵呕吐声响起。

每人口中,都吐出一根蠕动的长条虫子。

虫子多为白色,大小不一,有的仅有指头大小,有的吐出后,比人体还长。

虫子两头尖尖,蠕动着,时而缩在一起,时而变得纤细无比,探着尖尖的两头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

而吐出虫子的人,皆浑身虚弱的躺倒在地。

“这是什么虫子?”

刘缘与冯平丞面面相觑。

“徒儿,你们没事吧?”冯平丞对徒弟问道。

“我难受,师父。”

“师父,我感觉我不行了……”

两个徒弟虚弱的开口。

“等一下!我找找看!”

刘缘挪动步伐,远离蠕动的虫子,将李夫屠的储物袋取出翻弄。

其中一个装着骨头与头发等杂物,另一个储物袋倒是富有,装满了修士的各种物品。

翻弄了一下,刘缘笑了笑,从中取出两本小册子,快速翻看。

片刻后。

刘缘对众人安慰道:

“一种蛊虫而已,吐出来就没事了,看我收了它们。”

说完,举起绿皮鼓就欲敲动。

“是谁动手,杀我城中修士!”

随着声音落下,街道上,一队黑衣人,在两位浑身戾气的青年带领下,将酒肆团团围住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