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再遇到左剑侠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27 字 7个月前

随着三人越来越近,虬须大汉咧嘴一笑,豪爽的笑声,传入刘缘耳中:

“哈哈哈!刘老弟!距我们第一次相遇,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,没想到,还能在此地再次相遇!”

“哈哈!左道友!没想到如此有缘,刘某在城中已待多日,便由刘某做东,我们好好喝上一回!”刘缘也笑了。

虬须大汉背负雕文木匣,右腰处悬挂三柄长短依次排列的连鞘剑。

他正是,当年在岭南镇中,刘缘曾遇到过的左剑侠。

城中最豪华的酒楼,雅间。

满满一大桌美味佳肴,几位美丽女子,抱着一坛坛美酒放下,娇滴滴的齐声道:

“客官请慢用~”

说罢,扭着曼妙的身躯,走出雅间。

“喝!”

“喝!”

拍开酒坛,两人抓着坛边,咕咚咕咚的将两坛美酒喝个一滴不剩。

放下酒坛,两人相视一笑。

刘缘将目光移向,坐在旁边,有些拘束的少女,笑着看向左剑侠。

“白灵儿,这位刘道友,是师父的故交,你叫他……就叫前辈吧。”左剑侠说着,挠了挠头,想了一下后,确定了对刘缘的称谓。

“刘前辈。”白灵儿乖巧的向刘缘行礼。

“别拘束,尝尝这里的美食。”刘缘说着,示意二人吃菜,同时率先夹起一大片牛肉。

“呀!呀!”

这时,怀中小兽闻到了香味,挣扎着跳出,舔着嘴角就要上桌。

刘缘连忙将其抓住,歉意的看向左剑侠两人。

“哈哈!刘道友不必如此,我们没有那么多讲究,一起吃。”左剑侠见到小兽的模样,不禁笑着说道。

听到左剑侠如此说,刘缘又见咿呀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美食,一副异常可怜的样子,摇头轻笑。

想了想,向酒楼要来一个大号盘子,将每种食物都夹出少许,和咿呀一起放在旁边座椅上。

咿呀见到眼前美食,鼻尖耸动,舔着嘴角与之奋战起来。

白灵儿小口吃着美食,刘缘与左剑侠边吃边聊,偶尔隐秘的传音说话,刘缘倒也大概了解这些年的经过。

当初离开岭南镇的时候,左剑侠见婴儿有些特别,留在此地也必定会被镇民所报复,于是将那婴儿抱走抚养。

左剑侠居无定所,抱着婴儿历游多地,随着时间的流逝,婴儿渐渐长大,他绞尽脑汁的,想出了一个他自己比较满意的名字:

白灵儿。

可能她的父亲,白玉火是妖身的缘故,白灵儿自小野性十足,曾经还偷偷吸干过几只山鸡野兔。

左剑侠发现后,徐徐善诱,并且收之为徒,经过多年的教导,使她逐渐化去了一身野性。

白灵儿跟随左剑侠,一路做善事,性格越来越温和,还变得很善良。

可能是她知道,自己与普通人有很大区别,因此喜欢沉默,对于陌生人,不爱交流。

扫了眼正在小口吃菜的白灵儿,见她把尖尖的耳朵用秀发遮掩,吃菜的时候,嘴不敢张大,好像在隐藏着什么,双眸隐隐出现淡红色光芒。

白灵儿见到刘缘望来,连忙低下脑袋,生怕被发现什么。

刘缘当做什么都没看到,与左剑侠继续喝酒聊天,不时挑逗下吃得正香的咿呀。

根据左剑侠所述,他们师徒二人一路行来,不光是为了斩妖除魔,还在找一个人。

当刘缘问起来的时候,左剑侠取出一样东西,递给刘缘后,问道:“刘道友,这些年可曾遇到过,带着与之一样玉剑的人?”

刘缘看了眼玉剑,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。

不久前,那个在城中卖药丸的青年,脖子上挂的玉剑,好像与眼前这柄,相差无几。

刘缘想到那青年也姓左,又有一柄同样的玉剑,心中不由猜想:

好家伙,不会是这左剑侠遗留在外的儿子吧!

很有可能,否则左剑侠也不会跑这么远,来寻找那左情多。

刘缘想着,便将自己今日所遇,与左剑侠娓娓道来。

“好小子!居然在我眼皮下跑了!”左剑侠听刘缘讲完,怒气冲冲的站起,猛拍着桌子喊道。

刘缘见状,笑着摇头,抿了口酒。

白灵儿好像习惯了左剑侠的举动,对此无动于衷,继续小口吃着美食。

倒是咿呀,听到这么大的响动,吓得连忙扔下盘中美食,钻进刘缘怀中,探出半边脑袋,小心的打量四周。

太胆小了,丢人啊!

看着咿呀小心的模样,刘缘无奈摇头。

“左道友,不知那位叫左情多的人,与道友是何关系?为何如此动怒?”刘缘好奇的问道。

同时心里想着。

自己的猜想,八九不离十了。

左剑侠知道自己反应过激,坐下后,猛喝一口酒,叹气说道:

“他是我那不懂事的弟弟。”

刘缘闻言,愣了一下,心道:

猜错了,原来他们是兄弟,还好自己刚才没直接将猜想问出口。

只见左剑侠拎起酒坛子,灌了口酒,面露回忆的神色,缓缓开口:

“我家住在……”

原来,许多年前,在左剑侠还很小的时候,他的父亲便没有了,听说是在一次围剿妖魔时身亡,而后,留下母子三人相依为命。

左剑侠从小就爱听母亲讲父亲生前的事迹,因此在很小的时候,心中就埋下了斩妖除魔,行侠仗义的种子。

而左情多,却对之嗤之以鼻。

他认为,自己过的好就行,何必去管其他人的死活呢?

两兄弟性情相反,却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闹翻。

直到有一日。

左情多因为一位残害百姓的邪道女修,与左剑侠翻脸,左剑侠一怒之下,便斩了那女修。

从此,左情多离家,不知所踪。

而左剑侠的母亲,临终前嘱咐,一定要找到左情多,千万不要让他误入歧途。

由于左情多施展了秘术遮掩行踪,左剑侠无可奈何,只好大海捞针般寻找,同时履行着小时候的梦想。

直到两年前,经过一位精通卜算的修士指引,他才有了目标,向此地寻来,谁成想,这卜算还挺准。

“灵儿,吃饱了没!”

左剑侠讲完后,有些急切的问向,刚将一只虾皮剥好的白灵儿。

“吃饱了,师父。”

白灵儿将虾仁悄悄放在虾皮里,回答道。

“刘道友,左某有事,就先告辞了,改日再聚!”左剑侠说着,急匆匆的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

“改日再聚!”

刘缘应了一声,没等起身,左剑侠与白灵儿,便消失在门口。

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”

刘缘轻声呢喃着。

随后,看向满桌酒菜,将咿呀放在桌上,一人一兽,风卷残云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