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落叶归根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422 字 7个月前

缓缓转身,刘缘看着旗幡周围漂浮的魂体,摇头道:

“你们人太多了,若是每个都送回家,不知要多少年,我还要修炼,不想过多耽搁,既然已经到了环香州,不如寻个风水宝地,将你们一起安葬吧。”

众多魂体面面相觑,而后不断进出幡杆,好像在商量着什么。

刘缘也不着急,静静等待着。

一个时辰后。

“我们商量好了,请仙长助我们少数人送回家,途中如果有顺路的,便帮忙安排一下,剩下的再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安葬,当然,他们不会让仙长空手而归的。”

众魂体商量完成后,将结果告与刘缘。

沉思片刻,刘缘还是将旗幡扛起,顺着几个魂体所指方向走去。

倒不是为了报酬,毕竟他们当兵前,多数是普通百姓,这年头,普通百姓能有什么好东西呢?

刘缘只是想尽量节约点时间,早些获得功德,看看石蛋里面,究竟有什么宝贝。

“哎,谁让咱是好人呢!”

……

香气扑鼻,漫山遍野的菊花绽放,鸟儿在天空翱翔,成群结队的蜜蜂勤劳的工作着,蝴蝶飞舞,几只小兽在花海中欢快的穿梭。

“看来这里,并没有被战争波及。”深吸口气,刘缘轻声说道。

“我们打仗只杀敌人,不会侵扰百姓的,毕竟都是青云国的子民,诸王不会放任手下乱做的。”有魂体解释着。

“倒是有点规矩。”刘缘说着,扛着旗幡,向花海尽头的村庄走去……

菊花村。

刘缘刚入村庄,便有一群小孩蹦跳着,甩着刚采的菊花,向刘缘跑来。

“有人进村了!有人进村了!”

孩子们围绕大喊着,唤起村中犬吠阵阵。

很快,村中有人赶来。举着木棍,拿着菜刀,还有个美妇人,牵着两条大狗!

“你是谁,来这里做什么!”

来人多为女子,还有少数孩童与老人。

“贫道历游天下,路过此地,多有打扰,不知可否进村观上一观,也好记录一下途中所遇。”刘缘面露微笑,说着还取出一个小本本,在上面写了几笔。

“那是我妻子!三年了!我见到她了!我终又到她了!”这时,旗幡中有个中年魂体飘出,指着那位牵着大狗的美妇,激动的喊着。

“那是我儿子!竟然长这么高了!”

“我的老母亲!白头发又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十几个魂体飘出,激动的指着场中村民。

刘缘没有理会他们。

而村民也看不到,这些曾经最熟悉的面孔。

刘缘展示了点手段后,在村民恭敬的神色中,进入小村,还有几位年轻姑娘,十分大方的邀请他品尝村中美食。

刘缘当然都拒绝了,开什么玩笑,我还得干活呢!

这么多魂体,我得送到什么时候?绝对不能耽搁!

在小村逛了一圈,趁着没人的时候,刘缘对着幡杆小声说:“接下来怎么做?准确的说,是给你们埋哪?”

“菊花地吧,那里,是我们村多数人的归宿。”

十几个魂体轻声说道。

刘缘无语。

早说呀,何必等我进村逛一圈才说呢……

快速的将几具尸体埋下,看着魂体渐渐淡消失,刘缘又返回小村,片刻后,拿着三个物品走出。

这是他们答应的报酬,从土里翻出来的,应该是他们以前的珍藏。

两个木盒,一个粘土的布包。

首先打开布包,见到里面是一些花籽,刘缘挥手喂了葫芦。

两个木盒,一个里面装满了铜板,与几块碎银,刘缘甩手也喂了葫芦,另一个则装着几本惟妙惟肖的画册,里面人物衣服很少……

都是没用的东西,不过也在意料之中,刘缘也并不太失望。

扛着旗幡,继续前行……

从一座遍地葵花的小镇中走出,在一片葵花地中,刘缘磕着香喷喷的瓜子,指挥僵大僵二挖坑,把几具尸体埋下。

……

一座小山村,刘缘在村口大槐树边,埋下几具尸体离开。

……

一座繁华县城,刘缘扛着旗幡,于莺莺燕燕的身影中穿过,带着一群魂体,最后看了眼城中最美的姑娘,在城外山包,将他们掩埋。

继续前行。

……

这是一座依山傍水的美丽小镇,刘缘默默的将三具尸体,放在一对老夫妻面前。

这对头发半白的老夫妻,流着泪,轻轻抚摸眼前尸体,口中不断念叨着:

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……”

三具尸体,是老人家的三个儿子,是他们让刘缘,将自己的尸体取出。

他们说,临走前,父母曾千叮万嘱:

不管如何,也要让他们知道,是生是死,如果死了,就让活着的,将尸体运回来,如果战争有了消息,他们都没回来,夫妻两人,就会亲自去寻找。

如今,三兄弟都不再人世,尸体却回来了。

临走前,这对老夫妻为了感谢刘缘,向邻居家借了两个鸡蛋煮好,又给他拿了几个白面馒头。

扛着轻了少许的旗幡,刘缘吃着香喷喷的馒头,继续前行……

走过一座座村镇,跃过座座山峰,跨过条条河流,旗幡越来越轻,刘缘的速度,也逐渐变快。

时间流逝……

一个月……

三个月……

一年……

两年后!

自从景明王攻入环香州,一路势不可挡。

以一年的时间,将环香州二王驱逐此州,从此,坐拥两州之地。

而刘缘,此时正肩扛旗幡,踏着黑色金纹剑,于空中落于一条河边。

河面宽阔,河水波涛汹涌,两边有山峰耸立,树木郁郁葱葱。

“这条河,叫做落花河,是我们环香州,流域最广的河流。”

旗幡中,密密麻麻的魂体飘出,停留河水两岸。

两年时间,刘缘走过大半香环州,将幡中亡魂大半送回了家,而这些,便是最后的魂体。他们,没有了家。

“就这里了?”刘缘问。

“就这里了!”众魂回声。

刘缘想了想,旗幡挥动,一座尸山出现,然后跃入落花河另一侧,又一座尸山出现。

看着两座差不多的尸山,刘缘一拍手:“就这样,如何?”

众魂体没有异议。

“白骨红颜术!”

一声低喝,刘缘法力蜂蛹而出,尸山涌动,一具具白骨,挣脱肉身的束缚,从尸体山中爬出。

“干活!一人一个坑!”

说完,刘缘指挥着白骨,在落花河两岸,将自己的尸身放入,而后白骨分批自主躺入坑中,由其它白骨掩埋。

日起日落,一天时间过去。

“答应你们的事,完成了!”

刘缘说着,也不回头,扛着旗幡,漫步在山林中行走。

取出没怎么变样的石蛋,叹息一声:

“两年,白玩……”

身后,最后一道魂体,在微笑着消失。

微风拂过,吹动山林间,无数枯叶离枝,打着漩儿,飘落树下……

一道道莫名的气息,自环香州各处溢出,快速聚集,逐渐弥漫天际,向落花河边的山峰,疯狂涌去。

刘缘采下一颗野果,刚咬上一口,好似察觉了什么,猛然向身后望去。

“没东西,还以为有人跟着呢!”

说完,吃着野果,继续在山间漫步。

空中,朦胧之气弥漫,向毫不知情,正在吃着野果的刘缘飘去,临身前,分成三股。

最多的气息,没入石蛋,剩下的两股,分别没入旗幡与葫芦。

“这个挺好吃,还蕴含点灵气,多摘点。”

此时,刘缘正站在一颗繁茂的果树前,采摘着红彤彤的野果。

“咔嚓!”

清脆的响声,从怀中响起。

刘缘手上动作一顿,连忙将石蛋取出。

“咔嚓!”

又一声脆响,只看石蛋中间,裂出一条很大的缝隙,隐约间,感觉石蛋轻轻晃动,好像有什么东西,欲破壳而出!

“咔嚓”

“咔嚓”

一声接一声的脆响,刘缘手中石蛋,裂开一道道缝隙……

“咔嚓!”

最后一声脆响发出,石蛋从中间,分为两半。

一个浑身雪白的生物,从破开的石蛋内显现。

仿佛刚睡醒般,惺忪的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,歪着小脑袋,疑惑的盯向刘缘。

刘缘也有些发呆。

还真是个宠物啊!

一人一兽,大眼瞪小眼。

好半晌后,刘缘手中的小兽,废力的翻动下身子,口中发出用力的声音:

“咿~呀~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