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草原尸地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70 字 7个月前

走过一座座破败的村庄,穿过几座小镇,又在郡县中稍作停顿,刘缘一路前行。

这日,刘缘走出城池,望向前方,眼睛微微眯起。

“好大的煞气!”

刘缘惊叹。

身后的城池,是景明州一座边城,再向前走,跨过一片草原,便进入了环香州。

不过,这片草原,却不是那么好走的。

以前,这片草原野兽、妖物遍地。

如今,两州交战,这里又多了数不清的游魂与尸体。

一年前,失踪许久的景明王,重新出现。

霸占景明州多年的各大小势力知晓后,纷纷坐立不安。

有的势力直接归顺于景明王,有的还在左右摇摆,而剩下的,在有心人的鼓动下,偷偷联合,企图弑王!

近一半势力联合,于一年前,围杀景明王。

不料,就在众势力快接近当时正出行的景明王时,景明州唯一的大宗门,景阳宗突然出手,同时,有大军在四周出没,围拢而来。

一战,景明州近半势力消失,剩下的势力纷纷投靠于景明王。

而后,景明王执掌一州,大肆招兵。

几个月前,景明王突然决定,攻占环香州!

而这里,便是两军交战的场所。

侧身让过一辆堆满染血兵甲的马车,刘缘摇晃着着旗幡,向这片煞气冲天的草原走进。

几个月的时间,也不知道这里,到底死了多少人。

依旧是漫步前行,刘缘一路上观望这片草原的景象。

青青绿草一眼无边,偶有独树耸立,鲜花陪伴。

几只秃鹫在空中盘旋,发现食物后,兴奋的鸣叫,飞掠而下。

阵阵狼嚎从远处传来,伴随着凄厉惨叫。

一只小兔在草原上奔跑,苍鹰俯冲而下。

有百姓挂着大包小包的物件,面露兴奋之色,却被别有用心者,杀人越货。

有修士飞越空中,向远遁去。

有浑身染血的士兵,相互搀扶,正准备换成百姓装扮,成为逃兵之时,却被一箭射杀。

刘缘放出僵大僵大,又让小怪护身,一路观望,倒也无惊无险。

不过,随着刘缘向前行走,表情却是越来越凝重。

因为在他眼中,前方,滚滚血煞之气,弥漫天际,凝成一只只狰狞巨兽,欲俯冲而下。

他修行至今,从未见过如此浓厚的煞气,这得死多少人,才能形成!

要不要绕路走呢?还是去其它方位?

刘缘想着,寻来一节树枝,轻轻抛起,落下。

看着树枝所指方位,刘缘继续前行……

煞气而已,又没人操控,我只要不惹它,应该不会有麻烦吧……

半日后。

血腥味扑鼻,刘缘望着眼前,一眼看不到边的尸体,呆了一下。

“道友新来的?”

一位身穿金纹黑袍的老者,挥手拍死一只鬣狗,抬头看向刘缘。

“是啊,第一次来,没想到,死了这么多人!”刘缘实话实说。

“丰盛的美食啊!老夫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如此盛宴,这回,我的煞气葫芦,终于能练成了!嘿嘿嘿!”老者身前,一个漆黑葫芦漂浮,将丝丝缕缕的煞气吸入其内。

“道友好法器!”刘缘有些羡慕的赞叹一声,抬头望向更远的地方,凝声问:“道友可知那里,是什么情况?”

“那里?道友还是亲自去看看为好。”老者说完,便专心收取煞气,对于刘缘不再理会。

刘缘向远处走去,取出腰间葫芦,心中想到,让你神气!看我把这煞气都收了!

葫芦舞动,从煞气中穿过,却是没有吸取分毫。

“你咋不吸!”

刘缘有些诧异,拿着葫芦,轻触地上尸体,却依旧没有反应。

“又挑食!”

收起葫芦,刘缘冷着脸向前行走。

这里尸体很多,活人也不少。

普通百姓自然是来发死人财的,修士多是来炼宝或修炼,偶尔有几队士兵路过,翻看尸体,收敛兵甲,遇到职位高的尸身,便将其抬走。

血腥、恶臭弥漫,蚊蝇飞舞,蛀虫蠕动。

一条小溪被尸身堵塞,血红的溢出,四处流淌。

秃鹫成群结队,鬣狗挑选着啃食,几只老鼠从口中爬出,窜向另一具尸体……

前行几里后。

“万千尸身,听吾号令,天尸降世,万尸归一!”

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喝,惊起黑云般的乌鸦,飞向远处,另寻安静之地进食。

刘缘闻声,眉头一挑,看向不远处手持漆黑纸符,面色凝重的少年。

只见少年,大声喊完后,手夹纸符,口唇蠕动,口中念念有词,片刻后,大喝一声,同时,夹着黑符的手,向前一递:

“急!”

黑符一股青烟飘出,火苗乍现,缓缓化为灰烬。

“轰隆!”

天空,一道电光划过,雷鸣紧随其后。

刘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,神情凝重。

少年不远处,一具浑身鲜血的尸体,手指动了动,猛然坐起!

“我成了!终于成功了!”

少年兴奋的大叫,连忙跑到尸体旁边,一张黑符贴在其脑门上。

“咳咳!你,你在我头上贴了什么?咳咳!”

这时,那尸体,开口说话了!

“你是活人?”少年兴奋的神色收敛,目光变得冰冷无比。

“我没死,就是受了重伤,还请麻烦小……”

一抹刀光闪过,话音立止。

“哼!我就不信了,这么多尸体,就寻不出一具天尸之身!”

少年冷哼一声,收起手指尖刀片,飘身飞向远处……

过了一会,刘缘慢悠悠走来,命令僵二将那具还热乎的尸体吸干,用葫芦给他收了尸,继续前行。

“可惜了,别的尸体葫芦不吃,这具竟然吞了,应该真是个好东西!”

行走中,丝丝缕缕的气息,被旗幡自主吸入,僵大僵二走过之处,煞气皆被吸收,小怪在空中飘动,与路过的游魂戏耍,却也不吞噬,玩的倒是开心。

一位面色惨白的青年,周身飞舞七柄黑雾缭绕的小旗,将一只只游魂收走,见到刘缘后,在远处点了点头,转身避开刘缘。

这里,也不知有多少尸体,也许几十万,也许上百万?或者更多?

尸体够多,众修士倒也不会为了一小片区域争抢。

越向前走,普通人越少,煞气越来越重,修士也修炼变得多了起来。

刘缘找了个煞气还算浓郁的地方,将旗幡插在地上,让僵大僵二在周围修炼。

待四周煞气吸收差不多的时候,便换一个地方继续。

如此,几天时间过去了,僵大僵二的气息,越来越接近巅峰时期,尤其是僵二,不知为何,干瘪的皮肤,鼓胀了一点。

这日,刘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远处,一堆冤魂聚集的地方,佛光闪现,一阵阵祥和呢喃声回荡,一个个冤魂,面露微笑,周身怨煞之气逐渐消散。

那是一位背着大行囊,脑瓜锃亮的小和尚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