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五脏秘术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05 字 7个月前

轻挥袖,劲风荡出,杨兴五头颅翻滚着掉落墙角,紧接着,躯体倒地,鲜血喷溅。

“你这……就没个防御法器?亏还怕打不过你,准备了这么多手段。”

刘缘挠着头,指挥小怪,将头颅拎来,看着依然有生气,还想张口说话的杨兴五,没给他机会,喂了葫芦。

这时,杨兴五的躯体动了动,猛然直立而起。

刘缘连忙后退,警惕的看向那无头尸体。

喷涌的鲜血倒流,顺着空荡荡的脖颈而回,强劲的心跳声传入刘缘耳中,杨兴五上半截躯体不断鼓动,像是有什么东西,欲破体而出!

“上!”

刘缘见状,旗幡向前一指,僵大僵二身影一晃,跳跃间来到杨兴五躯体身前,张口便吸。

丝丝缕缕的光华入口,杨兴五身躯修炼干瘪,不断鼓动的胸腹部渐渐平静,最后化作一具无头干尸,重新倒地。

本着谨慎的原则,刘缘先让小怪去搜了身,然后将葫芦扔出,给杨兴五收了尸身。

“好样的,还算有点用处。”拍了拍僵大僵二的肩膀,刘缘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杨兴五好像很穷的样子,只有一个储物袋,刘缘先将之收起,留作稍候查看。

转身看向五座高大的神像,刘缘朗声道:

“五脏神何在?可否现身一见!”

连说三句,殿内石像毫无动静。

又等了一会儿,刘缘二话不说,提起葫芦对着一座肾像拍去。

无声无息,高大的肾像凭空消失。

“轰隆隆”

大殿微震,一股莫名威压传来,剩余的四座高大神像,剧烈晃动。

神像表面微微泛光,好像其内沉睡的神灵,将要苏醒!

扫了眼消失肾像下方的玉简,刘缘目中精光一闪,手握葫芦,飞身对着第二座肺像拍去。

两者相触,肺像凭空消失,底座下,又一枚玉简映入眼中。

动作不停,刘缘身影闪过,葫芦轻触,脾像与肝像接连消失。

“轰隆隆!”

一声闷雷炸响。

外面的声音,当然不能打扰刘缘的动作,身影一闪,眼见就要到达最后的心像前。

“咚!”

无形的力量荡漾,刘缘身形一顿,躯体摇晃,衣物瞬间化为碎片,体表如同碎裂的瓷器,遍布裂痕,一口鲜血溢出嘴角。

只见心像红光闪烁,一根根细小的血丝,从其内快速蔓延而出。

眨眼间,心像上空,无数血丝涌动、汇聚,一颗巨大心形快速凝成。

“嗖”

刘缘站立原地,手腕一抖,葫芦轻飘飘的向着心像飞去。

两者轻触,心像连同其上,刚刚凝聚成型的血红心脏,瞬间消失无踪,又是一枚玉简,残留在底部。

大殿剧烈摇晃,地面颤动,碎石、瓦片掉落,粗大的梁柱,砸在刘缘身前不远处。

连忙让小怪护住自己,同时将玉简摄来,头也不回的向神庙外跑去……

“轰隆隆”

刚跑出神庙,随着一声闷雷,瓢泼大雨迎头而下。

身后,神庙周围,淡淡的光芒笼罩,整座庙宇变得有些虚无,扭曲着,渐渐隐去。

“咳咳!”

刘缘抹去嘴角鲜血,摸着怀中玉简,面带兴奋之色。

接下来,应该找个地方养伤,看看这玉简里面,记载了什么!

……

黑虎部落,距离五脏神庙有些距离。

今天,族长恭敬的将一位手持旗幡的青年,迎入部落。

“仙长,这里满意吗?这是我们部落,最僻静的地方,平时是守护灵兽歇息的,没有人打扰。”

“恩,就这里吧,没事不要打扰我。”刘缘语气淡然的开口。

族长躬身退去后,刘缘轻咳几声,向一处洞穴走去。

由于神庙凭空消失,刘缘为了避免麻烦,特意选择了一个稍远的部落,留下休养。

简单收拾下山洞,看了眼在洞口处,偷偷探进来,黑乎乎,毛茸茸的大脑袋,刘缘翻了翻储物袋,扔出一颗对自己没用的百年内丹,开口道:“给你的!没事就在那给我看门吧!”

这只黑虎,是部落的守护灵兽,刘缘曾略施手段教训过它,因此这黑虎对他有些畏惧。

僵大僵二护身,小怪看守,刘缘取出这次的收获。

杨兴五的储物袋中,除了一些灵物,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看来确实不富有。

简单整理了一下,将那神像下的玉简,取出一枚。

玉简为淡红色,表面有黑褐色纹路。

刘缘把玩了一会,缓缓将玉简贴向眉心。

神魂离体,触碰玉简。

天旋地转,一片血红色空间中,密密麻麻的字体,不断旋转排列,一个个画面随之闪过,映入神魂……

“砰”

一声轻响,刘缘神魂归体,手中玉简化为粉末。

缓了缓神,调息片刻,取出第二枚玉简,轻触眉心。

天旋地转……

第三枚,第四枚,第五枚……

挥袖吹散最后一枚玉简残留,刘缘神情闪烁,略带一丝兴奋之色。

这次没白来,他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:五脏秘法。

五枚玉简,分别是记载了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的五脏神宗…的分支法门,与来历。

根据玉简记载,当年五脏神宗内斗,导致四分五裂,从此正法失传。

而分裂出的宗门人士,经过多年推演,各自将原本功法补全,演变出一个个似是而非的法门。

直到有一天,这些分裂的宗门中,出现一位绝世奇才,用自己修改过的功法,力压其它分支,从而将分裂的五脏神宗重新组合。

然而这位奇才,最后还是因为,对自己改造的功法太过自信,冲击境界时,走火入魔而亡,只留下一颗停止跳动的心脏。

众人为了纪念这位奇才,修建一座石像,将这颗心脏封存,而他的功法,从此却少有人修炼。

由于功法不全,许多修为高深之辈,又不想轻易换功,于是继续推演着,等待着……

又许多年后,一位同样冲击境界身亡之人,留下一个肾……

时间不停,推演功法不止。

直到五个修为通天之人,每人留下一脏器,宗门将他们所修功法封存,放入其各自石像底部,以作纪念。

再之后,玉简被封存了,也就没了记载。

而那五座神像,想来是其内的高人残躯,年久通灵,或者又经历了什么,变成如今的样子。

静心调息,刘缘打算先将身体恢复到最好的状态,再修炼此次所得功法。

至于走火入魔,突破境界身亡?

刘缘觉得,如果自己真能修炼到那等境界,再想办法吧……

根据五种五脏秘法推测,修炼者分别留下一个最强脏器,显然是偏科了。

这五个修炼的人,甚至后来的宗门之人,想必也知晓问题所在,只是一直没办法解决而已。

对于刘缘来说,自然是把心脏先修炼出来,其它的,以后再说。

这修炼的方法,倒是与五官秘术类似,需要自行凝结,或者夺取他人五脏之气,从而形成五脏之神,于虚实之间,可随意变换。

接下来,静心,修炼。

修行无岁月,转眼,三年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