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南泽山 五脏神庙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70 字 7个月前

白貂体型与普通貂类相差无几,此时被一剑刺入眉心,脑后同样出现一个血洞。

刘缘手掌触摸剑柄,却停了下来,没有立刻拔剑。

此貂道行高深,必有神魂,中剑后却立刻一动不动,神魂也未出现,想来是此剑有特殊作用,将其压制了。

招来小怪戒备,放出妖蚊遮掩四周,又将葫芦藤取下,握住红色丝流转的剑柄,轻轻拔出。

剑刚拔出,白貂躯体微微一颤,一个凝实的貂影,从其头顶浮现,目光迷茫一瞬,猛然盯向刘缘!“你竟然……”

白貂神魂刚开口,没等说完,一个挂着藤条的葫芦,映入眼底……

将白貂神魂喂了葫芦,刘缘看向飘在一旁,耷拉着着长舌头等待的小怪,轻声说道:“等葫芦熟了,都喂你!”

说完,又看着毫无变化的葫芦,轻叹口气。

你哪怕多个白点也好啊!

接着低头看向白貂尸体,左翻右翻,企图寻找到储物空间,可惜,毫无所获。

当刘缘看到白貂尾部,那小半截黑色残余尾根,轻叹一声。

多亏了大师兄啊!否则,以这白貂全盛时期的修为,自己若遇上,恐怕凶多吉少。

也不知道,师兄师姐们,去哪了呢?

但愿不要出事。

一般千年道行以上的妖物,都会将自己身体一处炼化,作为储藏物品之所,不过死亡后,这处空间九成九会崩碎。

刘缘显然没那么好运,只好取了妖丹,留做以后修炼用,将剩下的喂了葫芦。

对于刘缘来说,感觉有麻烦的东西,都喂葫芦,期待它早日成熟。

整理了一番,将显眼的剑柄用布包裹,刘缘手捂胸口,面色苍白的起身,收去遮挡的妖蚊,警惕的望向一个方向,咳嗽着开口:“咳咳咳!何方道友在此停留?不妨现身一见!”

话音刚落,杨兴五的身影,便从远处树后显现,叹声道:

“哎!说来惭愧,杨某走后,突然想到与刘兄相处多日的时光,就这么抛弃而去,深感愧疚,便想着回来祝道友一臂之力。没成想道友神通了得,独自一人便将妖物斩杀,倒是用不到杨某出手了。”

“咳咳!杨道友有心了。”哪怕知道杨兴五别有用心,刘缘还是客套了一句。

“道友受伤了?快快运功调息,杨某替你护法。”杨兴五面露正色的开口。

“不用了,咳咳!很严重的内伤,老毛病了。”刘缘捂着胸口,摇头说道。

杨兴五闻言,疑惑的问道:“莫非道友当初发布任务,就是为了这五脏神宗,凝聚五脏的法门?”

刘缘轻咳几声,点头回应。

……

南泽山。

这是一片耸立于两州之间的山脉。

根据地图显示,这片山脉足有半州大小。

由于山脉临近黑泽州,而黑泽州环境恶劣,因此常有人从黑泽州进入这片南泽山脉,意图换一个更舒服的环境。

不过,南泽山脉毕竟有半州之大,路途崎岖,山脉层峦叠嶂,普通人很难跨越,往往行不至半途,便无力继续前进。

而这些人翻越群山,千辛万苦行走半途,又不甘心就此返回,他们观察山中环境,比黑泽州好上许多,于是,便有人就此安顿下来……

直到如今,南泽山中聚集了很多类似部落的存在。

而由于山中野兽精怪繁多,各个部落经过多年摸索,如今剩余的部落,都有着各自生存的手段。

他们有的习武炼身,有的驱使毒虫猛兽,有的供奉山精野怪,不足而一。

而刘缘与杨兴五两人,此时刚刚来到南泽山上空。

“刘道友,我们马上就到了!”杨兴五践踏法剑,飞行中传音。

“咳咳!不急,我们一路观赏下风景。”刘缘盘膝纸鹤上,开口道。

当初刘缘问过二师兄,为什么每次都骑鹤。

二师兄说:鹤折着顺手,还显得有仙气。

而到了刘缘这里,纸鹤折着也算顺手,就是不能变化成灵鹤,没了仙气。

至于御剑飞行?

刘缘想着,等以后一定要找一套,平稳的,还好修炼的御剑飞行之术。

一路飞行,刘缘侧头向下观望,偶尔能看见郁郁葱葱的山林间,有木制建筑,影影绰绰。

几个时辰后。

“就是这片区域了,刘道友,我们下去?”

“好,下去找找。”

两人落于山林,按照地图的标志,身影穿梭林间寻找……

一片木屋错落的建筑前,一位光膀子的健壮中年,恭敬的带领刘缘两人,进入村落。

中年脖子上,挂着一串由兽骨制作的饰品,上身纹着猛兽图,他正是这座部落的首领。

“两位仙长,那座神庙的位置,我们附近的部落都知道,那是前不久,突然出现的。”中年首领恭敬的说着。

“哦?那你们进入过?”刘缘正坐于竹椅上,抿了口刚端上的热茶,抬头问道。

“我们好几个部落的人,都去祭拜了,很灵验的。”

“怎么个灵验法?说说看。”刘缘继续问着。

“那座庙不是叫做五脏庙嘛,许多五脏不好的人,知晓后,纷纷赶去祭拜,回来没几天,您猜怎么着?他们发现自己的病,居然好了!”中年头领语气激动的说着。

看着中年的语气表情,刘缘眉头一挑,开口道:“难道你也去过?”

“那个……我肾不好,听说那庙灵验,我祭拜后,果然没失望,还真是灵验!嘿嘿!”中年头领说着,嘿嘿直笑。

接下来,刘缘又问一些问题,而杨兴五则在旁边品茶,不时插上几句。

问出了想知道的,刘缘一直观察着中年头领的状态,却没有感觉到异常之处。

算了,还是亲自进庙看看吧。

两人顺着中年头领的指引,向五脏庙赶去。

很快,刘缘两人来到一座高大庄重,却略显破旧的庙宇前。

庙门大开,一阵异香伴随着祥和的气息,从庙内传来。

这时,一位中年男子,扶着一位头发花白老妇人,从庙内走出。

“娘,好些了吗?”中年男子问。

“好多了!好多了!以前天天咳嗽,胸口难受啊,现在好多了,胸不闷了,半天也没咳嗽!这庙里的神仙,真灵验!儿啊,改天得了好东西,一定要送来祭拜!”

“儿子明白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两人逐渐走远,刘缘望向庙门上方,匾上古朴的大字:五脏神庙。

真有那么灵验?

是神灵还是妖物呢?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秘法,但愿别有危险。

刘缘想着,转头看向身侧的杨兴五。

“哈哈!既然到了,当然要进去看看,刘道友,杨某先去探探路!”杨兴五说着,大步走进神庙。

刘缘望着杨兴五的身影,消失在庙中,神情闪烁。

紧了紧背后长剑,小怪化作一缕黑丝参杂发间,刘缘持着旗幡,一步踏入庙内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