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让剑飞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33 字 7个月前

失算了!

刘缘只想到如何诱白双霜暴露于众人眼中,待众人知晓她是妖物幻化后,按照刘缘的想法,大家合力之下,有很大可能将其斩杀或者驱逐。

可是,千算万算,却忘了人心!

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

对于许多修士来说,面对已知的,很可能丧命的危险,首先就是逃!

更何况,多年苦修终入道途,何必因为一件与自己无关之事,而送了性命呢?

“咯咯咯!”

白貂得意的笑声传来,身后狰狞的虚影,渐渐消散。

此时,僵大僵二立于刘缘前方,小怪化作披头散发的女子形象,漂浮身侧,周围密密麻麻,大小不一的妖蚊阻隔身影。

刘缘一手持剑柄,一手拿铃铛,周身几张符纸漂浮,一层层光罩浮现。

“咯咯咯!你不是想要本统领现身吗?这回满意了吧!”白貂倒是没有着急出手。

在她看来,到嘴的肉,还能飞走不成?

她要好好戏耍一下仇人,不会让他轻易死去。

“我真没料到,你居然谋划如此精心。”刘缘开口说着,同时心中思量,该怎么破局。

小怪与僵大僵二,不是这白貂的对手,妖蚊就更不用说,太弱了,除了增加点威势,估计还不够人家一个法术的。

断头金钱不能轻易动用,铃铛也一样,因为动用后,法力耗尽之下,稍有一点意外,自己可能就彻底栽了。

怎么办呢?

刘缘想着,看向手中剑柄。

既然这剑,能轻易伤到她,要不要试试呢?

“谋划?呵呵!你这么弱的修为,还用得着本统领谋划?”白貂嘲弄道。

刘缘听到此话,很不高兴。

“东西倒是不少,可惜太杂了。手中的剑不错,竟然察觉不到剑身,还能伤我,不过你这修为,好像有点弱呢!嘻嘻!对了,你是在想怎么逃跑吗?”

白貂落地,晃动着雪白的尾巴,优雅的向刘缘走近,口吐人言,调笑着。

“逃?哎!我这么低的修为,不可能在统领眼前逃走的。”刘缘摇头轻叹。

“倒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
白貂在妖蚊前止步,一只前爪抬起,轻轻一按。

从白貂爪尖起,一层冰霜蔓延,看似狰狞恐怖的妖蚊,毫无反抗之力便被冻成冰坨,雨点般掉落地面。

刘缘见状,后退的同时,连忙将妖蚊收入袋中。

算了,以自己如今的修为手段,怎么防都挡不住,面对这道行不知多深的貂妖统领,还是不浪费了,直接干!

“我在想,怎么才能杀了你呢!”刘缘收起铜铃,盯着不远处的白貂,面带笑容。

“是嘛?可我却在想,怎么折磨你,才能更痛快呢!现在想好了,还是进肚子比较好!而且活着的才嫩,要一点点享受。”白貂尖牙露出,粉舌轻舔嘴角。

“我可不认为,你能得逞。”刘缘忽然笑了。

“哦?你难道,想自尽不成?”白貂露出拟人的嘲弄。

“赌一把,如何?”

刘缘说着,在白貂诧异的眼神中,两粒漆黑无比的骰子,出现手心。

骰子滴溜溜旋转,六面各有红点闪烁,若隐若现。

“呵呵!想用邪法诓我,幼稚!”白貂冷笑,化作一道白影,冲向刘缘。

“砰砰!”

两声闷响,僵大僵二顺利完成挡箭牌的使命,倒飞不知多远。

刘缘抽身后退,霉运骰子落地,小怪发丝飞涨,形成一圈黑色瀑布,将白貂围绕其内。

“哼!太弱!”

一声冷哼,白貂双爪挥舞,淡淡的白光闪过,满天发丝断裂,化为丝丝缕缕的黑雾聚集。

“看剑!”

这时,只见刘缘大喝一声,已经悬浮身前的剑柄,化作流光直奔白貂面门。

“叮!”

一声脆响,却是白貂横移,躲过那看不见的剑体,貂躯翻转间,一只前爪猛然拍出。

貂爪蕴含恐怖的力道,撞击剑柄之上,一声脆响,剑柄上原本的伪装,瞬间破碎,晶莹剔透的剑柄显露。

飞行的的剑柄在如此力道撞击下,猛然停顿一瞬,继而打着转儿,被击向天空,不知落到何处。

“就凭这把剑?既然见过一次,你以为我还会上当不成?”白貂落地后,迈动慢悠悠的步伐,优雅前行。

这回,刘缘没有再退。

“认命了吗?还有手段吗?”

作为复仇者,白貂修为明显高出刘缘好几节,又身为妖族上位者,当然要做足姿态。

“我还有!”刘缘淡淡的开口。

“砰!”

一声脆响,刘缘身前护罩破碎,倒飞数十丈,正好将一颗大树撞断。

“咳咳!”

捂着胸口,轻咳几声,一口鲜血喷出。

刘缘低着头,耳朵轻动,眼神瞥向右方,神情闪烁片刻后,抬头看向慢悠悠接近的白貂。

白貂同样撇了眼左侧方向,便不再机会,舔着粉红色的舌头,来到刘缘身前。

“我给你两个选择。第一个,取出当年害我弟弟的毒药服下。第二个嘛,当然是我亲自动手喽?”白貂血红的眼睛,盯着刘缘。

“我有一件事情很好奇。你身为妖王手下,数一数二的统领,我怎么感觉,你的修为有点弱呢?”刘缘突然开口说道。

“再弱,也比你强!”

白貂语气冰冷的说道,慢悠悠的抬起爪子,就要落下。

刘缘看了眼白貂尾部,突然笑了:

“我有一师兄,喜穿蓝袍,面容普通,不爱言笑,背负一口长剑,修为高深,常常斩妖除魔。”

白貂闻言,动作猛然一顿,浑身毛发竖起,向后退去。

“小子!他是你师兄又如何?相隔这么远,还能来到你身边不成!”白貂退后的身影停住,她想起来,这里距离原来的地方,很远。

“我只是随口说一句,没想到你如此大的反应,难道,你们见过?”刘缘面露疑惑的神色。

“哼!告诉你又如何?如果不是当初大意,被他一剑斩了三千年道行,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?”

白貂冰冷的看着刘缘,狂笑道:“哈哈哈!正好,这次不光可以为弟弟报仇,还能给自己解恨!”

“看你身后!”

刘缘突然大声喊道。

白貂血红的眼睛,轻蔑的看着刘缘,并未回头。

白貂身后,小怪的身影就在不远处,却并未接近。

“看你左边!”刘缘又喊道。

“拖延时间?等救兵吗?”白貂依旧没有转头,身影一闪,出现刘缘身侧。

这时,一股微风吹过,修为高深的白貂,不是为何,突然感觉鼻子有些痒。

刘缘望向天空,忽然对白貂说道:“你看天上,有剑光!”

白貂没有理会刘缘,它鼻子,很痒,不知多少年,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刘缘眯眼,望向天空,见有道亮光,一闪而逝,他笑了。

“啊切!”

一个喷嚏,从白貂口中打出。

“嗖!”

剑光闪现,一把晶莹剔透的剑柄,不知从何处而来,齐柄没入白貂眉心。

刘缘神魂中,那颗孕育很久的神通种子,这时,化作一柄若隐若现的小剑。

这神通,好弱的样子。

不过,与这剑配合,倒是威力非凡,就是一点不好,太慢了!

不容易啊!

刘缘看向的白貂,嘴角带着笑意,伸出了手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