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章 十年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09 字 7个月前

“叮铃铃”

“叮铃铃”

“阴人借路,阳人回避,要避不避,阁下自理!”

“叮铃铃”

“阴人借路,阳人回避……”

月高风黑。

清脆的铃铛撞击声,伴随阵阵口号,在寂静的树林中回荡。

“叮铃铃”

“阴人借……”

“师父!师父!”

一个十岁左右,背着桃木剑的小道童,跑过一排衣着各异的人影,打断前方师父的口号。

“徒儿,发生了什么事?”一位身穿黑蓝道服,背负宽刀,手持铜铃,须发皆白的老者,转身问道。

“师父,他们怎么越蹦越慢了!”小道童说着,指向老者身后,那一排距离有些远的人影。

“恩?它们怎么离我这么远了?哎!看来为师老了,这都没有察觉,还需要徒儿提醒。”老者摇头轻叹。

说完,老者走到那排人影边,仔细检查。

几十个人影,年女老少皆有,头贴黄纸符,双手平伸,一个接一个的搭着前方人影的肩头,为首者是一位面色惨白,半边头部缝合,尖牙露唇的青年。

“符咒尚在,尸体也一个不少,不应该啊?”老者喃喃自语,挥动手中铃铛。

清脆的响声传出,一排人影整齐的向前跳动。

几十米后,老者手中铃铛停止摇晃,人影静立不动。

“师父,怎么样,找出问题了吗?”小道童仰头问道。

“尸体没问题,有问题的是这片树林,太安静了!”

老者眉头紧皱,眼中有光华闪动,警惕的凝神四望。

四周虫鸣鸟叫,几片乌云遮住双月,微风吹过,树叶摇曳,哗啦啦作响。

半晌后,老者目光停留在不远处,一颗茂盛粗壮的老槐树上,手握身后刀柄,神色凝重的开口:

“不知何道友在此修炼,若有打扰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“师父,没人呀?”小道童望着老槐树的方向,疑惑的开口。

话音刚落,只看老槐树四周空间,一阵模糊,眨眼间景色变换,一层浓郁的白雾环绕树下。

雾气快速收敛,没入一杆旗幡消失,一高一矮,两个服饰怪异的身影显露。

“道长好眼力!”

一声赞叹传来,槐树上,一道人影轻飘飘落地。

这是一位身穿青衫,背负长剑,黑发间有白丝参杂,眼神锐利的青年。

“道友好手段,如果不是这两位没有收敛气息,老夫也很难发现此地异状。只是不知道友,为何在此处布下幻境?”老者依然手按刀柄,看向那两个服饰怪异的身影,警惕开口。

“哈哈!道长无须担心,刘某御剑飞行赶路,前几日雷雨交加,便下来躲上一躲,路遇此地,忽有感悟,在此停留,修炼几日罢了。”

青年,也就是刘缘,语气诚恳的回答,同时,手握旗幡,对着僵大、僵二卷去,旗幡卷过,两道身影消失。

“道友好修为,好法宝!怕是已筑得仙基,增寿近千载,来日成道有望啊!不像老夫,修炼至今一甲子有余,却连入道的门槛都没摸着。哎!”

老者听到刘缘话语,又见其手上动作,慢慢将按刀的手掌收回,说道最后,叹了口气。

“师父,你不是常对我说,只要勤加修炼,就能成仙吗?”小道童挠头,不解的看着师父。

“哈哈!对,为师说过,倒是忘了。”老者听到徒弟的话语,笑了。

接下来,刘缘与老者又客套一番后,于老槐树下,交谈许久。

“道友,天色快亮了,我们师徒二人便先离去,有缘再见。”见到双月即将落下,老者起身告辞。

看着师徒二人,摇着铃铛,带领一排尸体渐行渐远,刘缘叹了口气:“都不容易!”

从刚才的交谈中,刘缘了解到,这里,依旧是青云上国,却已经不是刘缘所熟悉的州郡了。

这里还在东来道,位置却偏西,距离刘缘熟悉的东定州和梁玉州,中间隔着许多州郡。

当日,秘境突然破碎,刘缘抱紧葫芦,把所有的防御物品都用上了。

然后,就晕了过去……

再醒来的时候,就挂在不远处的一颗枯树上。

当时有两只大鸟,把他当成了尸体,落在树枝上正欲进食,还好刘缘醒的快!

那日刘缘醒来后,发现躯体伤口遍布,五脏受损,于是找到了这颗茂盛的老槐树,放出僵大僵二护法,又翻出一张幻阵符遮掩,在此疗伤。

直到今日,碰到了这师徒二人。

根据老者所述,这里是景明州。

景明州曾有一位封王,然而在八九年前,突然失踪。

而后,诸多势力纷纷露出獠牙,这里历经了近乎十年乱战。

如今景明州境内,群雄并起,匪徒遍地,妖魔霍乱,致使百姓疾苦,民不聊生,遍地哀嚎。

这师徒二人,接了宗门发布的简单任务,运送尸体到特定的地点处理,换取资源。

而那带头的僵尸,曾是老者的大徒弟,心性善良,几年前为救百姓,被妖物所害,如今,继续做着生前所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各大宗门,几年前重新出世了!

“十年!没想到,梁玉州被冰封了这么久!”刘缘喃喃自语。

重新激活幻阵符,这是当初那黑月门弟子身上的,放出僵大僵二,又看了眼化为一根麻绳,吊在树干上晃荡的小怪,刘缘摇头笑了笑,继续疗伤。

如今外伤已经无碍,内腑却需要一些时日愈合。

十几天后。

刘缘感受体内的状态,眉头紧皱。

“这心,不行呀!”

体内,心脏部位遍布裂痕,久久不能愈合,微弱的气血供应,使刘缘面色苍白。

“怪不得当初答应的那么痛快,我还感觉挺便宜,原来这换体珠不实用!”刘缘面色有些难看。

靠在树干上,刘缘沉思良久,最后轻叹一声:“罢了,除了气血弱了点,皮肤也有些白外,也不算什么,慢慢寻找办法吧。”

取出葫芦查看,又用力拽了拽,见其依旧稳稳的挂在藤蔓上,刘缘有些失望。

又整理了一遍身上物品,刘缘轻咦一声,将石蛋平放手心观看。

鹅蛋模样的石蛋,不知何时,表皮上,显露很多裂痕!

实验几番后,发现石蛋依旧坚硬,破不开,也感觉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。

有变化就好,起码有希望。

刘缘拿着石蛋左看右看,直到有些乏味了,才将其收起。

撤去幻阵,收起僵大僵二与小怪,一切准备妥当后,刘缘摸着下巴,思量着,接下来该何去何从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