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幻境 上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24 字 7个月前

有问题!

刘缘连忙挤进人群查找,却始终没有找到,那个小小的身影。

“臭小子!挤什么挤?滚一边去。”这时,一位身材魁梧,腰挂长刀,面相凶恶的中年,骂骂咧咧的喝道。

说着,抽刀就欲用刀背,砍向眼前这瘦小的人影。

刘缘闪身躲避,侧着头,感受着身体羸弱的力量,眼角扫了眼那中年的面容后,钻进人群离开。

“跑的倒挺快!”

中年小声嘀咕一声,连忙转身,恭敬的对面前马车开口:“少爷请稍等,马上到家了。”

“快点!本公子都饿了,一刻钟要是到不了,就打折你的腿!”马车内,尖锐的公鸭嗓音传出。

中年连忙躬身应声,随后转头,对身侧护卫喊道:“听见了吗?快点干活!要不少爷就打折你们的腿!快点把这些流民赶走。”

八名手持兵器的护卫,以中年为首,听到命令后,连忙抽出刀剑,将百姓驱赶两侧。

刘缘远远站在一条小巷口,探出半个身子,盯着渐渐远去的马车,神色变换。

低头看向自己缩小一圈的手掌,摸了摸脸庞,感受矮了很多的身高,全身没有一丝法力,连同内力也消失的一干二净,肉身相当弱小,仿佛营养不良,刘缘叹了口气。

手腕上断颈蛊不在,连同储物袋等,所有自己的物品一样没有,连衣物也变得破旧。

又得重来了?

翻动浑身衣物,将背后破布包打开,除了一件遍布补丁的衣物,只有半个硬邦邦的烧饼有用。

将之重新收起,刘缘跟随这帮衣衫褴褛之人,一同靠坐在墙壁的阴凉下,眯着眼睛,佯装休息,运转功法,吸取着周围稀少的灵气,以求重新修炼出一点法力,同时听着这群人的哀怨声,分析情况。

“唉,这年头,兵荒马乱的,一路逃,一路逃,真活够了,还不如被妖怪吃了呢!”一位老者唉声叹气的开口。

“那你倒是别进城呀,在外面等妖怪!”旁边一位青年,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“都说这城中有大户人家施吃的,在哪呀?”

“好饿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半个时辰后,刘缘肚子“咕噜噜”作响,他也饿了……

还有半块烧饼!

刘缘走到一处无人小巷,背身将半块干硬的烧饼,快速消灭,又重新回到人群。

经过这些人话语中的信息,刘缘知道这是一座名叫“白梁”的县城,由于留山国边境战乱,他们受到波及,一路逃难与此,听说这里有大户人家施吃食,便在此停留。

又几个时辰过去,临近夜晚。

“来了,有吃的了!”

远处一声惊呼,人群呼呼啦啦起身,蜂拥而去。

刘缘同样起身,不过却是迈着慢悠悠的步伐走去,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。

没有了法力的支撑,他也饿,但身为修仙者的尊严,不会为了一点吃食,做如此掉价的事。

身为曾经在江湖,闯荡多年的修仙者,只要有脑子,运气不是太差的话,总会找到理想的办法。

肚子咕噜噜直响的刘缘,在不远处等待着。

直到一车吃食全无,阵阵不甘的叹息、叫骂声传来,围在一起的人群逐渐散去,刘缘才缓步走近。

“这群人吃了就走,没几个真心道谢的。”一位胖妇女,憋嘴嘟囔着。

“他们有的还取了两回,没抢到的还骂人,我都听到了,好像欠他们似的。”

“老爷心善,我们做下人的,听吩咐办事就行了。”

几位身穿粗布衣的家丁,一边收拾饭桶,一边与护卫埋怨着。

“今天没了,明天早点来等着吧!”胖妇女看到刘缘走来,挥着手中的木舀子说道。

“我想见见你们老爷。”

刘缘站得笔直,双手负后,目光深邃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面色平静的看向众人。

……

方府,一座简单干净的房间内。

刘缘盘膝床上,轻吐一口气,对面木窗微微晃动。

感受缓缓凝聚的内劲,和丝丝缕缕的法力,露出满意笑容。

如今,距离刘缘初到此地,已经过去两月有余。

方老爷人很善良,刘缘凭借多年的江湖经验,轻易入了方府,做起了地位还算不错的教书先生。

这里衣食无忧,刘缘在闲暇时间,就修炼起原来的功法,由于没有灵物补充,法力进度很慢,倒是武功进展还不错。

接下来只需要循序渐进,等到再修炼几年,有了自保之力,便可以离开此地,寻找资源修炼。

“嗯?”

正仔细规划着未来,刘缘突然轻咦,侧耳倾听,隐隐一阵杀喊声传来。

“不好!”

刘缘闻声,连忙推门而出。

“贼军破城了!大家快……啊!”街上一声呼叫传来,却戛然而止。

“把方府围上,一个人都不要放出来!敢和本少爷作对的,都没有好下场!”尖锐的公鸭嗓响起,府内顿时乱成一片。

刘缘爬在墙头上,向外望了一眼。

“嗖!”

利箭直奔面门,刘缘惊险的避开,落地后背靠墙壁,面色阴沉。

这方府到底怎么得罪他们了!

外面密密麻麻的士兵围拢,有一位身穿雪白衣衫的少年,站在马车上,手持精致长剑,狞笑着指向府邸,偏头对一位将领说着什么。

少年身侧,有一位身材魁梧,面相凶恶的中年,手持长刀护卫其左右。

“杀!一个不留!”

一波箭雨射入府邸,紧接着大门破碎,无数士兵蜂蛹而入,更有许多士兵从墙头跃入院中,一时间惊呼阵阵,惨叫连连。

刘缘夺过一柄长刀,刀光划过,刚跃上墙头的几名士兵,手捂颈部,眼神瞪大。

躲过几根飞来的箭矢,刘缘稍一犹豫,捡起枚盾牌,向一处士兵稀少的方位冲去。

没错,他要逃。

如今刚修炼几个月,还是在没有足够的资源下,纵然有记忆在身,面对这几条街的士兵,别说救下方府之人,他也是自身难保。

至于挟持那少年,以逼士兵撤退,刘缘念头刚升起,便被掐灭了。

因为,将领也在那里,是防守最严密的地方。

凭借敏捷的身法,刘缘左挡右闪,快速在士兵中间穿梭,眼见就要冲出重围。

“呵呵,一只小虫子!”嘲弄的声音回荡耳畔。

“不好!”

刘缘转头,心中暗道不妙,一抹刺眼的剑光映入眼底,只见一柄精致长剑,飞入少年腰间剑鞘,少年面露嘲弄之色。

天旋地转,一具无头尸体,手持盾牌,长刀染血,轰然倒地。

如果,我有原先的修为!

如果,我有百鬼袋!

如果,我有断颈蛊!

如果,我有……

我不甘心!

“呜呜……”

视线变得黑暗。

忽然,一阵阵哭泣声回荡耳畔。

……

“轰隆隆!”

大雨倾盆,半塌的破庙中,一位书生打扮的青年,缓缓睁开双眼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一阵阵孩童哭泣声,从身侧传来。

“先生!先生没死!”兴奋的呼唤响起。

青年警惕的打量四周,又抬手摸索下身体,看着跪在身前,几名面露喜色,眼角挂着泪水的个小孩,喃喃自语道:

“这,是幻境吗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