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098 字 7个月前

简单准备一番,刘缘与小和尚分开行动。

此地雪妖多为夜间害人,死者男女老少皆有,除了每次冰雕出现的地点,都在街上外,没发现其他相同之处。

而且刚开始的时候,都是一些深夜出行之人被害,直到后来,全城百姓都知晓了这件事,入夜后不敢再出门,才逐渐有人在深夜,莫名从家中出走后被害。

根据这些可以猜测,雪妖也许是刚成型之时能力或灵智不足,才只在夜间残害街上行人。

后来人们不再夜间出行,而雪妖也修炼有成,开始以特殊的方法,迷惑屋中的百姓夜出,却又不大开杀戒,应该是想达到某种目的。

既然如此,又有柳叶可迷惑妖物,刘缘与小和尚商议,引蛇出洞。

一位身穿补丁棉衣,头戴破旧棉帽,面部用几条陈旧围脖捂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眼部的人影,低着头,晃晃悠悠的走在街道上。

这正是,换了衣服的刘缘……

演戏演全套。

现在,他扮作一位无家可归的流浪人。

城中原有的流浪人,不是被冻死、饿死,就是被妖物害了。

如果雪妖有些聪明之人的智慧,一定会知道这位流浪汉不一般,但是两个月的时间,应该不会诞生如此智慧,再说还有小和尚给的柳叶迷惑,想来效果不会太差。

一路走走停停,不时寻找避风的小巷休息,直到天色渐暗。

此时,行人散去,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,刘缘左右打量,同时思考着流浪人,此时应该在做什么,去哪过夜?

又走了一会,刘缘耳朵轻动,眼角不经意间扫过远处的墙边。

那里,积雪上,新出现一串浅浅的脚印。

有人想黄雀在后?

刘缘脚步不停,继续向前走。

两个多时辰过去,刘缘不停在县城小巷中穿梭,除了那不时出现的脚印外,一无所获。

于是,找了个避风的小胡同,学着脑海中流浪人的模样,缩在角落里,双手交错放入袖中取暖,闭起眼睛,似乎打算就这么在冰天雪地中,睡上一晚。

一声细微的响动传入耳中,不远处的墙头上,易碎的积雪散落,刘缘似乎睡着了,对此毫无反应。

一位身穿白袍的黑脸青年,手持灵符于墙头显现,看着刘缘的身影,神色变换,片刻后,摇头叹了口气,脚尖轻点墙头,飞身离去。

黑脸青年走后不久,刘缘缓缓抬头,眼神疑惑的看了看四周,轻轻挪了下身体后,继续闭目休息。

隔了半条街的小巷中,黑脸青年手持灵符,嘴角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,手中灵符光芒一闪,身影消失无踪,雪地上,没有一丝痕迹。

刘缘一直在警惕,防备着雪妖,与那暗中隐藏,不知是敌是友的修士。

半个时辰后,小巷范围依旧平静,刘缘正想着,是不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,一丝异样的凉意,突然从身下传来。

法力向身后涌去,身体随着法力的喷涌,向空中飞起,同时一片红色网兜拋向身后,百鬼袋中淡淡的黑气飘出,却是极为隐秘的飘向墙角。

“等到你了!”

低喝一声,一叠纸符出现手中,此时,身体正好翻转过来,重新面向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。

只见红色网兜内,一道冰蓝色,虚幻的孩童身影不断挣扎,越缩越小。

这网兜正是当年那卖假货坑害自己,被反杀后,姓胡的中年留下的,捕捉一些虚幻体的妖物很有奇效。

平时有百鬼袋,一般情况下倒也用不到它,这回需要活捉雪妖,从袋子底部将它翻出来了。

网兜红光闪动,其内一个三尺多高的冰蓝色孩童,神色呆滞,身形越变越小。

“不对呀?不应该这么弱!”刘缘皱眉,喃喃自语。

网兜只是一件特殊法器,对一些弱小的妖鬼有效,以刘缘刚才感受到的气息,不应该就这样被轻易捕捉。

“它不是雪妖?”

收了网兜,轻易将冰蓝孩童收入玉瓶,贴上封印符咒,刘缘疑惑的自言自语。

此时,一道细长的白色人影,无声无息的,出现在刘缘身后。

“哈哈!多谢道友了!”

金光闪闪的纸符飞射而来,长剑紧随其后,得意的声音回荡小巷,身穿白袍的黑脸青年,凭空出现在巷口。

刘缘闪身躲过长剑,撕下面部伪装,面无表情的看向黑脸青年,沉声道:“道友这是何意?”

“当然是捉妖喽?”

黑脸青年飘身而来,取出一个类似鸟笼的法器,将正欲挣脱金色纸符镇压的妖物,收入笼中。

“是捉妖?还是想杀我?”刘缘不满的质问。

“哼!我们宗门弟子做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散修插嘴?”黑脸青年冷哼一声,目光阴冷的盯向刘缘。

刘缘沉默片刻,突然盯向黑脸青年身后,嘲笑着说:“嘿嘿!你确定,真正的雪妖被你抓到了?”

“哈哈!休要骗我,你这一套,都是我玩剩下的!”

黑脸青年嘲弄着开口,话音未落,一柄三四寸的漆黑小剑,直射刘缘面门。

“是吗?”

刘缘侧头躲过迎面而来黑剑,紧接着,又猛一侧身,躲过去而折返的黑剑,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黑脸青年收起黑剑,皱眉盯着刘缘,却始终不肯回头。

忽然,身后一阵阴冷的气息传来,黑脸青年依旧不回头,一根藤蔓从袖口飞出,化作一道流光,将正露出诡异笑容的刘缘,瞬间捆绑。

“你!”

速度太快,刘缘没躲过去,表情凝固。

这时,黑脸青年周身,一道护罩浮现,好似受到猛烈的攻击,剧烈荡漾着波纹,他才猛然回头,手中数道金色符纸甩出。

护罩破碎,金色纸符将一张狰狞巨口定住。

“嘿嘿!跟我玩这套?不过这鬼怪倒是挺厉害的!”黑脸青年阴阳怪气的开口。

一道红光,突然在脖颈一绕而过,黑脸青年动作一僵。

“你这藤蔓也挺厉害!”此时,捆绑刘缘的藤蔓,不翼而飞,轻挥袖,黑脸青年头颅落地。

连忙将头颅喂了葫芦,搜身后,让其身体团圆。

揭下小怪身上的纸符,刘缘松了口气。

可惜了那藤蔓法宝,被葫芦连同一身破棉衣都给吞了。

收拾好战场,将小怪收起,刘缘托着鸟笼法器,仔细打量其内的妖物。

此时,刘缘身后。

一团翻涌的白色雪雾,无声无息凝聚,显露狰狞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