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天元小和尚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98 字 7个月前

刘缘抬头间,看着小和尚手腕的物件,眼睛眯起。

有些眼熟,会是它吗?

那个与不知什么用处的石蛋,一起飞走的三件宝物之一!

“客官,吃点什么?”店小二扫了眼小和尚,随口问着。

“两个馒头,一碗热水。”小和尚搓着冻的通红的小手,从怀中掏出碎银,点了一点,连忙小声开口:“一,一个馒头就够了,不太饿,我要一间最便宜的房间,够不够。”

说着,将手里的银子亮出。

店小二接过银子掂了掂,摆手说道:“勉强够了,等着吧。”

小和尚礼貌的谢过,四处张望下,向一处偏僻的位置走去。

“小和尚,你光着脑袋不冷吗?”刘缘微笑着,指向小和尚光秃秃的脑瓜。

小和尚闻言,摸了摸光头,露出一抹自信之色,摇头道:“不冷,我会武功!”

“巧了,我也会武功!来来来,既然大家都会武功,我们坐一桌,好好探讨一下。”

刘缘说着,不待小和尚拒绝,便向店小二喊道:“再来两个馒头,来点素菜!”

“好嘞,客官请稍候。”店小二应声。

“这……多谢施主了。”小和尚将背后行囊放下,行礼道。

“都是修行之人,不必客气,坐。”刘缘依旧面露微笑,一副非常和蔼的表情。

小和尚有些扭捏的坐下,低头不语。

“小和尚,你叫什么名字?”刘缘看着小和尚,见他坐立不安的样子,微笑着问道。

“我,我叫天元!”小和尚抬头,腼腆的开口。

“天元?好名字!”刘缘赞叹着。

“这是师父赐我的法名!”小和尚似乎对这法号很满意。

“对了,你说你会武功,为什么头部没事,手却冻了?莫非练的是铁头功?”

“师父说,出门在外,脸面最重要,特赐我神通,头部金刚不坏,万法不侵……”

“呃,你师父是谁?这么厉害!”

“师父说,他怕仇人知道后报复我,没告诉我法号。”

“……”

天元小和尚与刘缘又聊了一会,不再扭捏了,似乎很爱说话的样子。

“菜来喽,小心烫。”店小二将饭菜放下,接过刘缘给的赏钱,躬身退去:“二位请慢用。”

“咕噜”

小和尚看着桌上的食物,咽了口口水,腹部发出饥饿的声响。

“来,一起吃,我也很久没吃饭了。”刘缘说着,率先动筷。

小和尚似乎饿极了,再加上与和善的刘缘聊了一会,不再客气,谢过后,抓起来馒头,咬了一大口,挤的腮帮子鼓鼓的。

桌上多了两碟咸菜,一小盆热气腾腾的炖冻豆腐,还有几个白面馒头。

这些都是容易储存的食物。

“你手上的佛珠好像很特别,是你师父给你的吗?”刘缘指着小和尚,露出袖口的一串佛珠,面露好奇之色。

“唔,这佛珠,这可有来历了,两年前,师父正给我们讲法,一道流光从天而降,砸在师父头上,那么厉害的师父,一下就被砸晕了,足足三天才醒过来。”小和尚咽下口中的馒头,比划着开口。

“哦?这么厉害,然后呢?”刘缘接着问。

“然后,师傅醒来了就把佛珠给大师兄,不过大师兄刚接过佛珠,就有天雷降下,晕过去了。

然后是二师兄,他笨死了,居然拿不起来这么轻的佛珠。最后师父把它给了我,我带上后,没感觉什么特别的。”小和尚说着,晃了晃手中的佛珠。

“那你知道它的作用吗。”刘缘继续追问。

“师父让我出来,说要我做好事积攒功德,才能知道它的作用。”小和尚盯着手中的馒头,心不在焉的回答。

“快吃吧,一会凉了。”刘缘说着,便不再追问。

看来这佛珠与石蛋差不多,没啥用。

两人吃的很快,不消片刻功夫,碗盘见底。

小和尚吃了四个馒头,还有少许咸菜,将最后一点汤底喝的一滴不剩。

刘缘将肉食全部吃掉,剩了一个包子,因为太难吃。

“施主,你为何剩下一个包子?未免有些浪费,师父说过,每一点粮食,也许能救活一条生命。”小和尚看着包子,有些为难的开口。

“你师父说得对!不过我实在吃不下去了,要不你拿着,路上当干粮吧。”

“可,可是这是肉的!”

“没事,里边是肉,外边是面,你只吃外边就可以了。”

“好像也是。”

天色已晚,饭菜已空,两人客套一番,各自回房。

刘缘靠在床头,取出石蛋轻轻摩擦。

“就这么一个蛋,还这么硬,又不能吃,你到底有啥用?哪怕孵出来个宠物也行啊!”说着,又取出葫芦藤:“还有你……”

好一会,刘缘才舒了口气。

这回舒服多了。

静下心来,盘膝修炼。

第二天。

一大早,刘缘抻着懒腰,走出房门。

双手支在木栏上,看着下方,思考接下来该如何行事。

目前刚到此地,对于雪妖的踪迹,毫无头绪。

本来打算去找县令,拿来卷宗翻看,不过这县令貌似有些玩忽职守,刘缘懒着去找他,应该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。

而有雪妖出没的地方,十有八九会经常死人,百姓应该知道些什么,那么……

“老板娘!你们这里,最近是不是有妖怪害人?”刘缘向下方,正持着铜镜,梳妆打扮的女子问道。

老板娘继续照着铜镜,头也不抬的回答:“你去外面走一圈,看到有人扎堆议论,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
刘缘瞟了眼那浓妆艳抹,还有些显老的面容,撇了撇嘴,走出客栈。

没行多远,便见几十人围在一起,指指点点的议论着。

刘缘大步走去,荡开人群,来到最里面。

“我的儿啊!你就这么走了,可让娘亲怎么活呀!命苦哦,让我们老两口,白发人送黑发人……”

哭喊声很大,一对老夫妻互相搀扶,前方有一具站立的中年男尸,瞪着双眼,浑身上下有一层薄冰覆盖。

“这怎么回事?你们这城里有妖物出没?”刘缘挺直腰板,背负双手,看了几眼尸体,转头问众人。

“是修士!”

“大人!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!”

“仙长,您一定要除了这妖物!也不知是什么东西,害了很多人了!”

“是啊,每天都有人这么死去,晚上都不敢出门了!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看着刘缘的打扮气质,自然认出,这是位修炼有成的仙长,纷纷开口,嘈杂的声音回荡。

“别乱,一个个说!我问,你们答。”刘缘沉声喝道,嘈杂议论的人群,瞬间安静。

“你们是他的亲人吧?说说怎么回事?”指着冰雕尸体,刘缘向两人询问。

“昨天晚上,睡的好好的,突然听到开门的响动,我们老两口穿好衣服出门查看,就见院门大开,小儿子不见了,我就召集邻居寻找……”

夫妻二人边哭边说,刘缘仔细听着,不时问上几句。

片刻后,又向周围人群询问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