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大师兄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346 字 7个月前

浊浪滔天,一颗颗山岳大小的头颅,浮出水面,无形的威压弥漫。

“咕噜”

吞咽口水的声音异常清晰,刘缘三人面面相觑。

“退后点,它轻易不会上岸!”二师兄挥手示意,三人缓缓后退。

只见正前方,混浊中参杂血红的河水被挤上两岸,剑阵上浮躲避,庞大的头颅映入眼底。

中间一颗头颅最大,占据半个河面,头扁口阔,上下颌有几根粗长的白色胡须舞动,巨口张合间,有细密牙齿显露。

从远处看去,这就是一个特大号的鲶鱼头,其左右各有一颗小上许多的长颈头颅,一侧为金黄色蛇头,另一侧为漆黑泥鳅。

鲶鱼低首,巨口猛张间,血水倒卷而入,将断裂的黄鳝头颅,连同无数争抢血液的鱼虾,吞入其口。

后方,断裂的无头鳝身,渐渐有肉芽生出,一颗比原来小了很多的鳝鱼头,重新长出,左右两侧,各探出一颗银鳞遍布,细长却类似鲤鱼、鲤鱼的头颅。

“这妖王是什么东西生出来的?长成这样!”师姐将一粒粒灵光四色的丹药,扔入口中。

眼角皱纹渐渐扶平,枯萎的发丝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重新焕发生机,苍白的脸上,一抹红晕显露。

“估计是出生的时候,这几个种类的鱼,在同时繁殖吧?”刘缘见师姐恢复,盯着其手中的玉瓶,随口回答。

师姐扔掉玉瓶,手握不知何时返回的金钱,跃跃欲试的看向中间那颗最大的鲶鱼头。

这时,六颗鱼头抬起,飘渺怪异的声音回荡两岸。

“青明宗的弟子!前些日子你们杀我孩儿,今日本王与尔等讲道理,却伤我头颅,既然如此,休要怪本王不客气了!”

话落,头颅下方,隐有漆黑躯干显露,山岳般的头颅疯狂舞动,一时间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天空如同墨的云层翻滚,凝聚成张牙舞爪的怪兽,暴雨如瀑,倾泻而下。

师姐见状,屈指一弹,电光照耀下,金光闪闪的钱币翻腾。

飞出几丈后,无力坠落于泥水中。

“啊!怎么不好使了?”师姐惊呼。

二师兄摄来金钱,按照刘缘说的方法,却也无法使用,将其还给刘缘,摇头道:“应该是残缺的法宝,有些限制,估计得缓段时间才能用。”

“那我们,怎么对付这大家伙?”刘缘抬手,指向那河中呼风唤雨的六头怪。

“修为这么弱,你就离远点吧!”师姐说着,回手一推。

刘缘只感觉一阵柔劲传来,身体轻飘飘的,如同离弦的箭矢,“嗖”的一下,消失在原地。

“咔嚓!”

远处一颗大树折断,刘缘迷迷糊的,从半截树下站立,雷声轰鸣,瞬间惊醒,望着不时划过的闪电,连忙向旁边挪了几步。

师姐看着远处的刘缘,眉头轻蹙,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,也不管刘缘能不能听到,吐了吐舌头:“呀!师弟,不好意思,推歪了!”

河中。

六颗头颅扭转,玩味的目光,盯向岸边两人,紧接着,头颅移动,带动滚滚巨浪涌上岸边。

暴雨之下,景物朦胧,远处的刘缘看不真切,忽然心中一动。

左眼皮颤动,指甲大小的独眼小人儿,落在手心。

抖了抖脑袋,另一个双耳尖尖的小人儿落下。

“去!”

将小人儿放在地面,一阵狂风夹杂着雨点,瞬间将两个小人儿淹没。

刘缘拍着脑袋,急忙捞起小人儿,放出两只浑身透明的蚊子,抓着瑟瑟发抖的小人儿,靠近岸边。

“起!”

一声低喝,二师兄双手掐诀,风雨中,剑阵旋转,一柄柄纸剑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
“去!”

无数纸剑飞舞,如同狂风卷动满天枯叶,带着铺天盖地之势,对着河中六颗头颅蜂拥而至。

“雕虫小技!”

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,只见六头怪头颅晃动,水浪翻腾,如同驱赶苍蝇般,将一片片纸剑击落河中。

少量纸剑划过皮肤,不是被鳞片阻挡,就是擦着粘液而过,未曾伤其分毫。

“咳咳!”

二师兄突然剧烈咳嗽起来!

“哈哈!挠痒痒一般,就这点手段?仙宗的道法,不过如此!”六道水柱冲天而起,妖气滚滚,满天纸剑飘散,落入河中。

“哦?你想见识一下吗?”淡然的语气回荡天地,一道金色飞虹,流星般从天边划来,如陨石天降,坠入六头怪所在的区域。

“砰!”

刚刚还狂妄无比的六头怪,随着一声闷响,山岳般的巨颅砸入水中,掀起滔天巨浪。

河水上空,一位面容普通,身穿淡蓝色长袍的青年,虚空而立。

河中一道剑光飞出,重归背后剑鞘。

“大师兄!”

岸边的两人轻呼。

远处的刘缘见大师兄出场,竟有此等威势,连忙跑来汇合。

“叫你们平时偷懒,不好好修炼,整天摆弄一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,这回知道了吧?还得靠自身的修为!”淡蓝色身影几步迈到岸边,训斥着。

“大师兄,你难道修成元神了?”师姐好像没听到大师兄的训斥,满眼小星星的问道。

“咳咳!师兄,你……”二师兄剧烈咳嗽着开口。

大师兄面色平静,淡淡的说道:“嗯,前些时日,在青明山附近,偶遇一双尾白貂作乱,断其一尾后,被它逃脱,追寻的时候,忽有感悟,就突破了。”

三人闻言,面面相觑。

“哗啦啦!”

河水翻涌,六颗硕大的头颅,重新浮出水面,摇晃着脑袋,激起水浪四溅。

大师兄望着河水中,有鲜红血液弥漫,眉头微皱。

“把剑给我,用剑阵!”大师兄说完,接过师姐的白柄剑,同时,背后长剑出鞘。

“咳咳!”

二师兄双手掐诀,河水中,一道道丝毫没有浸湿纸剑,重新浮空,越升越高,丝丝剑气若隐若现。

“大师兄,还有我的!”刘缘说着,将剑柄递给大师兄。

“恩?”接过剑柄,轻轻挥舞,诧异的看向刘缘,点着头:“不错。”

刘缘腼腆的挠了挠头。

三道剑光飞向河面上空,没入不断旋转上浮的剑阵。

“倒是有两下,可惜,还是有点弱!”飘渺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。

“是有点弱,不过,对付它,足够了!”大师兄话落,满天纸剑发出金属光泽,一柄柄虚幻的剑影若隐若现,凌厉森寒的剑气弥漫。

“这次,看着还像那么回事,不过……”

“真啰嗦!”

空中,剑阵光芒大盛,形成一片汪洋剑海,铺天盖地的剑光如雨而下,瞬间淹没河水中,那山岳般的头颅。

无数剑光攒动飞舞,笼罩整个河面。

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,三道剑光飞回,笼罩河面的剑幕忽然散去。

河面上空,满天纸屑飞扬,河水血红一片,无数肉块随着河浪翻涌,起起伏伏。

“啊!这就没了?”刘缘望着眼前的景象,目瞪口呆。

“剑不错!”大师兄将剑柄还给刘缘,再次赞赏一句。

“大师兄还是那么厉害!”师姐蹦跳着欢呼。

“你们站在那里,我与你们说几句话。”大师兄沉默片刻,忽然说道。三人不解的站在原地。

“许师弟。”大师兄走到二师兄身边,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小师妹,长大了,时间过得真快。”大师兄绕到师姐身前,缅怀的说道。

“还有你,不要入了魔道。”大师兄来到刘缘身边,缓缓开口,说出一句让刘缘深感疑惑的话语。

如此,大师兄在三人面前,走了一圈,又绕回去,背负双手,望着血红的河面。

三人听到大师兄莫名其妙的话语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身为河神,本王可不想事事亲为,这回,便陪你们玩玩吧!”

飘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血红的河水中央,漩涡浮现,越变越大,旋转的水柱从漩涡中升腾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