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浑水妖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674 字 7个月前

“送你了。”二师兄留下最后一张纸,认真的剪成一串纸剑后,扔向刘缘。

刘缘双手接过,郑重的将连成一串的剪纸剑,放入储物袋。

“师弟,你当初为什么要加入青云宗?”二师兄收起桌上的物品,微笑着问刘缘。

“我是被骗去的!”刘缘实话实说。

“哦?”二师兄露出感兴趣的神色。

“当初我千挑万选,选了灵翠宫,在途中……”刘缘将当初怎么来到青云宗的经过,娓娓道来。

当讲到赵二佰的时候,不由想到: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了,也不知道报仇了没?

二师兄饶有兴致的听刘缘讲完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看,还是与我青明宗有缘啊!”

“师兄,你是怎么加入青云宗的?”刘缘好奇的问。

“我啊?当初是宗门找到我的,说什么资质甚佳,骨骼清奇的,又与宗门有缘,就把我带回来了。”二师兄轻声回答。

刘缘“……”

“你心性还不错,好好修炼。”二师兄说完,袖中飞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小纸鹤。

纸鹤欢快在暴雨中飞舞,身形逐渐变大,几个眨眼的功夫,一只展翅丈许,线条流畅,目光灵动的白鹤,抖动鲜红的肉冠,优雅的翱翔于小院上空。

“刘师弟,其实很多事情,不需要看到眼前利益才行动,我们修的是仙!”

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,随着白鹤与二师兄的身影渐远,传入刘缘耳中。

茫然的站在小院中,刘缘不解的挠了挠头发。

这是在说自己,没有好处就不去除妖吗?可是自己修炼没资源,修为还很弱,外面又那么危险……

师兄是去找师姐了吗?师姐这么久没回来,不会听到别人说什么,受了刺激吧?不能去找寻那妖王对峙吧?

站在小院中胡思乱想着,刘缘正了正背后的长剑,摸着腰间的小葫芦,又在怀中掏弄了一会,挺直腰板,眼神闪烁着,向城外行去。

咱帮不上啥忙,咱就是去看一眼。

……

河边。

“你们被骗了!正位河神不需要用人祭祀的,你们……”

一位书生打扮的青年,拦住一群驱赶祭品的村民,欲讲大道理。

“别以为穿一身书生衣服,就什么都懂,老子当年还是书生呢!”一位胳膊比常人大腿还粗的壮汉,打断书生的话语。

“你们不能这样,他们还是孩子……”

“砰!”

“话真多。”

不知哪个村民,一棍子打在书生头上,书生捂着头,身子摇摇晃晃向后倒去。

一只玉手稳住书生身体,身穿劲装,面容姣好,背负宽刀的女子,一把堆倒三四个村民,夺过长棍,大声对书生喊着:

“我就说过,你的道理不通,得看我的!”

说着,长棍舞动,荡起周身雨水

……

“噼里啪啦”

算盘打动。

“这不行,太丑了,白给我都不要,别再吓到河神大人!赶紧找地方扔了!”一位脸上长满大痦子的男子,指着一对半边脸都是漆黑胎记的婴儿,嘲讽道。

这是一对龙凤胎,一个左边脸上有胎记,另一个右边脸上有胎记。

抱着孩子的夫妇两人,唉声叹气的离去。

……

“娘,我怕打雷,我想回家。”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,抱着母亲的大腿,半边脸蛋埋在腿后,害怕的偷看天空不断划过的闪电。

“不怕,娘陪你一起。”母亲抱起孩子,在一群手持武器的村民驱赶下,向河边走去。

“这祭一个还送一个,河神大人一定会高兴的!”

“也是可怜,就这一个孩子,还被他家男人卖了。”

……

一道若隐若现的粉色纱绫,在狂风暴雨中飘荡。

施展了隐身术的师姐,飞过一座座村镇,默默的观察着人们的百态。

一路飞往浑水河方向,沿途她见到了许多,在宗门想都想不到的人性,有善、有恶、有无知、有贪婪……“

或许,这只是人间的一角,还有更多我没见到的,怪不得师长要我们历练红尘。

“可惜,我没机会再见到了。”幽幽的叹息,在粉纱绫上方响起。

浑水河边。

密密麻麻的百姓站立风雨中,好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
一只只牲畜被驱赶着向河边行去,还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竹笼,被人们放置在庄严大气的庙宇前。

庙前,嘈杂的哭闹声回荡。

他们要祭祀浑水河神,这里是附近一处较大的神庙。

他们在等待吉时之时,远处一道粉红纱绫飘荡,灵蛇般舞动着,悬浮在滚滚奔腾的浑水河上空。

一位粉裙飘飘的仙子身影浮现,打量下方混浊的的河水片刻,手中白皮连鞘剑出鞘,煌煌剑光落入水中,激起滔天巨浪。

“浑水妖王!本姑娘是青明仙宗第十真传,你不是要为你那不是人的儿子报仇吗?出来呀!”

“你倒是出来啊!欺负一群百姓算什么?你堂堂妖王就这点本事吗!”

娇喝声回荡两岸,百姓们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他们清楚的听到这话语的意思,原来浑水河上空的女子,便是斩杀浑水河神子嗣的人。

“这女子倒是有些良心,还知道自己来。”

“还不都是她害的!要不是她得罪了河神大人,我们用得着如此祭祀?”

“对,要不是她,雨早就停了,我们也不会遭这份罪!”

百姓们却是多有埋怨。

这时,女子取出一堆宝光闪闪的物品,得意的喊道:“胆小如鼠的东西!还敢称河神?看本姑娘给你点颜色!”

说着,手中数道光芒落下,奔涌的河水许多地方凝结成冰块,又有刀光剑芒射入河中,还有毒雾飘荡,几片河水瞬间变黑,阵阵恶臭散发,更有大片火焰附着河面之上,使得河水沸腾……

一时间,不知几里宽的河面上,无数翻肚的鱼虾,随着滚滚河水起伏。

“本王在此!”

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,两岸百姓,连忙远离河边。

远处,一道巨影激起滔天巨浪,翻涌而来。

“哗啦啦!”

巨浪击打河面,道道稍小的水浪涌起,蔓延两岸,一颗小山般的头颅探出水面。

巨大的锥形头颅,狰狞的大口裂至眼后,比例失调的小眼睛转动,表皮有粘稠的液体不断滴落,头颅下,露出一小节黄褐色躯体,体型似蛇。

没有一句废话,浑水妖王张口,对着空中倩影猛吞而去。

“浑水妖王!”师姐暴退,手中法宝激活,道道光华射入其口,剑光围绕其头颅连连斩击,却被表皮的粘液阻挡,未伤其身。

“你伤不了我。”浑水妖王甩头,打了个气嗝,一股黑烟从口中喷出,于空中久久不散。

“我来了,可以不用他们再祭祀了吧?”师姐洒脱的指着两岸百姓。

“嘿嘿!你以为这么简单就结束了,你还不能死,我要的可不是你的命!”浑水妖王开口,声音却未传出多远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师姐愕然。

“砰!”

巨颅猛甩,狠狠撞击在师姐身上,其护身法宝闪烁不定,身影如皮球般飞出,砸入岸边。

“浑水妖王?没想到是条黄鳝,还能生出泥鳅?”一只白鹤从远处飞来,二师兄的身影显现。

“你是他的二师兄吧,还有一位大师兄呢?”浑水妖王再次开口。

“师兄有事,不在此处。”二师兄围绕浑水河神上空飞行。

“倒是可惜了,本王倒是想,见识一下,青明仙宗的首席大弟子。”

“倒是可以让你见识一下,二弟子的手段!”话落,空中密密麻麻的白点显现,如流星般降下。

无数惨白的纸剑遍布河面,看似单薄的纸剑,组成一座剑气森然的法阵。

“倒是好手段!”浑水河神喷出一口浊气,不远处一块石头粉碎,纸剑却纹丝不动。

妖王夸赞一声,却再没有其余动作。

“咳咳!”

岸边,二师兄将师姐从深坑中拉出,剧烈咳嗽着。

“师兄!”

“我没事。”二师兄摆手。

两人站在岸边,静静的望着河中妖王的身影,悄悄的传音商量对策。

“师兄,师姐!”这时,刘缘的身影从远处奔来。

“你来干什么,这妖王的一个喷嚏都能打死你!”师姐对刘缘说出了扎心的话。

“师兄,你们不是困住它了吗?”刘缘望着河中壮观的景象,疑惑道。

“嘘!”师姐小声对刘缘传音。

原来,由于时间紧急,师兄的纸剑没有全部被炼化,多数是样子货,只能骗住困住这妖王一时,还得想其它办法。

刘缘听后,深思闪动,一咬牙,对两人传音:“我这有一柄剑……”

两人闻言摇头,原因:不会用剑!

刘缘看了看师姐手中的连鞘剑,又望向河中森然的剑阵,满脸疑惑。

葫芦是没用了,铃铛也不能杀敌,刘缘思量着,取出一枚铜钱,传音道:“无意中得到的宝贝,我用它杀过一个好几千年道行的鳄妖,就是得消耗全部法力和不知道多少寿元。”

二师兄接过金钱,仔细打量一翻,点头道:“我试试。”

“我来!这么好玩的宝贝,当然我来!”师姐抢过金钱,笑嘻嘻的说着。

二师兄笑着摇头。

刘缘将自己摸索的方法讲解于师姐后。

“叮!”

一枚金钱,不知从何处而来,击打到妖王的脑门,在其疑惑的眼神中,发出一声脆响。

一抹血丝浮现,小山大小的头颅晃动着,坠入河中,血柱如火山般喷涌,整段河流,一片血红。

师姐面色苍白,眼角有皱纹浮现,原本黝黑的发丝枯萎。

“这妖王死了?”

“不对!”

“轰隆隆!”

雷声炸响,地面震动,河水翻腾。

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河水起伏,一颗颗庞大狰狞的头颅,露出水面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