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预感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12 字 7个月前

一只小蜜蜂飞出小院,消失在狂风暴雨中。

“等你师姐的回讯吧。”说着,二师兄坐在桌旁,面色平静的取出一叠纸张。

刘缘看着二师兄折纸,想过去帮忙,却被告知不需要,只好默默的坐在一边修炼着等待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几个时辰后,两人没有等到师姐的回讯,却等来了秦三守到场。

“哎呦!都这时候了,二位道友还如此清闲,事情查清楚了,你们看看吧,唉!”

秦三守说着,凝重的拿出一份崭新的卷宗,唉声叹气的递给二人观看。

话说这州府办事倒是挺快,这才几个时辰,卷宗就整理出来了。

将卷宗平放,两人仔细翻阅,秦三守不时讲解几句,直到将这份薄薄的卷宗看几遍,刘缘与二师兄皱眉相视。

“柯大人与青明仙宗有旧交,刘道友又曾在我清异司任职,也算是自己人了,不过我们能帮你们的,只有这些了,做好准备吧,老夫先行告辞。”

秦三守说完,行一大礼后,随着一声叹息,转身离去:“唉!妖物害人,还不能杀了?想当年,清异司鼎盛的时候……”

随着秦三守的离去,叹息声渐渐消失。

卷宗简单明了,上面描述了事情的经过与查探结果。

清水镇于今日清晨,万民亲眼所见,有一手持白皮剑鞘的仙子,将一条金鳅斩杀,还听到那金鳅临死前,喊到青明仙宗。

有几位在场的画师,将女子与金鳅画像画出,观其穿着打扮与身影,与师姐极为相似,打斗之中,很多人听到金鳅挑衅,污言秽语不断,而女子斩杀金鳅后,还大声说出为姐妹报仇了。

本来斩杀妖物是受人敬仰的,坏就坏在,这妖物的身份!

浑水妖王仅存的两个子嗣之一。

浑水河作为东定州流域最广的河流,浑水妖王,同时,也是当年国主册封的浑水河河神,可掌控大半州的风雨。

“我们去寻师姐问问?”刘缘向师兄提起建议。

“不用,她快回来了。”话音刚落,院中传来一阵法力波动。

师姐风风火火的推开房门,见两人神色异样的盯着自己,连忙取出一块镶嵌灵珠的镜子,仔细理了理整齐的秀发,疑惑的问道:“你们怎么这副表情盯着我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你先看看吧。”二师兄将卷宗递出。

接过卷宗,师姐匆匆翻看后,一把将其扔到桌上,杏眼圆瞪,俏脸紧绷,扫了一眼刘缘后,直视二师兄眼睛,开口道:“这家伙死的好!可惜没死在我手里!”

“我知道。”二师兄与师姐对视,平静的开口。

屋内安静片刻后,师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拿起卷宗不断翻看,显得很是急躁。

过了一小会儿,师姐好似想起了了什么,一抹笑意在嘴角浮现,急冲冲向外跑去:“有人能证明我不在那,我这就去找她来!”

一柱香后,师姐没有回来。

师兄继续折纸,动作却慢了许多。

刘缘静坐着,看着师兄折纸。

一个时辰后,师姐依旧没有回来。

“师弟,你说,如果你师姐没有办法证明,你还信她吗?”二师兄将折好的纸剑收起,转头看向刘缘,忽然问道。

刘缘一愣,他不明白师兄为何这样问自己,略一思量后,不由笑道:“就算是师姐杀的,又如何?一只祸害人间的妖物罢了。”

“哈哈!说得对!是又如何?”二师兄也笑了。

沉默片刻后。

“可是师兄,如果不是师姐杀的,那么就是有人在陷害师姐,谁和我们有这么大的仇,连百姓的性命都不顾?”刘缘不解的问师兄。

“若是有人陷害你师姐,那么,很可能在很早的时候就算计好了,这么大的手笔,想来不是一般人物,目的是什么呢?”二师兄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。

这时,房门被缓缓推开。

只见师姐眼圈有些红肿,鼻子轻轻吸动,贝齿轻咬嘴唇,好像刚哭过,一副委屈的模样,嘴唇嗫嚅着。

“哎呦!多少年了,居然又看到你哭鼻子了!哈哈哈!我得把这画面留下来,等回宗门后,给师弟师妹们悄悄,这么大了还哭。哈哈哈!”二师兄忽然笑着取出一面铜镜,对着师姐就要施法。

“我才没哭!外面这么大的风,雨水进眼睛了!”师姐飞身抢过铜镜,辩解着。

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?”二师兄语气温和的开口。

师姐脸上露出一丝黯然的神色,幽幽的讲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。

那天放了金鳅后,心情不太好,便出去散心,无意中遇到一位女修士在追击妖物,就顺手帮忙解决了。

女修士很热情,自称是灵翠宫的内门弟子,名叫静芸,得到消息有妖物残害一座小村的百姓,前去查看之时,在路上偶然遇到这只妖物。

师姐听到后,见其修为与刘缘差不多,太弱了,担心她孤身一人对付不了,便同去除妖。

她们赶到小村的时候,见村民全部遇害,整个村庄无一活口,两人追查几日,于山中将妖物斩杀,而恰巧,金鳅被杀的那天,师姐正与静芸在山中。

师姐刚刚去寻静芸,却没有找到,而赠送给她的传讯符,也是假的,又去灵翠宫弟子聚集处,才知晓没有此人。

师姐知道自己被算计了,很生气,很委屈。

“我想师父了,我想师兄师姐了,我想回宗门。”师姐说着,有泪水在眼眶打转。

“师妹,多大了,别哭鼻子,有师兄在呢,去休息一下吧,静静心。”二师兄苍白的脸上,露出安慰的笑容。

“嗯!”

师姐应声,转身走出房门,片刻后,压抑的啜泣,透过暴雨的击打声,传入两人耳中。

被人抓住弱点利用,很可能不止一次,对于常年在宗门修炼,初次见识人间险恶的师姐来说,很受打击。

众目睽睽下杀了金鳅,没有人给师姐作证,有口难辩。

杀妖这种事情,尤其是残害人类的妖物,本身是对的,错就错在这妖物,有个厉害的爹。

州府不会管这件事,众修士也不会轻易得罪妖王,如今青云仙宗关闭山门,其它大型宗门少有弟子入世,三王更不会与妖王作对。

对于百姓来说,这是场无妄之灾,对于刘缘一行人来说,也一样。

“我们要不要,先通知大师兄?”刘缘轻声问。

“先不用,看看情况再说,也许妖王对这条小泥鳅不在意呢。”二师兄摆手说道。

刘缘感受着门外的狂风暴雨,不由挠了挠头。

二师兄仍然在折纸剑,不时用一柄黑亮的剪刀,裁剪一下。

“师兄,我先回去了?”刘缘感觉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,便向师兄告辞。

正要走出房门,一句话语传入耳中。

“想学吗?”

“嗯?”刘缘回头。

“家传的,想学吗?我教你!”二师兄晃了晃手中的纸。

刘缘沉默的看着,面露笑容的二师兄。

如果是平时,刘缘一定欣喜若狂,而现在二师兄说出这句话,却使刘缘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