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妖王小公子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01 字 7个月前

苏新城,一座山清水秀的县城。

县城由两条小河围绕,被人们称之为二流河。

蜿蜒曲折的河流汇聚,形成一片广阔的湖泊。

湖泊不知其深浅,水中物种丰富,又有人时常在湖边寻到黄金,所以人们称它为黄金湖,也被许多当地人叫成黄金沟。

此时,黄金湖边,无数百姓汇聚,对着湖水上空,指指点点的议论,颇为热闹。

“姑娘!仙子!仙子不可!”一位身穿官服的中年,挺着大肚腩,站在岸边焦急的喊着。

黄金湖上空,一道气质出尘的倩影,脚踩粉红轻纱绫,腰挂白底金纹连鞘剑,头飘琉璃如意叶,手持紫金朱砂壶,周身法力荡漾。

下方,水涌如柱,形成一条翻滚的水龙,被玉手上那不足巴掌大的朱砂壶,吞入壶口。

远处,二流河与黄金湖入口,分别被两张金光流转的玉符阻隔。

而黄金湖的湖面,正在缓缓下降。

女子正是三师姐,唐倩倩。

“仙子不可啊!快快住手!仙子!……”官员不停的大喊,声音都有些沙哑了,女子对他的话语,恍若未闻。

接过衙役递过的茶水,润了润嗓子,官员一摆手道:

“你们也喊,大点声。”

“仙子,不可啊,快快住手,仙子……”

稀稀落落的声音回荡。

不远处的百姓们,看得是津津乐道。

时间缓缓过去,天色渐晚,人们在议论中接连散去,也有少量百姓留下,三两人汇聚,搭起帐篷,喝着美酒,观看这千载难逢的景象。

这时,一只小蜜蜂飞来,被琉璃如意叶所散发的光晕阻挡。

师姐将小蜜蜂传讯符摄来,急急的查看后,继续维持手中的法宝。

……

第二天,临近夜晚。

黄金湖,湖水即将见底,无数鱼虾在浅水中挣扎,湖边的淤泥处,隐约可见,点点金光反射。

原来,河底除了金鳅,还有金子!

而周围百姓们,早就拿起了渔网,甚至准备了牛车马车,扛着满满的麻袋,将捕捉的鱼虾运走。

如今虽然不缺食物,但是贵呀,谁知道什么时候再涨价呢?

再说平日里很难捕获的河产,如今举手可得,回去晾成鱼干或做成腌鱼储存,够吃很久了,这对于他们来说,是场大丰收。

一个八九岁的小孩,抱着脸盆大小的河蚌,满是泥水的脸上,洋溢着天真的笑容。

淤泥中,一块拳头大小的金疙瘩缓缓浮出,泥水顺着边缘滴落,逐渐显现诱人的光泽。

有人见到此处情景,悄悄走近。

两只黝黑的眼睛出现在金疙瘩下方,淤泥猛然蠕动,一只如马车大小,有着狰狞壳甲的妖物从泥下爬出。

张开血盆大口,脖子向前一伸,将最近一人咬住,满口獠牙闭合,在惨叫声中吞入腹内。

这是一只鳄龟妖。

鳄龟妖挪动身躯,伸长脖子又向一人咬去。

天边一抹红光划过,绕着鳄龟伸长的脖颈,一转而回。

龟妖头颅落地。

两只白鹤从远处飞来,正是刘缘与二师兄。

见到空中安然无恙的三师姐,两人松了口气。

“师妹,你在做什么?”二师兄皱眉问道。

“我,我在抓妖怪!”师姐手上动作停顿,眼神闪烁的说着。

“抓妖怪弄这么大动静,传讯也不回?”

“我忙着抓妖怪,忘了。”

“说吧,为什么这么做!”

二师兄看了眼四周的景象,眉头越皱越深。

这里有什么妖物,他当然知道,那是他的“老朋友”,妖王的子嗣,仗着自己的身份,曾做下许多恶事。

以前被自己教训过,顾及其背后的妖王,将他放了。

“这妖怪,是个金色泥鳅,前几日我和姐妹们……”

师姐垂着头,语气低落的开口。

几天前,师姐与几位新认识的姐妹,一起出来捉妖。

然而一路上就碰到些小妖怪,她们都感到很无趣。

直到有一位姐妹说,这处湖里有厉害的妖怪,经常指挥手下捉来童男童女享用,还捉走许多漂亮的女子,极其残忍。

几人便来此探查,从百姓的口中得知,最近确实有许多孩童,与年轻女子失踪。

商议后,几人扮作游客在河边赏景,试图引诱妖物上钩。

计划成功,妖物果然上钩。

只不过,厉害的妖物,不止一个!

以一条金鳅为首,有十几个修炼有成的河妖手下,同时袭击了她们。

妖物太多,而且那金鳅颇有手段,师姐奋力斩杀几只河妖,击退金鳅后,几位修为不高的姐妹已经被擒,落入河中。

金鳅狡猾,见擒下众女后便遁入河中,师姐观其手段应为此地河神,回去找师兄帮忙,却未见到,又想亲手为姐妹报仇,才有了如此情景。

刘缘听后,心中一动,这金鳅不会是当年,初次见到两位师兄的时候,遇到的那条吧,还有前段时间,自己扮作女装的时候,听见的公子,这是妖王子嗣!

看向师兄,却见他低头思索着什么。

此时。

三人下方。

仅存的湖水中。

淤泥中满黄金的湖底,一个硕大的头颅钻出,金须随着水波晃动,开口喃喃自语:

“可惜了,就差一点,居然又碰到你了。不过没关系,只要事成了,父王一定会夸奖我的,大哥也会对我另眼看待,到时候,还有谁敢瞧不起我!嘿嘿嘿!”

淤泥翻滚,水底混浊一片,带起大片黄金与骸骨,一条巨型金鳅舞动,直冲水面。

“噗通!”

一声闷响,河水翻涌,水花四溅,一道金色巨影冲天而起,横空盘旋。

浑身粘稠的液体滴落,长达十数丈的身躯,皮肤下隐有细密鳞片显露,头部有个小小的凸起,双眼通红,胡须随着躯体舞动,口吐人言:“嘿嘿!在找我吗?”

“你还敢出来!”师姐见状,面含杀气,握上剑柄,就欲挥出。

“慢着!”

二师兄突然出声制止。

“师兄!它杀了那么多人,还有我那几个姐妹!”师姐不解的看向二师兄。

“它是浑水妖王的子嗣。”二师兄叹息一声。

“嘿嘿!怎么了?不敢杀我吧,我可是浑水河神的子嗣!话说,那几个小娘子,可真是美味,可惜,没玩够就死了!对了,有一位叫做什么珠的小姑娘,我可是用宝物吊着她的一口气,享用好久呢,那滋味……”

金鳅扭动滑腻的身躯,不断在水中穿梭,激起巨大浪花,不时浮空舞动,围绕刘缘三人旋转。

“我要杀了你!”

师姐贝齿咬出响声,突然长剑出鞘,化作一道长虹,直奔金鳅头颅。

“叮!”

清脆的响声回荡,长剑倒卷而回,重归剑鞘。

“师兄!”

师姐见师兄出手,替金鳅挡下自己的攻击,面露失望。

“哈哈哈!”金鳅得意的狂笑。

“咳咳!”

“你记得,我当初说过什么话吗?”二师兄剧烈咳嗽几声,忽然说道。

“嗯?”

“我说过,别让我再见到你。否则,见你一次,收你一次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