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平静之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68 字 8个月前

今日,雷霆渐退,雨势变小。

刘缘和师兄师姐同行,一路上无惊无险,当成了一次雨中游。

三人行程很快,在雷电停歇后,又重新驭鹤而行,没几个时辰,便回到了州府。

城池依旧,只是没了显真镜的震慑,哪怕加派人手盘查,还是有许多心怀不轨的修士,与少量妖魔混入。

如今各大宗门的弟子所见不多,却有很多小门派,和平日里不起眼的散修出世,想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中,分一杯羹。

至于妖魔,只要不是太傻,或者别有所图的话,哪有几个敢进城的?

城里可是汇聚了近半州的高手,被发现的话,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。

真正聪明的妖魔,还在隐藏着。

师兄继续折纸,也不知道攒了多少纸人、纸剑。

师姐待不住,回来后,就迫不及待的,去找几位新认识的姐妹了。

刘缘则回到自己的住所,整理收获。

首先将旗幡取出,轻抖下,一堆切割整齐的碎尸出现。

在其中挑挑拣拣,拼出两具完整的尸体。

又将那具,被大军围剿,又被神秘修士斩去四肢头颅,最后被众人砍得支离破碎的妖魔残躯,寸寸碾碎……

在一堆粉末中仔细寻找,片刻后,拿着半截透明的指甲,满意的笑了。

白来的,有收获就行,不挑。

有了这半截指甲,再根据自己掌握的秘籍,可以尝试着拼出一具特殊的僵尸,慢慢养成,这大妖魔身上的物件,想必不会让人失望的。

美滋滋的将指甲收起,取出河神鱼妖和黄金鲤鱼的尸体,将材料分割后,内丹封入玉瓶。

如今法力够用,倒也不着急提升。

将背后长剑取出,量好尺寸,等稍后便请人做一柄合适的剑鞘。

看着面前一堆晶莹剔透的鱼片,刘缘心道:不能浪费……

几天后。

小雨淅沥沥。

刘缘紧了紧背后黑底金纹剑鞘,面无表情的,从一座豪华楼阁内走出。

有些心疼的摸了好几下储物袋,刘缘环顾四周,最后还是决定回去修炼。

大师兄不知道去了哪里,很久没见到了。

二师兄依旧每天折纸。

三师姐与几位好姐妹,出去捉妖了。

刘缘自知自己法术修炼的少,除了御物、凝形等常用法术,其它的寥寥无几。

而且学的还都不精,比如控符,当初马道长一下能控制满天纸符,自己却仅能贴出去寥寥几张。

他不认为是自己的天赋不好,一定是没有勤练的原因!

这样想着,刘缘信心十足的,向自己的院落走去。

他打算回去好好熟练下掌握的法术,顺便把僵尸拼合完整,还得练练御剑。

没有厉害的法术,只能先如此了。

刚靠近小院,就见师姐俏脸紧绷,美目含煞,迎面而来。

“师,师姐。”

刘缘心中一紧:我也没得罪师姐啊?

却见师姐理也没理自己,从身边走过,直奔二师兄的小院而去。

步伐时快时慢,却未动用法力飞行,想来有急事,又因为什么犹豫着。

师姐站在门口好一会,一跺脚,进入小院。

什么事能让师姐如此行事?看起来非常生气的样子。

反正有师兄在,如果连他们都解决不了,自己问也没用。

摇了摇头,刘缘走回小院。

片刻后,师姐从屋内走出,独自站在小院中,传讯符捏在手里,却久久未激发。

“一个小泥鳅而已,就算有些手段,我多等几天,总能抓到你,我要亲手为姐妹们报仇!”

说完,一道流光冲出小院,消失在蒙蒙细雨中。

不久后,二师兄回来了。

推开半掩的院门,又看着大敞四开的房门,皱了皱眉头。

轻挥手,树上一只巴掌大小的黑鸟落在掌心,叽叽喳喳的叫着,翅膀不断舞动,好像在比划着什么。

“这丫头,干什么都毛手毛脚的。”

这只黑鸟,是二师兄放哨用的,纸扎附了兽魂,有灵性,却听不懂他人太复杂的话语。

今天,二师兄应邀,与几位道友相谈甚欢。

接下来几天很平静。

蒙蒙细雨依旧。

刘缘每日练习术法,可能真是时间短的原因,进展很慢……

至于为什么不去除妖?

不光是获利太小,更因为最近各地妖物渐少,听说是各地河神的保佑,等闲妖物不敢进入河神的管辖范围。

而没有河流的位置,村镇也不多,少量的修士就足以应付。

刘缘望着白蒙蒙的天空,伸了个懒腰,走出小院。

总要放松一下,出去走走,毕竟在进展缓慢的情况下,修炼久了会有些乏味。

坐在靠窗的位置,享用着美酒美食,刘缘不断思量着今后的打算。

离开了宗门,没有任务做,意味着没有资源。

要不要再加入哪个势力呢?听说有许多修士做了王侯的门客,报酬还不错呢!

直到吃得酒菜全无,刘缘想好了。

先问问师兄的吧,咱好像还有组织呢……

小院中,依旧没有见到大师兄,二师兄悠闲的靠在躺椅上,半眯双眼。

“刘师弟来了?”

“二师兄。”刘缘行礼道。

“有事吧?不用见外,只要不是借钱,都好说。”二师兄开玩笑的说。

刘缘笑着坐在旁边,将自己的问题讲与师兄。

“你这问题我们还真没考虑到!”二师兄一拍脑袋,转头看向刘缘,接着说道:

“你大师兄如今在磨练心性,为突破境界做准备,普通资源用不到,也就没提起。”

“我有伤在身,只需要静养几年便可,也没往那想。”

“你师姐就更不用说了,比我和你大师兄的身价,加起来都富裕,用不着想。”

“至于你……”

二师兄仔细打量刘缘一样,叹了口气道:“你随意吧,我们不会干扰你的选择。不过有一点要提醒你,有些势力加入了,可不是想走就走的。”

刘缘听后,有些纠结的挠了挠头发。

感情自己不光白问了,还有点扎心。

索性先不想了,大不了就跟着师兄师姐混,怎么也能混口汤喝,还安全。

“对了师兄,前几天师姐找你有什么事吗?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,还带着杀气!”刘缘定下心后,想到前几天见到师姐的情形,便问了起来。

“我那天出去了,没有见到你师姐,既然如此,传讯问问吧。”二师兄说完,一只小蜜蜂传讯符飞出。

两人闲聊着,慢慢等待。

时间缓缓流过,刘缘单手敲击膝盖,二师兄也坐了起来,继续折纸。

一夜过去,第二天中午。

二师兄取出蜜蜂传讯符,将其翅膀折断一点,面色凝重的对刘缘说:

“不对劲,可能出事了!我们去寻你师姐。”

说完,两只白鹤从袖口飞出。

两人乘骑白鹤,追随传讯符而去,消失于白蒙蒙的细雨中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