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消息与返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384 字 7个月前

电光划破苍穹,照亮那滴水的屋檐下,一张诡异笑容的面孔。

坏人啊,我最喜欢没我强的坏人了。

刘缘歪着头,单手摸动下巴,嘴角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。

百鬼袋中,黑雾飘出,凝聚成一道倩影,学着刘缘的样子,尖长的指甲撮动惨白的下巴,脖颈歪出一道裂痕,吊着舌头,嘿嘿的傻笑。

艰难的沟通下,小怪大概听懂了刘缘的计划,黑雾变幻间,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……

漆黑的屋内,婴儿被安置在破旧的竹篮中,异常安静。

其它四个儿女,被王大姐安排在婆婆家,此时床上的两人,正悉悉索索的。

“哇哇……”

忽然,刺耳的婴儿啼哭声回荡,片刻后,两人面色难看的下床。

“不是喂了药吗?难道量少了?”摸索着,点燃油灯,丈夫小声问道。

“不少了,按照剂量喂的,再多点可能就醒不过来了!我去看看怎么回事?”王大姐接过油灯,穿上丈夫的鞋前去查看。

微弱的光芒下,只见婴儿紧闭双眼,呼吸均匀,不时吧唧着小嘴,显然睡得很香。

“不是他在哭,哪还有婴儿呢?”王大姐疑惑的喃喃自语。

“好像是外面传来的,声音真大,是不是谁把孩子,扔咱们家门外了?”丈夫指着门外说道。

“砰!”

话音刚落,房门被一阵狂风荡开,风卷着雨水落入屋内,两扇房门不停摆动,发出“吱呀呀”的刺耳声响。

电光划过,照亮天地一瞬,小院中,一个小小的婴儿身影,低着头,在雨水中爬动,哭啼的声音不断发出。

“哇哇……”

“谁这么缺德,把孩子就这么扔我家,这大雨天的,孩子这么小,得病了怎么治?”

“是啊,死的就不值钱了。”

两人说着,披上衣物就准备出门。

转身间,身形突然停住了。

他们看到,刚刚还在院中的婴儿,此时居然出现在屋内门口处。

婴儿趴在地上,哭啼声渐渐变小,惨白的小手不断扒着地面,好像挣扎着要起来。

“你去看看。”

“你去吧,我有点害怕。”

“没用的东西!天这么黑,眼花了而已,一个小孩怕什么?一起去。”

两人说完,举着忽明忽暗的油灯,从旁边抓起一根木棍护身,慢慢的向前挪动。

走到婴儿近前,用木棍捅了捅惨白的小手,见其没有反应,又试图用木棍将其翻转。

这时,婴儿动了。

一阵骨骼掰动的脆响,婴儿那稚嫩的四肢极度扭曲,手尖脚尖触地,上下臂如蜘蛛腿般站立,全身皮肤呈青灰色,暗紫色血管隆起。

“娘亲,爹爹,我想你们了!”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婴儿头颅猛然抬起,一道闪电划过,青灰色的面孔上,嘴巴裂到耳边,没有鼻子,双眼空洞洞。

“啊!”

夫妻两人,面容惊恐,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,蹲在墙角,哆哆嗦嗦的舞动木棍。

“嘻嘻,爹爹,你在陪我玩吗?”

婴儿笑了,嘴角快速扩大,眨眼间,整个脑袋化成一张巨口,其内尖锐的牙齿遍布。

“……”

半晌没有动静,刘缘从门边显现,无奈的走向已经晕厥的夫妻俩。

“太不经吓了,就这还想当坏人?”刘缘手中水球凝聚,甩向两人。

夫妻两人,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,看见刘缘的身影愣了一下,这时,小怪变成的婴儿,脖子上顶着一张巨口,飘到刘缘身边。

“呃!”

高瘦男子见状,头一歪,又晕倒在妻子怀里。

刘缘笑了。

正好,一个一个问。

“你们怎么偷孩子的?偷几个?都说出来!”刘缘懒着废话,直接问道。

“什么孩子?我没偷,这是我自己的孩子!”王大姐眼神闪烁,扭动肥胖的身躯,狡辩着。

“说出来我就饶了你们,如果不说……”刘缘说着,向小怪发送命令。

“嘻嘻!”

空灵的笑声回荡,小怪脑袋一晃,整个身躯变幻,眨眼间,一张占据半个房屋的狰狞巨口出现。

“嘎嘣!”

巨口猛张,闭合间,身边木床消失,再张口,吐出满地碎屑,狰狞大口向王大姐接近,满口森然的尖牙反射寒光,粘稠的液体滴落。

未等再有动作,王大姐脑袋一歪,也晕了。

再扔一个水球,激醒王大姐后,刘缘重新问话。

这回老实多了,将刘缘问的话一一道来。

问完话,刘缘挥手敲晕王姓妇女,将其丈夫泼醒后,故技重施。

双方说的都差不多,知晓了真相的刘缘,不理会晕倒的两人,毫不犹豫的将襁褓抱起,起身离开小院。

河边。

刘缘抱着婴儿,站在空无一人的河边,有些发呆。

一阵特殊的香味传来,刘缘鼻尖动了动,顺着香味寻去。

破旧的房屋内,一口凹凸不平的大铁锅,下方有个奇怪的陶罐冒着烈烈火焰,浓郁的蒸汽弥漫,阵阵香味从锅内飘出。

“吱呀”

漏风的木门被推开,刘缘抱着襁褓走进,看着满地的河鲜壳,呆了一下。

“师弟,回来了?”师姐扔掉手中的螃蟹壳,打着招呼。

“看你的样子,应该查清楚事情的经过了。”二师兄从锅里捞出只近尺大,通红的龙虾,看向刘缘抱着的婴儿。

“吃,吃,一起吃。”疯女人背着孩子,将河虾连皮放进嘴里,看着刘缘怀中的襁褓,又摸了摸自己背后,口齿不清的说道。

刘缘寻了位置坐下,从锅里捞了半天,才捞出只拳头大小的螃蟹,将之扔回锅里,看了一眼疯女人,觉得她应该听不懂,便把自己得到的信息,娓娓道来。

前段时间大旱之时,许多村庄重新建设河神庙,以求河神降雨。

而求雨,则需要祭祀,有人不知从何处听到传闻,祭祀河神用美丽女子与孩童,效果最好,于是,便有村庄开始如此祭祀。

王姓妇女得知后,又总能见到疯女人的孩子,渐渐动了心思。

由于自己的孩子,与疯女人的很像,便买来同样的襁褓,哄骗女子。

哄骗的理由很多,比如孩子应该一天吃几次,怎么抱能更好,什么时间需要放下孩子等等方法。

人有一种心里,对于自己关心的事,在你不知道如何做的情况下,当有经验的人告诉你怎么做,不管对与错,都会去尝试,尤其是信息缺乏的年代。

得逞后,将之调换,以襁褓中有一块红布为由,证明是自己的孩子,又将女子的孩子藏起,表示孩子不在自己这。

村民们自然不会向着疯女人,从此她没了孩子。

而那对夫妇回去后,将孩子放在了一起,由于襁褓一样,红布又被扔了,在去他村的途中,孩子弄混了,分不清哪个是自己的,哪个是疯女人的了。

商议下,他们随意挑了一个送走,留下了另一个婴儿暂养。

说完,刘缘看着依旧兴奋嚼着吃食的傻女人,叹了口气。

“那这孩子怎么办?”师姐吃完了所有的大个螃蟹,杵着下巴问。

“交给她吧,万一是她的呢?”刘缘沉思片刻后,看向二师兄开口。

“交给她吧,毕竟很可能是她的孩子。”二师兄也沉思了片刻后说道。

三人又商议了一会儿,由二师兄出手,将孩子还给女子。

他们想让女子换个地方,可是她不知什么原因,呆在这里不肯走,最后,三人无奈离去。

三人离开后,女子哼着不知名的曲子,抱着婴儿轻轻摇晃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女子将豁口长刀放在婴儿身侧,口中喃喃自语:

“宝宝呀,这是你爹爹的刀,宝宝长大后,一定会成为像他一样的侠客。咦?你爹爹?你爹爹说等我们,他在哪呢?宝宝呀……”

刘缘三人踩在河面上,快速前移。

“师兄,你怎么不施展法术,看看到底是谁的孩子。”师姐撇嘴问。

“我也没学啊!”师兄笑着回答。

“师弟,你在清异司呆过,你应该会吧?”

“师姐啊,你们在宗门都没学,我怎么会?”

三人渡过河流,向州府方向行去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