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小村故事多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16 字 7个月前

将婴儿递给王姓妇女,三人拒绝了村民的热情挽留,静静站在河边,望着村民们相继离开。

他们问过那女子的来历,据说是一年前来到此地的,一直在村头的废弃房屋居住。

初来的时候,村民倒是很好奇,为何这女子孤身一人前来此处,甚至有人见其容貌美丽,请媒婆说亲。

经历几次沟通后,他们知晓了一件事:这个女子脑袋有问题。

她总是自言自语,声音很小听不清,别人问她问题偶尔会回答,但几乎是驴唇不对马嘴。

不过因为长得漂亮,这些都不算什么,有村民便动起来歪心思。

女子力气很大,刀不离身,虽然人不正常,却不傻,而且异常警惕。

许多村民吃了亏,不敢再去骚扰,而女子也在村头慢慢安顿下来。

几个月后,村民发现女子肚子好像大了,流言蜚语传遍十里八乡。

又几个月后,女子抱着婴儿出现,村民又是议论纷纷,猜测孩子的父亲的是哪位。

时间就这样流逝,直到前段时间,女子的孩子不见了!

从此,女子变更有些疯癫,每隔几天,便会进村偷走出生几个月的婴儿,村民知晓后,便聚在一起逼迫她交出孩子,而女子也会在村民的指责下,慢慢清醒,将孩子归还。

算上刘缘他们碰到这次,已经是第四回了。

“原来那孩子不是她的,她的孩子在哪呢?不会被妖怪抓走了吧?真可怜……”师姐神情低落的说道。

“观她的修为,对付普通妖物错错有余,又那么警惕,孩子肯定不会轻易离身,如果是妖物出手,她一定会察觉,为什么不去找妖物,却去偷村民的孩子呢?”刘缘越分析,越是疑惑。

“确实如此,既然不是妖物,那么很可能就是人了?”二师兄分析着。

“人?谁呀?孩子他爹?”师姐满脸疑惑的说道。

“……”

听到师姐这么一说,刘缘的猜测,碎了一地。

“咱们潜进村里偷听一下吧,如今刚发生这事,村民们回家一定会议论的,也许能偷听到有用的消息呢。”

猜测碎了,因为可能性太多了,还没准是哪位大神通者路过此地,见与那婴儿有缘,顺手收做徒弟了呢。

不过进村偷听,还是需要的,因为这个方法,获取信息的可能性大些。

“你们去吧,我去维持一下纸婴的形态,等你们好消息。”二师兄说完,就向远处走去。

“你去吧,师姐我累了,找地方吃点东西,这地上这么多河鲜,不吃浪费了,等你好消息哦!”师姐说着,挑挑拣拣的,摄来一只只大个螃蟹。

刘缘无奈,从师姐“借”了几张隐身符,便向小村行去。

乌云如幕,牢牢遮掩苍穹,使人分不清白天黑夜,而在这大雨的天气,许多村民不能劳作,便呆在家中休息,或者聚在一起聊天喝酒,各自做着想做的事。

靠在墙角,躲过一道拎着酒坛子,蓑衣里还塞着东西,不时东张西望的人影。

有问题,跟上。

悄悄的跟着人影,见其进入一座崭新的庭院,刘缘听到开关门的声音后,就要飞身翻到房顶。

“轰隆隆!”

闪电划过,一声闷雷炸响。

刘缘的身形顿时止住,为了安全着想,潜到屋檐下偷听。

“村长,这是我父亲珍藏很多年的好酒,听说是当年成亲时,郡中的亲戚送的,还有这些肉……”

“恩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您老应该听说了,这段时间我和我家兄弟因为分地的事……”

“知道了,一点小事而已,老夫就给你做主了。我说呀,你们是亲兄弟,要团结……”

刘缘在墙角偷听,直到房门打开,才隐去身形。

没有听到有用的消息,刘缘出了小院,随意寻了个方向走去。

没行多远,便又见一个手提酒坛东张西望的人影,向村长的住所走去。

……

一座小院中,几道喝酒呼喝声传来。

“来来来,满上。”

“这场大雨下得太好了,等到雨停了,咱们把庄稼好好种上,肯定大丰收。”

“对,一定大丰收,再喝一碗提前庆祝庆祝!”

“三儿,你咋不喝呢?”

“不喝了,我嫂子叫我去吃饭呢,别误了时辰。”

“这个时间,要是能见到太阳的话,快落山了吧?”

“那我得赶紧走了,你们喝,改天再聚。”

“这么着急,吃啥呀?”

“吃饺子!”

没听到有用的消息,刘缘飞身出了小院,来到另一处。

……

一阵吵闹的声音传来。

“小兔崽子,你说不说?”

“我没有,我说什么?”

“你还犟嘴!看我不打死你!”

“三舅,三舅救命啊!”

“你不说,谁也拦不住我揍你!”

“我说!我说!爹爹让我说什么啊?你也没问我啊?你和隔壁王婶婶的事,我可没和别人提,还有舅母……”

“小孩子乱说话!看我不打死你!”

没听到有用的消息,继续换地方。

……

一处略显安静的房屋内,烛光晃动。

“真羡慕王大姐家,居然有五个孩子。”

刘缘在墙角,听到这句话后,心中一动:有点消息了。

“咱们刚成亲几天?以后有的是时间,生他十个!”

“夫君,先把药喝了。”

“咕咚咕咚”

“都喝几个月了,还喝?一点效果都没有。”

“有没有效果,你还不知道嘛,快吧蜡烛吹了。”

蜡烛熄灭,屋中变得漆黑一片。

刘缘好奇的侧耳倾听。

悉悉索索的脱衣声,伴随阵阵娇喘……

这……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。

没发现有用的消息,刘缘待了一会后,无聊的离开。

……

接连几家探听无果后,刘缘来到一处,有婴儿哭啼的小院中。

这正是那王大姐家的住所。

“别哭了!吵死了!”

“你小声点,万一这真是咱们的孩子呢?”

“不管是我的,还是那疯女人的,已经分不出来了,你还想养大不成?第五个了,趁早卖了吧,现在粮食多贵,能省点是点。”

“你自己的孩子,你不认识!唉,也好,这样心里能好受些,这回卖远点吧。”

“你不是也没认出来!没用的东西。”

接下来便是一些闲言碎语,直到婴儿停止哭泣,屋内逐渐变得安静起来。

从这些话语中,刘缘听出了不少信息。

这对夫妻卖过婴儿,有可能是他们偷了那女子的孩子,而且话语中,好像分不出这婴儿是谁的?

坏人!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