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斩河妖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50 字 7个月前

几天的连绵大雨,河水上涨。

风雨中,波澜起伏的河面下,一条尺许长的金黄色鲤鱼,在淤泥漩涡中没入河底。

“啵”

一个小水泡从口中吐出,在充满河水的洞府中飘荡,其内有人影蜷缩。

“哈哈!刚到这里,就抓到如此绝色,公子定会满意的!”鲤鱼欢快的在洞府游动,口吐人言。

“悠着点,如今这东定州,神通广大的人类修士,尚有不少,别被他们抓到。”旁边的河神提醒道。

“瞧你这胆,我等是奉小公子之命办事,公子又得大王受命,如今这东定州,有几人敢与我们浑水河一脉作对?”黄金鲤鱼有些不满的开口。

“总之还是小心点好,我前几天可是遇到了……”一道沟河神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打断。

“公子说了,待处理手中事情后,就会赶来,到时候会亲自动手,送他们一份大礼。”

“那我得准备一下,好迎接公子。”

“你这破地方有什么准备的,待我出去一趟,捉几个血食,再看看有没有美人,这一个可不够公子玩的。”

刘缘躺在气泡中,偷听着两人的话语,等那鲤鱼妖要离开的时候,便知道自己该现身了。

不能让鲤鱼妖再捉血食与女子,也不能等所说的公子到此,更不能让它碰见师姐。

妖王的子嗣,道行必定非同小可,等它到了,自己不好脱身。

若是碰到了师姐,依师姐的脾气,定会出手斩杀所说的公子。

那可是妖王子嗣,此妖王还是掌管一州最大河流的河神,若是杀了他的子嗣,另其动怒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刘缘又看向气泡外,充满洞府的河水,拍了拍一直隐藏腰间的葫芦,心道:靠你了。

轻触气泡,法力凝聚指尖,骤然射出,气泡随着一声轻响破灭,缩小的躯体瞬间变回正常大小。

洞中河水袭身,趁着两妖还没反应过来,刘缘轻拍腰间葫芦,只感觉葫芦微微动了下,周身随之一轻,洞中河水一滴不剩。

“扑通”

原本欢快游动着,正欲离去的鲤鱼,感觉突然间仿佛失去了什么,尾巴快速摆动几下,身子不由自主的掉了下去。

紧接着,一道红光围绕鲤鱼头部一闪而回,鲤鱼头颅落地,扑腾着无头的鱼身,剧烈挣扎。

刘缘的袭击太快了,从现身到鲤鱼妖头颅落地,也就眨眼的功夫,待河神反应过来,为时已晚。

“你是谁!”

随着一声怒吼,洞府破碎,满天河水降临,河神手中出现一柄寒光闪闪的钢叉,直射刘缘。

闪身躲开钢叉,刘缘没有硬拼,河神在此地有神力加身,一般手段无用,还是先离开河水,回到陆地后通知师兄前来。

好在临身河水尽数被葫芦吞入,刘缘快速的捡起两截鲤鱼身,塞进储物袋后,顺着破开的洞顶就往外逃。

“在我的地盘,你还想往哪逃!”河神一声冷哼,紧随其后。

河水形成巨大漩涡,欲将刘缘拉扯下来,同时有无数鱼虾围拢,试图阻挡。

自己的速度比不上河神,眼看要被追上,刘缘将百鬼袋打开一道缝隙,同时,手中铜铃浮现。

“叮铃铃”

河神身影停下,周围鱼虾静止,漩涡变缓。

一根粗麻绳,套在刘缘的脖子上,就往上拽……

“咳咳咳!”

重新回到岸边,抬手摘去脖颈上的麻绳,连忙取出恢复法力的丹药吞服。

不知这铜铃是什么级别的宝物,筑基后,千年的法力还不够用,看来以后还是不要轻易动用了。

毕竟这千年的法力,哪怕有丹药和炼魔经可以快速恢复,还是需要一些时日的。

还好练过武功,否则不被勒死才怪。

无语的看向面前那歪着脑袋,舌头挂在胸前,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怪。

这可是刘缘绞尽脑汁,想了好几年,才想出来的名字。

纸折的小蜜蜂飞出,传讯于师兄。

刘缘五官换回原状,身形变高,从小了一圈的衣服里,掏出俩馒头,扔向河里。

河水翻涌,浪花击打岸边,一道手持钢叉的身影,脚踩喷涌如柱的河水,冰冷的目光直视刘缘。

“原来你不是女的,狡诈的人类!”河神谨慎躲过飞射而来的馒头,手中钢叉指向刘缘,愤怒的喊着。

“原来你不是河神,邪恶的妖魔!”刘缘退后几步,躲过袭来的巨浪,指着河神喊道。

“小子!可敢下来与我一战!”河神向前移动,水面波涛汹涌,水浪越来越大。

“妖孽!可敢上来一战!”刘缘又退后几步,远离水浪。

“你下来,我就和你打!”

“你上来,看我怎么收了你这妖怪!”

“你先下来!”

“你先上来!”

“你下来!”

“你上来!”

“好,我上去!”

“……”

河神说完,水面无数鱼虾出没,踏着巨浪向岸边袭来。

刘缘又退后几步,同时两个布袋在手中打开。

一只狰狞的花蛾煽动翅膀,密密麻麻的巨蚊,围绕周身。

河神在距离岸边一丈处停下,河水随着他的移动,涌上岸来,水浪里,隐隐看到有河中妖物隐匿。

“我上来了!”河神警惕的看着刘缘。

“那就打!伙计们,上!”刘缘摸了摸腰间,剑没带,大手一挥,驱使众宠向前。

花蛾煽动翅膀飞出,所过之处,河水变黑,鱼虾翻肚。

小怪守在刘缘身边保护,蚊群则对付出水的河妖。

没有厉害妖物出现,河神在试探。

“你倒是上来,躲在水里算什么本事?”

“你倒是下来,站在岸边躲什么?”

“你上来!

“你下来!”

……

风雨中,一人一妖,不断呼喝着,却是都不敢再上前一步。

河神上岸后,将没有神力护体,忌惮刘缘的手段,而刘缘当然不能入水,那可是河神的地盘,下水就等于羊入虎口。

双方一时谁也奈何不得谁,直到一张黑漆漆的渔网,向河神当头罩下。

“拘神!”

一声低语,用神力阻挡渔网的河神,浑身力气消散,被渔网当头罩下。

“咳咳!”

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,二师兄的身影出现。

渔网被扔在脚边,里面有条灰褐色怪鱼,一动不动。

波涛变缓,河妖隐匿。

“怎么回事,和我详细说说。”二师兄看向刘缘问道。

刘缘收起三个袋子,将河中听到的对话告诉二师兄,同时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与担忧。

“看来,我这‘老朋友’还是不长记性啊!”二师兄喃喃自语着。

“师兄,我们……”

“妖物不是已经被除了吗?”

二师兄说着,向渔网中的河神抬脚一踢,网中原本惊恐转动的眼珠,没了色彩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