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此剑 无影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157 字 7个月前

比起原先宽厚的玉质剑柄,这把明显缩小了许多。

输入一丝法力,剑柄浮空,控制着挥动几下,隐隐有风声传来,冲着阳光仔细观察,却依旧看不到剑身。

从马道长的储物袋取出一根金条,贴着半透明的剑柄缓缓移动,忽然手上一轻,半块金条落地,切口平滑无比。

阳光好像更烈了,隔着靴子,都能感觉地面的热度不断增加。

将剑柄持在手中,刘缘快速向县城方向奔去。

根据昨晚那几头僵尸的厉害程度,再加上小镇的异状,这一晚上的时间,附近的村落恐怕凶多吉少,还是先赶到县城再想办法吧。

然而没行多远,便见有人影晃动,眨眼功夫便飘到近前,原来又是一头会飞的僵尸,顶着炎炎烈日行动!

控制剑柄飞射而出,同时身形极速飘退。

无形的剑刃划过,一颗狰狞头颅落地,无头的躯体依旧飘来,剑柄接连闪动间,这具干瘪的躯体顿时四分五裂。

“嘿嘿!好家伙!”

正准备逃跑的刘缘见状,后退的身形止住,咧嘴嘿嘿直笑。

用旗幡收起这具僵尸残破的躯体,刘缘打算带回去好好研究,这么厉害的僵尸,躯体扔在这里浪费了,也许拼起来还能用。

继续前行。

……

赤红的液体滴落,岩浆顺着石缝缓缓流淌而下。

一处炙热的洞穴内,火红的身影仰躺,随着岩浆的流动,起起伏伏。

突然,几滴晶莹的玉液从顶部渗出,更多的玉液紧随其后,一滴滴汇聚在人影腹部。

当最后一滴玉液消失,火红的人影渐渐上浮,干瘪如枯枝的手,轻轻抚摸腹部,一声低沉嘶哑的吼声回荡。

洞穴颤动,岩浆翻腾,一块块碎石掉落……

……

剑柄围绕枯树般的脖颈一转,刘缘将两节躯体卷入旗幡后,继续向县城行去。

小镇偏远,沿途几十里的路程上,刘缘遇到两座村庄,皆是寂静无声,他没有轻举妄动,途中又遇两头会飞的僵尸,被他用剑切开后,收进旗幡。

一路没有过多耽搁,很快便来到一座古老的县城:

栏山县。

城门大开,无人把守。

城墙上,有许多人影站立。

“蛋蛋师弟!”

听到传音,刘缘抬头向城墙扫视,见到墙头一道倩影,手上晃动着白皮剑鞘,向他挥手。

是三师姐!

连忙将手中剑柄往身后藏,悄悄包上一层布,隐匿的别在后腰。

“师弟,你还活着!”师姐从城墙上一跃而下,几个闪烁便来到刘缘面前。

“师姐,我的蛋呢?研究出来什么作用了吗?你们什么时候到的?还有城墙上这些人是怎么回事?”刘缘见师姐狐疑的瞄向自己身后,连忙抛出好几个问题,转移话题。

“先进城吧,我慢慢告诉你,二师兄也在。”

成功话题转移,两人进入县城后,师姐领着刘缘来到一处豪华的府邸。

二师兄悠闲的靠在椅子上,见到刘缘后,点头笑了笑,继续专心的折着纸剑,石桌上,已经整齐摆放了厚厚的一层纸剑。

跟随师姐,来到一处伙房,掀开热气翻腾的锅盖,一个静静沉在锅底的石蛋出现眼前。

“还你了,这就是一个硬石头,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,师弟呀,你买亏了。”师姐语重心长的说着,将滚烫的石蛋递给刘缘。

但愿里面孕育着活物的话,不会被煮熟。

接过石蛋,刘缘心情复杂。

接下来,三人坐在小院中,由师姐给刘缘讲解这几天的情况,二师兄不时补充几句。

原来,在刘缘传讯之前,便有神秘人向州内各大势力传信,告知此地的异常。

事关重大,各方探查后商议,由州内守军为主,东定州三位王侯为辅,出兵镇魔,又重赏,召集众多武者修士于栏山县汇聚,共同抵抗。

“大师兄怎么没来?”这么重大的事件,大师兄应该会出手,刘缘疑惑的问道。

“你大师兄去处理其它事情了,再说这件事我们应该帮不上什么,我来就是看个热闹。”

师姐无聊的帮二师兄折纸,却每折完一个放下后,就会被一股莫名的微风,吹到角落。

“那些兵将有那么厉害?”

“组成兵阵的话,很强。各王侯手下,还有许多招揽的高人,有些人比你大师兄都厉害,而且,王侯们的实力也不可小觑,毕竟是皇室中人,有的可是活了几千年啊!”二师兄接下刘缘的话。

一边聊着,刘缘也顺手拿起了纸张,帮二师兄折纸。

二师兄见状,摇头轻笑。

接下来几天,许久无人入内的城门关闭,城门内外连带城墙上,被绘制了密密麻麻的符文。

消息传来的有些晚,能入城的都进来了,被安置去往了其他城池。

至于没来的,命不好。

烈日下,城外,几只干尸来回飘动,却也不靠近城墙,而夜晚,则会有更多身着新旧衣物的僵尸出现,他们有的是没来得及撤出的村民,有的原本就是尸体。

它们不会靠近城池,而城池中的修士,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也不会攻击它们,倒也相安无事。

妖魔领地的原因,尤其是这种大妖魔,不解决地盘内的所以不稳定因素,是不会轻易开拓地界的,所以,只要守住这座城池,僵尸就不会大范围扩散,至于这旱灾,希望能早点解决吧。

夜晚,大地依然滚烫,接近城池的一颗大树,忽然从根部生起一团火焰,烈烈燃烧。

月光下,远处焦黑一片,偶有微风拂过,卷起阵阵草木灰烬。

这也太热了,那些兵马什么时候能到,快点解决吧,还想回去修炼呢。

刘缘站在墙头,抬脚的时候,鞋底留下一片焦黑的印记。

……

麻村。

一只棕红色狐狸,叼着只眼珠惊恐转动,却反抗不了的老母鸡,飞跃在干裂的土地上,不时跳跃道道掌宽的裂缝。

突然,狐狸耳朵轻动,缓缓停下脚步,向一处小山包跑去。

叼着母鸡,站在山包上眺望。

狐狸忽然双眼瞪圆,扔下母鸡,惊恐的化作一道黄影离去。

狐口逃生的母鸡,呆立了一小会,飞快的向一处逃去,没跑几步,脚下一空,半边身子陷入一道干裂的土缝中,不断扑煽着翅膀。

片刻后,五个小脑袋,悄悄的探出土丘。

“妈呀!”

突然,齐声惊叫,拔腿就跑。

“老狐,你都干啥缺德事了!”奔跑中的黄鼠狼急声问道。

“我就偷只鸡!”

“瞅你干的缺德事!”

五道身影飞快钻进破庙,瑟瑟发抖的挤在一起。

土丘前方。

一片尘幕翻涌着快速接近。

铁蹄铮铮,兵甲齐鸣,上方,隐隐约约间,有狰狞巨兽虚影横空,俯瞰众生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