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有僵出没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078 字 8个月前

“程家祖宗,又从坟里爬出来了!”

刘缘打开窗户望去,见远处一打更人,正小跑着,边沿街着道敲锣,边扯脖子喊。

这程家是干啥了,祖宗都爬出来了,还不止一次?

敲锣声渐远,街道上陆续有人举着火把,提起灯笼,有说有笑的向一个方向走去,却没有丝毫紧张,感觉像看戏的样子。

刘缘见状,跟随着众人前去,没走多远,便见四五位身穿劲装的武林人士,簇拥着一位金黄色道袍加身,背负铜钱剑,气质非凡的中年,迎面走来。

“马道长来了!快让路!”

有人呼喝,众镇民闻言,立刻站在两侧,恭敬的让路。

马道长大步流星的走在最前方,落后几步有两名弟子跟随,武林人士再其后,最后便是镇民们风风火火的跟随。

来到小镇边缘,便见一道身穿寿衣的身影,双手平身,对着一颗直径不足尺的大树,不断蹦跳着撞击。

这是一具成型不久的僵尸。

由于树不是很粗,也很直挺,僵尸双臂正好伸过树干,一蹦一跳间,使得前身头颅至胸膛位置,不断撞击树干。

顺着树干向上看去,只见其上一丈多的位置,贴了张“引尸符”。

这正是江湖中散修,常用的捉尸方法:

僵尸卡树。

“马道长,这已经是程家祖宗第三次出来了,前两次程家尚在,我们也不好多嘴,如今他们全族迁移,为了全镇的安全,这程家的祖宗……”

“烧了他!”

“对,和其它的一样烧了,别哪天再进镇害人!”

由一位年老的镇民带头,其他人纷纷附和。

马道长摸了摸八字胡,取出张镇尸符,淡淡的金光浮现,纸符脱手飞出,拐了个弯后,准确的贴在僵尸额头,僵尸顿时一动不动。

“那便烧了吧,记住了,一旦发现有僵尸出现,第一时间通知我,以免出现意外。”

马道长面色凝重的说道。

“多谢马道长出手,大师请随我来。”

一位满脸堆笑的老者说着,示意身边几位服饰华丽的镇民跟上。

马道长淡然的背负双手,在众人的簇拥下,逐渐远去。

而其它镇民,小心翼翼的抬起僵尸向镇外走去,片刻后,一团火光升起。

刘缘见众人散去,仔细观察树木周围,见干硬的地面少有痕迹残留,便起身返回客栈。

第二天。

刘缘打听了马道长的住址后,手持旗幡,背负长剑,做一副云游高人打扮,向一处静谧的小院走去。

听说马道长来到此镇已两年,平日里有偿帮周围村镇除妖,倒也闯出一番名声,受人敬仰。

昨日刘缘观马道长施法,其修为与自己相仿,如此也不用拐弯抹角,打算直接前去询问。

“马道长天没亮就带人出去了,你找他有什么事?”走近马大师的住所,正欲叩门,一位路过的樵夫开口说道。

“我是马道长的师弟,知道他去哪了吗?我有急事找师兄。”刘缘表现出凝重的神情问。

“往那边走了,应该是小田村。”樵夫指了个方向。

“多谢!”

……

小田村,村口。

马道长眉头紧锁,看着完好无损的引尸符,不断揉捏下巴。

“你们有人动了这符纸!”忽然,马道长回头,眼神犀利的在村民间来回扫视。

“不可能啊,这种时候,哪有人大晚上敢出来。”一位左脸有痣的男子说道。

“说不定是这符时间太久,没作用了?”有人猜测。

马道长叹了口气,重新换上一张引尸符,在村民的簇拥下走进村内。

不久后,刘缘的身影出现在村口,看了眼树上微微飘荡的引尸符,停顿片刻后,寻着村内传来的唢呐与哭喊声走去。

没多远,便见村民们聚集一处,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。

刘缘穿过人群,见到了马道长一行人的身影。

也同样看到了宽敞的地界内,那十几道白布覆盖的物体。

“在下刘缘,见过马道友。”就要看着场中正掀开一角,查看尸体的马大师,行礼的同时,浑身法力一闪而逝。

“哦?原来是道友,正好马某遇到些麻烦,刘道友既然来此,不妨一同看看?”马道长见到刘缘,起身回礼。

刘缘点头,来到一处白布前,掀开一角查看。

只见白布下,一张干瘪的面孔出现,如同骷髅般,没有一丝水分。

干枯的发丝,凹陷的眼眶,酱褐色的皮肤紧贴着肉干,浑身布满树皮般的褶皱。

什么僵尸能把人吸成这种程度?

刘缘紧锁眉头,连忙翻开第二块白布,同样如此,挨个查看后,转头看向马道长。

“刘道友,且随我来。”马道长面色凝重,示意刘缘跟自己走,同时让徒弟和村民们,将尸体火化。

两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小院,应该是村里专门为马道长准备的,屋内干净整洁,好像刚刚打扫过。

坐下后,马道长沏上一壶灵茶,开口问:“不知道友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“自然是斩妖除魔,为民除害!”刘缘挺直腰板,正色道。

“倒是与马某一样。”马道长闻言,笑眯眯的说。

“不知此地可有什么妖物作祟?”

“我来此两年有余,最近不知为何,僵尸突然变多,其它倒也没别的异常。”

“什么僵尸能把人吸成这样?会不会是其它妖物?”

“多为旱僵,至于其它妖物,也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

“旱僵!那么……”刘缘闻言抬头,透过敞开的房门,望向炎炎烈日。

“道友不妨多待几日,我们一同探查,遇到麻烦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马道长依旧微笑的说道。

“好,那便小住几日。”

……

一座破旧的小院,三名男子窃窃私语。

“我昨晚把符揭下来,贴在李四哥家,却没想到死了这么多人。”一个独眼壮汉,挠着光头说道。

“还好我反应快,将纸符重新贴回去了。”一个瘦如竹竿的青年开口。

“李四哥啊,不要怪我们,千不该万不该,你怎么能偷偷跑回去,将宝物从尸体上拿出来呢,你看,僵尸找你报恩了!”

左脸有痣的中年,怪笑着,把玩一柄晶莹剔透的长剑。

剑长三尺,通体雪白如玉。

手握剑柄,中年用力一抽,剑没拔出来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