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义庄小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079 字 7个月前

靠近义庄大门,一阵阴凉驱散干热的空气。

这一路上就碰到几只小妖,没有油水,甚是无趣,碰到这种好地方,必须进!

“咚咚咚”

刘缘轻扣大门。

等了半晌,没有人开门。

侧耳倾听,里面传来细微的木板摩擦声音。

“咚咚咚!有人吗?”刘缘继续叩门。

“没人!”低沉的声音从门内传来。

“小道路过此地,见天色已晚,想借住一宿,施主若是方便的话……”

“吱呀”

未等刘缘说完,门开了。

阴冷的气息,伴随阵阵恶臭,扑面而来。

半敞的门内,披头撒发的脑袋探出。

一阵阴风吹来,掀起遮挡面孔的杂乱长发,枯黄的发丝飘动,绿色狰狞的面孔在月光下,若隐若现。

“借宿?”

墨绿腐烂的脸上,挤出怪异的笑容,惨白的眼珠转动,几只蛆虫掉落,努力蠕动着,欲重新爬回那美味的躯体。

“还借宿吗?”

见刘缘没有回应,门内的妖物再次开口。

这回,说话声音大了些,脸上原本就松动的腐肉开裂,几坨肉块,夹杂着奶黄色的蛆虫脱落,“吧唧”一下掉在地上。

刘缘手持旗幡,歪着头,看了看那恐怖狰狞的面孔,又看了看地下的肉块,轻唤一声:

“道友,你脸掉地上了。”

空气瞬间凝固,那怪物也歪起了头,与刘缘对视,奶黄色蛆虫接连不断的掉落,寂静的夜空下,虫鸣鸟叫消失,只剩下那雨点般的声音回荡。

半晌后,怪物重新开口:“原来是道友,里面请。”

说完,慢吞吞的敞开大门,弯腰捡起地上的烂肉,随意贴回脸上,伸出同样惨绿的手掌,做邀请状。

院中整齐的摆放几处棺椁,棺盖全开,里面空空如也。

穿过棺椁,来到正面的一处建筑:

陈氏祠堂。

怪物提着没点燃的灯笼在前,刘缘在后跟随。

进入祠堂,怪物来到一处半开的棺材前,放下灯笼,躺进去后笨拙的移动棺盖。

刘缘好心,轻轻一推,将棺盖牢牢闭合。

“咚咚!道友,帮下忙,卡住了。”另一个稍显华贵的棺材中,忽然传来沉闷的敲击声。

挥袖,点燃油灯,微弱的法力推出,将棺材掀开一道缝隙,刘缘手握幡杆,眯起双眼。

“道友,实在不好意思,老夫有失远迎,招待不周啊。”棺材中爬出位白胡子老头,身穿寿衣,却是红光满面,一副精神抖擞的状态。

“道友可真会玩儿,刘某差点就将这腐尸给当真了!”刘缘笑着说。

“哪里哪里,老夫这一手控尸之法,不知瞒了多少同道,却被小友发现,果然后生可畏呀。”老者坐在棺材板上,捋着胡须赞叹,话语间却有些得意。

“道友这是在练功?”刘缘看向院中敞开的棺材,又感受到棺材中有熟悉的尸气,遂问道。

老者闻言,不由叹息一声,缓缓开口:“此事说来话长……”

老者为陈氏族老,年轻时偶有奇遇,从而踏入修仙的道路,磕磕绊绊的修炼了六百年法力后,却不得寸进。

义庄近些年只安置些尸体,老者心灰意冷下,便来看守义庄,以求清净的度过余生。

当然,修仙的事并未告知他人,因为他修炼的,不是什么正经法门。

直到自觉寿元将近,换上寿衣,躺入棺中。

三天后,众人以为老者已经逝去,却没成想躺在棺材里面他,突破到仙基境了,从此脱胎换骨,徒增六百寿。

正时夜间,兴奋的出棺,想将此事告知众人,却吓跑了新来的守庄人。

在棺中,修炼速度有所提升,又逢妖魔频出的世道,思量下,便施展小手段,让族人认为祖宗显灵,外人觉得义庄有妖魔的传言,自己也落得清净,也能使其它妖魔不敢乱来。

至于妖魔为何不敢乱来,大概是都有自己的地盘,每到一地,都需要“拜山头”吧。

“那这些僵尸?”刘缘听完老者的讲述,看向其它棺材。

“唉,几个月前,不知何故,送来的尸体不到一日就会发生尸变,我用秘法将其制住,再化去尸气,以防尸祸。”老者解释道。

“道友对这异变可有猜想?会不会是此地有大妖魔即将出世?”刘缘听后,皱眉问。

“这个老夫可不知,不过你可以向南走,不远处有五个小家伙,它们应该知道点什么。”

“五个小家伙?”

“你去就知道了,有意思的小家伙。”

一阵寂静后,老者看着仍然站在原地的刘缘,皱眉问:“小友可还有什么事情,难道今夜要陪老夫在这棺中度过?”

“倒还有一事相求,还望道友不要见怪。”刘缘说着,轻抖旗幡,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,祠堂内尸气弥漫。

“道友何故?”老者身体迅速后退,袖中有寒光闪现。

“是小子唐突了,这头僵尸是我无意中所得,空有养尸之法,却没有像样的控尸之法,却不知道友可否交换法门?”刘缘说着,取出储物袋,将玄阴养尸的册子拿在手中,向老者视于封皮。

老者没有马上开口,瞄了眼刘缘手中的书册,扫过怪异的旗幡,目光落在僵尸身上,眼中闪过一丝莫名之色,片刻后,摇头恢复清明。

“交换倒是没什么。不过嘛……”老者半句停顿一下,扫了眼刘缘手中的书册,摇头皱眉。

刘缘见状,心中叹息一声。

老头未动手,看来,自己得出点血了。

“道友需要交换什么?”刘缘坐在棺材板上,开口问道。

“养尸之法老夫有,这秘法只能作为参考,其余的拿灵物代替吧。”老者捋着胡须,满脸笑容的看着刘缘,还有他手中的旗幡。

把旗幡向后缩了缩,刘缘掏出储物袋,将一件件自己用不到的灵物取出,看得老者是皱眉摇头加叹息。

直到刘缘将一堆金条全部倒在地面上,老者愁眉苦脸的开口:“罢了罢了,念你修炼也不容易,就将这些东西留下,当作交换吧。”

说完,取出两本书册扔给刘缘。

“多谢!”

刘缘接过书册,大致翻看了一下,连忙道谢。

老者摆手。

“告辞,祝道友早日成仙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……

义庄外,刘缘扛着旗幡,一步数丈,向南行去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