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蛋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39 字 7个月前

刘缘从师兄的宅院走出,手里拿着一柄小幡,左右翻动不断打量着,表情满是纠结。

只见小幡一尺多长,幡杆木制,幡面红、黄、黑三色相间,其中黑色部分,如同星点般遍布幡面。

这正是那杆原本六尺多,红黄相间的旗幡,至于黑色部分,是缝补上去的。

几天前,三师姐将刘缘的僵尸借走了,还回来的时候,僵尸那个惨啊。

刘缘得到这头僵尸的时候,其存在至少五百年以上,加上养尸符与这段时间莫名的气机滋养,堪比千年僵尸,浑身坚硬无比,力大无穷。

师姐一直在宗门修炼,第一次碰到这种程度的僵尸,好奇的将之暴露阳光下实验。

见阳光对其作用不大,就与僵尸掰手腕比力气,然后又用剑捅了两下,试验防御。

刘缘见到僵尸的时候,其双臂折了,身上两个透光的剑孔,脖子软塌塌的,腿也有点畸形。

原来三师姐把僵尸腿锯掉后,又缝上了,因为她觉得这样僵尸就不能蹦了,至于脑袋,随手打了一拳而已。

还好,当时大师兄在场,再加上师姐见刘缘欲哭无泪的表情,心里过意不去,商议之下,作为补偿,花费了两天时间,将刘缘的破旗幡补好了。

旗幡是用玄阴控尸旗,加上其它布料缝补,除了样子怪异点,效果还不错。

回到自己的小院,法力运转下,手中三色旗幡猛涨,眨眼间,化作六尺有余。

木杆棕红色,表皮光滑亮洁,婴儿手腕粗细,猛抖幡杆,三色幡面猎猎作响,一只脑袋软塌塌,歪着腿的僵尸出现眼前。

又一次见到这僵尸,刘缘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,三色旗幡一卷,僵尸消失,旗幡缩小至一尺,却没有了在白玉火手里那般,直接入体的神奇效果。

“刘师兄!”

呼唤声响起,紧接着圆脸师弟兴冲冲的跑来。

“什么事,怎么每次都火急火燎的?”刘缘无奈的说道。

“好事,好事!”

“天上掉仙器?还是掉仙女了?”

“师兄,别开玩笑,哪有那等好事。”

“那你倒是说呀!”

“交易会!晚上有交易会!”圆脸师弟兴奋的说道。

“哦。”

对这交易会,刘缘早有耳闻,乃众修士联合举行,由城中德高望重的修士带领,分为拍卖与自由交易两个环节,这也是今年的第一次交易会。

刘缘却对此兴致缺缺,原因无他:

穷。

自己当初的身家,几乎都用在筑基上了,而且筑基后,又被派往妖王洞天。

在妖王洞天潜伏近三年,好不容易逃出来,又逢宗门变故,如今穷的就剩一堆金条,显然,现在的修士之间,不用金条交易。

“听说由仙子主持,有许多奇珍异宝,秘籍、丹药、灵宠……”圆脸师弟见刘缘兴致缺缺,嘀咕着摇头离去。

夜晚,双月映空。

盘膝修炼的刘缘,心绪不定,起身整理了自己的全身家当,向门外走去。

去看看,万一随便买个便宜东西,就是绝世珍宝呢!看看又不花钱。

内城,一片宽阔的广场。

有甲士巡逻,阵法包裹,中央近千修士,盘膝而坐。

刘缘接近广场,有同道前来相迎,记录信息,缴纳十枚灵珠后,进入阵内……

“恭喜道友,又得一至宝。”一对俊男倩女,白衣飘飘的站在台上,微笑着,向一位浑身宝气的少年祝贺。

只见少年手握一晶莹剔透的白玉杯,对着月光转动观望。

月华如柱般投入杯内,空空如也的玉杯,有水汽升腾,从底部蔓延,片刻后,杯满月华消。

“味道还不错!”

少年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,随手将玉杯收起,咂了咂嘴说道。

刘缘喉咙上下动了动,扫视一圈后,向一处走出。

“刘师兄来了,我以为你不感兴趣,不来了。”圆脸师弟看到刘缘,笑着挪了下位置。

“睡不着,过来看看热闹。”刘缘说着,打了个哈欠。

“师弟,快来,你要是再来晚点,就结束了。”三师姐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石台,对刘缘摆了摆手。

二师兄于旁边,悠闲的折纸。

“大师兄呢?在除妖?”

“你大师兄穷。”

三师姐依然目不转睛,闻声后,直接了当的回答。

此时,场中那对俊男俏女,取出一柄三寸木剑,小剑浮空,眨眼化作三尺,月光下,剑身显双龙戏珠纹,通体有电光闪耀。

“此宝乃三千年木妖渡劫失败后,其木心所制。”涓涓泉水般,美妙的声音从台上传出。

“想必诸位道友都知晓,这雷击木,天生便可斩鬼避邪,更不要说这三千年木妖……”俊美男子接下仙子的话语,朗声介绍起来。

介绍完后,报价,随后便是一阵抬价争夺。

最后由一位黑袍老者买走,那价格,看得刘缘眼皮直跳。

接下来又有几件贵的宝物,在刘缘眼中,落入别人手里……

“拍卖环节,就此结束。接下来,我们将把这里,让给诸位道友,自由交易~”

台上,俊男俏女齐声说道,行礼后,站立一侧。

“我先来!”

一位独臂中年飞跃台上,缴纳一小袋灵珠后,手一翻,一个脸盆大小的雪白龟壳出现。

“这是我无意中所得,质地坚硬就不说了,白龟少见……”

未等说完,一位佝偻身子的老太太,便飞身近前……

接下来各种奇人异士登场,取出大家或认得,或叫不出名字的奇怪物件。

转眼一个时辰过去,台上热闹依旧,连三师姐和圆脸师弟,都交易了各自相中的物件,二师兄也买了一些特殊纸张。

“我这件东西,大伙儿知道是什么吗?”

台上的老大爷说话漏风,双手捧着一个椭圆形物件,神神秘秘的问。

此时,刘缘正在琢磨身上有什么卖的,怎么也得把那十枚灵珠赚回来,闻声后,懒散的抬头,看了一眼,瞳孔猛然一缩。

“这不就是一个石头吗?”

“不会这么简单,这应该是个……椭圆形的,白色的,神秘石头!”

“这是有点像鹅蛋的石头。”

“哈哈!”

众人大笑,心中想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有人猜对了!这就是蛋!”老大爷说着,不断转动手中的蛋。

“啥蛋?石妖的蛋?”

有人问。

“什么石妖蛋!这是我家大白临终前下的。”老大爷面露怒色,反驳道。

“大白?”

“对,大白是只白鹅,陪伴我几百年了,临终前下了这一个蛋。”老大爷轻轻抚摸石蛋,伤心的呢喃着。

“几百年的鹅妖蛋,算啥稀奇的,上千年我都吃过。”有人嘲讽道。

“大白是公的!”

老大爷怒了。

众人闻言,面面相觑。

听到老者的话讲完,刘缘轻轻起身。

“刘师兄你去哪?”圆脸少年问。

“买蛋!”

“师弟,那蛋能吃吗?别上当,说不定就是一石头。”三师姐也打着哈欠问。

“此蛋我必须到手!一会说不得还得麻烦师兄师姐。”刘缘语气凝重的回答。

“哦?为什么?”

几人闻言,顿时来了精神,好奇的问道。

“此蛋与我有缘,因为我小名叫,蛋蛋!”

刘缘高深莫测的回答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