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幸运骰子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61 字 7个月前

阳光依旧,万里无云。

刘缘手持杏黄色旗幡,行走间铃铛脆响,身后高大的身影步伐怪异。

这里是卧野城,穿过这个城池,再过一郡,便可到达东定州府。

城门口,百姓排成弯曲的长龙,交过钱粮后,兵卒放行。

刘缘排在后面,在百姓的埋怨声中,跟随人群缓慢的向前挪动。

逐渐接近城门,听到有人比划着,磕磕巴巴的念叨什么,顺着向城墙告示看去。

内容大致是,此郡现为某王封地,其下各个城池进城之人,需按照命令缴纳钱粮等。

还有几张广招兵马,金银换粮的告示。

“粮食不够,你们只能一个人进城!”士兵将手中有些干瘪的袋子掂了掂,摇头向一对父女说道。

那是一位面色苍白,脸上还有许些淤青,瘸了一条腿的青年男子,牵着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。

“求求你了!我们就这些粮食了,我爹爹身体不好,不能下地干活,求求你了!”小女孩哀求道。

“这……”士兵有些为难,转头看向旁边的同伴。

“让他们进去,别挡道,还有那么多人呢!”一位头领模样的士兵,挥手放行。

“谢谢,谢谢大哥哥。”小女孩连连道谢。

那位满脸胡须的士兵头领,听到小女孩的称呼,咧嘴直笑。

刘缘在不远处,见走过城门口的青年好似踩到了什么,脚一滑,摔倒了,被小女孩扶起来后,小心翼翼的前行,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,又一滑……

这青年身上,没有发现被邪祟下手的痕迹,这运气,难道……

“又一个招摇撞骗的!”

思量间,士兵的话语传入耳中,却是即将到他进城了。

取出一块令牌递给士兵,士兵疑惑的接过,打量几眼后,恭送刘缘进城。

刘缘晃荡旗幡大步进入城中,咱可是有身份的,正经的修士!

行走街道间,没多久,刘缘止步,却是又见到了那对父女。

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口,青年在门槛上又拌了个跟头,领着小女孩,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。

刘缘等待了一会,很快便见青年独自走出,刚下台阶,又摔了一个跟头,鼻子磕在青石路面,鲜血直流。

刚起身,又被一条小野狗咬了一口,又摔倒了。

粗布袖子胡乱擦了下鼻血,青年剧烈咳嗽几声,起身向一栋建筑走去。

那里是,赌坊。

刘缘眉头一挑,跟随其后。

赌场很热闹,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,光和尚打扮的“道友”,刘缘就见到三四个。

随便压了几把,刘缘见那青年从怀中取出一些碎银,精打细算的压上,而后,十赌十输!

直到一角碎银都没有了,青年面色青灰,剧烈咳嗽着,扶墙走出。

世间诞生许多奇怪的人,他们有的生来便有宝物相伴,有的未经修炼便可口吐水火,有的天生就有神通加持,不足而一。

他们无一例外,如果不花费大代价寻找,千百年难遇其一。

而有一种人,他们也许从出生开始,也许从生命某一刻开始,便霉运缠身,事事不顺。

他们不能自己终结生命,因为总有意外发生,阻止他们的心愿,直到自然死亡的一刻,方能解脱。

而刘缘观这青年,应该就是这种人了。

有一种特殊法器,名“霉运骰子”,需要这种人的霉运之气,而恰巧,因为制作不难,刘缘早就准备了法器模型,独缺这霉运之气。

这种人的生死,外人很难干预,观这青年的状态,似乎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那么……

跟随青年走到一条安静的小巷,见其靠在墙角,咳嗽不止,目光呆滞的望向天空。

把僵尸安排妥当,刘缘走进小巷,手持旗幡在男子面前静立。

“咳咳!道士?”青年眼珠转动,看了刘缘一样,转而继续呆滞的望着天空。

“修士。”刘缘答。

“呵呵!又一个。”青年喃喃自语。

“什么时间?”

“它会折磨我,过今日。”

“砰!”

半截搬砖从墙上脱落,带着尘土砸在青年嘴上,牙齿掉了两颗。

两人沉默,直到夜晚降临,刘缘离去良久后,重新返回这里。

正见一只老鼠钻进青年衣襟,躲过小猫的搜捕,突然钻出条小蛇一口要在青年手臂,还好,小蛇毒性不大。

青年无动于衷,依旧呆滞的仰望夜空,不时的咳嗽几声。

“认命了?”

“这一辈子,我只有今天才认命!”

“赌一把?”

“不赌了,赢不了。”

依旧沉默,直到月亮渐高,刘缘取出一套赌具,将三粒晶莹剔透的白玉骰子,放进里边,轻轻摇晃。

“你想象过,你女儿以后会如何吗?”

“她是幸运的,有她在身边我总能少很多倒霉事,她一定会幸福,也许还能成为像你一样的仙人呢!”青年呆滞面孔,露出一丝温柔,嘴角挂着一丝笑意。

“我赌她不会幸福!”

刘缘盯着青年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青年一愣,猛然起身,狰狞的盯着刘缘手中,不断摇晃的赌具。

“她是最幸运的!”

青年眼中布满血丝,咬着牙,同样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“砰!”

一只猫头鹰不知何故,突然从空中坠落,砸在两人中间。

将赌具平稳的扔在地上,刘缘后退几步,伸出右手示意。

青年喘着粗气,跪在地上,猛然拿起来赌具摇晃。

良久后,重重的将赌具放在地上,颤抖着伸出双手,一把将赌具打开。

“哈哈哈哈!我赢了!”

青年大笑,仰头栽倒。

刘缘瞪大了眼睛,看着两枚漆黑色,带着红点的骰子,还有枚金黄色的骰子!

真成了!

“嗖!”

几道寒光射来,阻挡正欲摄入骰子的刘缘,同时,一道身穿紧身衣的黑影,手中一道绳索法器飞出,捆向刘缘。

躲过几道寒光,手腕一抖,红芒闪过,正欲夺取骰子的身影坠落,绳索无力垂地。

“这点手段,还想抢宝?”刘缘冷哼一声,将尸体喂了葫芦,没有留下痕迹。

“可以把这枚骰子送给我女儿吗?求你了!”青年剧烈咳嗽,眼中充满哀求与期待。

刘缘手中握着骰子,轻轻揉捏,看着仰躺在地上的,目光中充满希望色彩的青年,神色变换片刻后,舒了口气,嘴唇动了动。

“好!”

青年闻声,面露笑容,双眼缓缓闭合。

此时,两轮月亮尚未相交。

没有你,我也练不成这法器,分你一枚,又如何?

给青年收了尸,走出小巷,脚步忽然停下。

好像忘了点什么?

对了!

那抢我骰子的黑衣人,没搜身就喂葫芦了!

……

是夜。

一座豪华的府邸,刘缘走进一间不大的厢房,轻轻关门。

“你是谁?”房间里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,见到刘缘后,警惕的问道。

“我是你父亲的朋友,他让我给你带一样东西。”

“我爹爹呢?他说一会就回来,结果我都等了那么那么久,还没回来。”

“他啊,他被神仙看中,收做徒弟,以后成了神仙,就会回来见你。”

“哦~那爹爹的病就会好了!”

“这个给你,藏好了,不要让别人知道”刘缘将一枚晶莹剔透的金黄色骰子,放在小女孩手心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小女孩好奇的问道。

“他啊,它能让你幸运。”

……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