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河中乐器响(1 / 1)

浆果儿 歪十三 1275 字 8个月前

清晨,雾气飘渺。

这是一处陈旧的篱笆小院,村里专门为外来客准备的。

刘缘推开房门,手持旗幡,于铃铛脆响中,两道身影走出小院。

此行,是要去州府。

宗门闭山,刘缘没有任务可接,也就没有了修行资源,州府为一州首府,想必有很多修行之人汇聚。

按照地图,不止一条路线,歪点也没事,路上可以斩妖魔,稳固道心,顺便看看能不能遇到点机缘。

在小村住下一晚,则是随心而为。

此地距离碧波湾很近,他喜欢这个风景优美的小河,喜欢看那绿海般的芦苇荡。

走出小村,望着不远处的绿色海洋,刘缘嘴角自然的露出一丝笑意,这里比宗门的景色似乎多了点什么,他此刻的心情,很好。

“啦呜呼~哦呓喔……”

嘹亮高昂,抑扬顿挫,富有特殊旋律的乐曲,从河边传来。

刘缘笑容僵硬。

呜呜咽咽,如诉如泣,粗犷高昂,时而伴随刺耳的金属颤动声,这是一种熟悉的乐器。

唢呐!

这音律显然不是送给新人欢庆的。

来到河边,见一身穿粗布麻衣的女子,站在河岸边一块岩石上,吹响唢呐。

在练习吹乐器?还是村里的习俗?

刘缘静静站在不远处等待,因为刚才有一阵法力波动,从女子身上传出。

这是位同道之人。

“大清早的,谁家出事了?”

“不知道,没听说。”

“这是吕姑娘,什么时候学会吹的唢呐?”

几位村民手中拿着渔网、锄头等农具路过,想来是趁着天还不热,前去劳作,听到唢呐声,便好奇的议论起来。

唢呐声继续。

刘缘也依旧静立原地。

不断有村民路过,纷纷议论,听村民的话语间,此女子平日与村民少有往来,众人又见身穿道士打扮的刘缘在侧,却也未有打扰。

日上三竿,水雾散去,河中有一小船快速划来。

小船靠岸,一位中年男子,诧异的看了看正在吹唢呐的女子,张嘴想说什么,又摇了摇头,急冲冲跑向村内。

没多久,便又听到村民议论。

“你听说了吗?东村的神婆失踪了。”

“我比你知道的早,听说昨天夜里,东村有人听到巨响,寻声而去,见神婆家房屋倒塌,还有血迹,人不见了。”

“还有人看到房子那么大的怪影,一定是妖怪害了神婆!”

“这吕姑娘听说是神婆的女儿!”

“嘘,那怪异的道士刚来就出事,你们说是不是……”

刘缘依旧手持旗幡静立,耳中回荡着不断变换的唢呐音。

初听时,没有太大感受,毕竟这些年见过的人和事太多了,这种熟悉的乐曲,常能听到。

随着日光渐落,刘缘逐渐沉迷其中,不同的音律,时刻变换的曲调,与以往听到的有些差别,却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同,细听下,倒也别有一番感受。

太阳落下,夜晚降临,唢呐声停止。

“见过道友。”女子手持精巧的唢呐,向刘缘行礼。

“见过仙子。”刘缘回礼。

此时,村民们早已回村,想必是听到传闻有妖物作祟,不再敢外出。

“小女子有事相求。”

“嗯?”

“今晚双月正半,小女子需要做场法式,请道友护法。”

“何等法式?”

“小女子欲与这碧波湾融为一体。”

刘缘听后,沉默不语。

她这是想成为这碧波湾的河神!

“一切皆准备妥当,无论道友是否在此,我都不会放弃。”女子面露坚定之色。

刘缘沉默着点了点头。

“无论成败,这件东西对我都没有用处了,便赠予道友吧。”女子说着,手中一本三寸厚的书册飘向刘缘。

刘缘接过,瞄了眼新装的无字封皮,不动声色的收进储物袋。

夜渐深。

“时候不早了。”女子抬头望向天空的双月,缓步走向河边。

站在河边,女子口中,喃喃自语着什么,片刻后,满河芦苇无风自动。

女子轻笑一声,一步踏入水中。

一步接着一步河中走去,河水浸湿鞋面,掩过膝盖,没过脖颈,直到水中的几缕发丝消失,河水中央涟漪荡漾,逐渐恢复平静。

此时,两轮半月相交,形成一轮圆月当空。

“哗啦啦!”

耳朵轻动,远处传来水花与芦苇的剧烈晃动声,刘缘看了眼正在享受月华的僵尸,摇头取出两个布袋。

一道倩影虚空飘荡,发丝飞舞。

一只展翅丈许,全身布满狰狞纹理的花蛾,煽动着翅膀,下方青草随着花蛾的出现变黄枯萎,逐渐扩散。

连忙收起花蛾,刘缘无奈的摇头,怎么养出来这么毒的东西。

踏着水面,两道身影向远处行去。

河水翻涌,芦苇倒塌,剑光飞舞,吼叫声不断。

“砰!”

一道近丈的身影被抛到岸边,是一只虾妖,被在岸上等待许久的刘缘,一幡杆钉在地上。

这幡杆刘缘曾试过,比他的破剑硬多了,可以当长枪使用。

处理了虾妖,刘缘继续站在岸边指挥,不时将长剑飞出。

河水中,一只如同小屋般的蟹妖,挥舞着断裂的巨钳,不断向着一条墨黑鳞甲的巨鳄攻击,却丝毫奈何不得,反而被其撞断一根根巨腿,直到连钳子都消失后,被巨鳄甩尾抛向岸边。

没了腿的蟹妖毫无反抗的被刘缘正法,巨鳄化作一团黑雾,凝聚成一道倩影。

这百鬼袋不知怎么回事,自从一门镇外收了这女鬼,其它鬼物都被其吞噬融合,还能变化各种形态,倒也神奇。

命令其捡回河中的蟹妖残肢,收了妖物的内丹,刘缘看着两只妖物的残骸,惋惜的喂了葫芦。

扛着半截虾躯,两根螃蟹腿,刘缘回到原处,生起篝火,静静等待。

一夜过去,直到天明,未再有异状。

挥手抹去原地痕迹,又观察河中良久,刘缘手持旗幡,晃动着铃铛,向州府方向行去。

储物袋中,一本三寸厚的书册,其内密密麻麻的字体,变换着,组合成新的字体,那是乐谱。

……

碧波湾。

刘缘离开后,第一个夜晚。

“哗啦啦!”

不远处有一条河流,为浑水河支流。

随着河水翻腾,巨浪拍在岸边,几十只形态各异的水中妖物出现,为首者是一只大眼鱼妖。

“小的们!虾八和蟹九今日未归,想必遭遇不测,我们今夜便踏平碧波湾!”

“踏平碧波湾!”

众小妖参差不齐的喊着,呼呼啦啦的涌向碧波湾……

“呜啦~唔嗷哦……”

“什么声?”大眼鱼妖刚入碧波湾,便听到一阵刺耳的响声。

“不知道,听着耳熟。”

“我害怕,这声音太吓妖了,咱们要不回去吧。”

“继续走!”

众妖于河水中,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“噗通!”

一只小妖突然栽倒水中。

“怎么了?”

众妖戒备。

“脑袋有点晕。”

“俺想俺娘了。”

“俺也是。”

“继续走,去把芦苇都给我除了!”大眼鱼妖走在前面,喝令道。

没妖回应。

猛然回头,一个虚幻的女子身影从远处河水中浮现,手持唢呐,刺耳的响声不断传来。

“你……”大眼鱼妖刚吐出一个字,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残破的躯体沉入水中。

“哈哈,妖怪死了!”

“嘻嘻嘻……”

棕红的芦苇棒上,一张张调皮的孩童面孔,若隐若现。

河底涌动,一堆残肢断臂淹没淤泥之中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